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江青和她的3次影展

    顾保孜

        

      对摄影产生兴趣

    江青学摄影始于1962年。她从1955年起就开始病魔缠身,6年间几乎是在病榻上度过的。其间有几年她离开中南海,去遥远的莫斯科治病休养。

    到了1962年,江青的身体逐渐好了起来。因为她得的是妇科方面的疾病,加上她更年期长,症状重,情绪仍然不稳定,刚才还有说有笑的,转眼便怒目圆睁,搞得身边的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毛泽东非常理解江青的痛楚,叫工作人员看着他的面子,不要和江青计较。

    1959年和1961年中央在庐山召开了两次会议,江青都上了山,她十分喜欢庐山的自然景色,对拍摄风景照表现了极大的兴趣。那时的照相机大部分都是德国老牌产品,全部靠手动操纵,没有一点“傻瓜”可言。一个初学摄影者要想轻而易举地抢拍一张好照片,谈何容易。江青那时的摄影技术远远没有达到准确掌握百分之一秒瞬间的水平,对选景也欠整体审美构思,拍摄时需要主席身边的摄影记者帮助她选景、对焦距,然后由她按动快门。毛泽东一首七绝《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著名诗作就是为江青拍摄的庐山仙人洞而题写的。

    请石少华当老师

    毛泽东的题诗使得她的形象和这一瞬间一同光彩起来。

    江青被这个意外的瞬间激励,浑身充满了激情。从庐山回来后,她便对摄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没有重要的工作岗位,闲得无聊,开始琢磨系统地学习摄影,创作艺术作品,她相信自己对艺术有着天赋的灵气。可是谁能当她的老师呢?考虑再三,最后决定请石少华当她的摄影老师。

    江青之所以看中石少华,一是因他担任新华社副社长、摄影部主任职务。二是他在摄影界享有盛名,有较高威望。抗战时期他就是八路军里赫赫有名的新闻摄影记者,……这些条件正符合江青择师标准。

    石少华却是另一番心思。他知道江青的个性,考虑再三,觉得这份荣誉实在不是他天性莽直缺少城府的个性所能承受的,就以工作忙为由推辞了老师的“荣誉”。

    日历还没在手中翻过几张,石少华接到通知,说是毛泽东请他去。他赶快驱车前往中南海。车子一直到毛泽东居住的丰泽园后院的门外。

    毛泽东在后院看见石少华急冲冲地进了院,隔老远就大声招呼他,“进来进来,石少华同志。”毛泽东热情地握住石少华的手,带着长辈的慈祥,轻轻地拍打他的肩,请他坐下。“这次我请你来,有事相求。不是照相,但是和照相有关。”毛泽东说到这,故意停住他难懂的湖南话,侧过脸专注地看着石少华,想看看这个广东人的反应。

    石少华听懂了主席的湖南话,但是没有马上明白主席所指的事情,等他说下去。“江青同志她身体不好,有病,不能从事紧张的工作,你就收她作学生吧,一可以调剂调剂她的生活,二也能学习一点东西,她有这个爱好嘛!……我也支持她学习,给她买了照相机,想多学习一点知识,多掌握一门技术总是好嘛。石少华同志,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收她吧!”

    石少华万万没想到这件事情惊动了主席!他一阵感动,一阵愧疚,当时他怎么就没有替主席着想?让他老人家亲自过问,这不仅是伟人的心怀,也是慈善丈夫的心愿。

    首次影展被取消

    江青由学习摄影后来发展成利用摄影。1971年江青活动的范围几乎遍及各个领域。她越来越多地公开露面,不住地选择合适的形象亮相。

    江青决定举办个人影展。她将自己几年的摄影作品选出一百多张由新华社摄影部副主任、周恩来总理的摄影记者杜修贤负责筹办,展出地点选定在人民大会堂。没有几天,一百多个做工精致的影框就做好了,连新闻机构也严阵以待,作好了报道的准备。就在江青为影展前景而自鸣得意时,毛泽东出乎意料地出来讲话了,这次他不是支持江青而是阻止。毛泽东对江青越来越强烈的表现欲十分恼火。严厉批评了江青,叫她立即取消影展计划,注意政治影响。

    负责筹办影展的工作人员只好将江青的摄影作品搬回钓鱼台——江青的住所。江青影展偃旗息鼓后,以为问题出在江青的摄影主题上,因为作品大多数是花草鱼虫,工农兵形象少。

    钓鱼台内烧照片

    不久,江青很快从失意中恢复过来,又开始下一轮影展的梦幻。

    1974年进入夏季。毛泽东又一次长时间离开北京,到南方养病。周恩来也住进了305医院、中南海里显得空寂冷清。江青这时却空前地活跃,会见外宾,发表讲话,以毛主席学生和战友的身份四处视察,转达毛主席的慰问。

    就在江青春风得意的时候,钓鱼台传来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江青放火烧毁了自己的摄影作品。原来江青又经历了一次影展梦破碎的打击。

    钓鱼台18号楼是接待外国元首的国宾楼。1972年周恩来指示有关部门,从各地选来了一些丹青大师的国画,悬挂在楼里。

    终于,厄运降临到18号楼的国画上。10月间,江青突然要摄影记者杜修贤为她放大摄影作品。摄影师按照影展的规格,放大了78张不同尺寸的照片。可是摄影师将照片送给江青时才知道,放大照片是为了取代18号楼的国画。

    江青看见照片兴奋地说:“将这些牡丹、月季、海棠……还有这个石榴,换上去!11月5日有两个国家总统要来访问中国,要抓紧时间换上去。”她的13张花卉照片很快取代了国画,挂在主厅里。照片只挂了3天,就神出鬼没地不见了。等人们发现时,13张国画已经回到了老地方。

    原以为江青要气得发疯,警卫找到江青时,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江青正在10号楼用自己的照片招待政治局的委员们,她笑眯眯地说:“这些照片是我为委员们准备的,喜欢什么就拿什么。”

    其实她在掩饰自己的愤怒和难堪,勉强保持表面的镇静,以显示她大度、不与人计较的风度。莫非是毛泽东制止了江青,果然,这个反对她的人不是别人,就是毛泽东!也只有毛泽东才能有效地阻止江青无限膨胀的欲望。当他知道江青又在“照片搭台,政治唱戏”时,气得训斥道:“你有什么权利可以随便换下国宾馆的画,挂上自己的作品?夜郎自大,这样要不得!统统取下来!”

    破灭的影展梦

    1975年9月,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在山西昔阳县大寨召开。江青又一次萌动了影展的念头,这难以止息的欲望日夜折磨着她好强的心灵,竟成了一块沉甸甸的心病。或许是吃了一堑的缘故,一到大寨她就四处造舆论:“这次我的影展要多拍些大寨的镜头,给大家开开眼界。这件事已经报告了政治局,国锋同志都同意了。搞好后我再报告主席,”她想造成既成事实,来个先斩后奏,好使她的影展梦变为现实。

    她在造舆论的同时,逐步实现影展的计划。一百多幅照片源源不断地送往大寨。大寨在江青的手中变成了她第一个“展览大厅”,从会议室到客厅都悬挂着江青拍摄的大幅照片。江青是一个非常有心计的人,她思想没有停留在自己艺术作品的“大厅”里,而是画外的政治天地,她叫人回北京请书法家书写毛泽东诗词,然后挂在她的照片旁边。这才叫诗情画意、珠联璧合的展览!

    无形中江青的身价又一次高涨。江青暂时得到了虚荣心的满足。

    从大寨回到北京,江青又开始了她难圆的梦幻,紧锣密鼓地张罗她的正式影展。江青又想了绝妙的主意——和摄影师联合举办展览。

    毛泽东看完照片,也看穿了江青的心思。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仍然两个字:“不行!”江青最后一次影展梦宣告彻底失败!

    《今晚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