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中美关系评析:和则两利 破则两伤

    古平

        

        当前,中美关系正处于敏感而复杂的时刻。美国新政府执政四个多月来,在撞机事件、台湾问题、西藏问题上的种种言行,对中美关系造成严重损害。美国到底意欲何为?究竟要把中美关系引向何方?这不仅引起13亿中国人民的严重关切,而且也引起国际舆论的高度关注。

        哲理儆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最近,美国一些政府官员接连就中美关系发表看法,其中强调最多的,就是美中关系“最首先是基于美国的国家利益”。

        应当说,这句话倒是很坦率的。在当今之世,民族国家仍是国际关系的主体,国家利益确实应该是每个国家的首要考虑。问题在于,如何认识“国家利益”;而且维护国家利益、保障国家安全也不是一个国家的事,它需要不同国家互相尊重彼此的主权和领土完整,遵守互不干涉内政的原则,通过协商解决国际争端。但是,美国似乎并没有恰当地定位自己的“国家利益”,而是将其随意扩张,延伸至世界的所有角落,并加以予取予求式的解释。正是基于这样的思路,美国把在中国周边地区进行间谍飞行解释为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的行动,而把发生在南中国海的撞机事件解释为中国对美国安全利益的挑战,解释为中国“无视美国利益”。也是基于这样的思路,以所谓“无赖国家”的导弹对美国利益构成威胁为借口,美国强化了推行导弹防御系统的计划,而对其可能给世界安全带来的后果不管不顾。人们不禁要问,美国在谈自己的国家利益之时,是否也应考虑和尊重其它国家的利益,而不应以损害别国的利益来追求自己的绝对安全呢?

        所谓美国的“国家利益”也直接反映到对待我国台湾的问题上。一位美国参议员前不久发表演讲《中国和美国的国家利益》时说,台湾问题也是与美国各种核心利益———在国外推广美国价值观念,推动自由贸易和市场开放,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联系在一起的一个独特问题。很显然,美国政府决定向台湾出售大量先进武器,并声称要以一切必要力量帮助台湾自卫,又是美国“国家利益”优先的思路。美国方面的错误言行违反了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原则,背弃了自己的承诺,危害台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是对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挑衅,对中美关系造成进一步的损害。就连美国国内的舆论也指出,这种讲话甚至超出了《与台湾关系法》的内容,显然是在改变奉行了几十年之久的一项美国对华政策。基辛格在4月6日一期的《新闻周刊》发表的《直面中国》一文指出,美国国内“遏制派”力图把台湾当作一个“独立国家”,一个军事前哨阵地,实际上是要废止70年代初以来中美关系中一个中国的政策。美国2000年大选总统候选人布坎南说得更生动:“如果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那么美国阻止中国实现统一的干预,看起来与维多利亚女王以战争威胁林肯总统不要用武力收回南卡罗来纳州如出一辙。”

        当年林肯总统领导的美国联邦政府曾在政治、军事和外交上同制造“两个美国”的阴谋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他在斗争中留下了这样的名言:“美国人民在地球上占有和居住的这片土地只能作为‘一个民族大家庭的家园’,不能够作为两个或者更多民族大家庭的家园。”今天,美国某些人应当从这段历史中得到启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目前某些人自以为阻挠中国统一是一着妙棋,其实是一着连他们的老祖宗都通不过的死棋。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不是任何外国的“保护地”,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决心是坚定不移的,中国人民实现祖国统一的进程是谁也阻挡不了的。任何人不应对此有错误的估计。

        美国政府一些人士还常常以“法轮功”问题、西藏问题来攻击中国的所谓“人权问题”。“法轮功”是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的邪教组织,这已被大量无可辩驳的事实所证明。但美国政府有些人却把导人入魔、残害生命的邪教“法轮功”与宗教、人权等问题混为一谈,把依法处理和耐心说服转化教育工作称为“侵犯人权”。人们记得,美国当年是用装甲车、火炮之类的武器解决自己的邪教问题的。这又该作何解释呢?他们还宣称什么要“努力保护西藏人独特的文化、宗教和语言遗产”。西藏是中国的西藏,不是美国的西藏。多年来,中国政府为西藏经济和文化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努力,受到西藏人民的衷心拥护。美国有什么权利侈谈“保护西藏”呢?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美国的印第安土著文化已被毁灭得所剩无几,美国至今仍不时发生歧视有色人种、侵犯有色人种人权的事件。美国没有资格用人权做棍子打人,倒是应该切实关注和改进一下自己的人权状况了。

        不难看出,美国所称维护“国家利益”,实质就是要别国俯首帖耳,服从美国少数人搞霸权主义的私利。

        现实呼唤:摈弃对抗寻求合作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中美关系如何,对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具有重大影响。如何妥善处理中美关系,作出明智的抉择,是中美两个伟大民族共同面临的课题。

        冷战结束后,国际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在一些全球性问题上,中美两国的共同利益不是减少了,而是增加了;两国合作的领域不是缩小了,而是扩大了;双方对维护世界和平、促进人类发展的责任不是减轻了,而是加重了。美国著名政治家布热津斯基今年2月在回答香港时事评论家提问时说:“与中国建立友好的合作关系对我们百利而无害”,因为中国“对远东的政局有稳定作用,与美国也有共同战略利益”。

        经济互补是中美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中美两国在资源结构、产业结构、消费水平等方面存在差异,这决定了两国的经济贸易竞争性较小而互补性却很大。价廉物美的中国产品对广大美国消费者有着巨大的吸引力,许多美国产品也以其技术含量和适应中国建设需要而广受欢迎。中国巨大的市场和丰富的劳动力资源使得许多美国公司将中国视为扩展业务的首选之地,许多美国公司以其先进的科学技术、雄厚的资金实力和有效的管理经验而成为中国公司理想的合作伙伴。迅速发展的中美经贸关系已成为双边关系中的主要稳定因素和推动力。正如邓小平所说:“中美关系有一个好的基础,就是两国在发展经济、维护经济利益方面,有互相帮助的作用。”

        中美就中国加入世贸组织问题已经达成双边协议,这为中美关系的改善与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谈判已经进行了15年。中国的立场始终如一。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将有步骤地扩大商品和服务贸易领域的对外开放,为国内外企业创造公开、统一、平等竞争的条件,建立和健全符合国际经济通行规则、符合中国国情的对外经济贸易体制,为国外企业来华进行经贸合作提供更多、更稳定的市场准入机会。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将为中国和亚洲以及世界经济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中国人民将从中受益,美国人民也将从中受益,亚洲和世界各国人民都将从中受益。

        中美在21世纪的发展中,可以找到共同利益的汇合点,这是中美友好合作的又一客观基础。美国在21世纪的根本战略利益是保持在世界第一经济强国的地位,而这将取决于能否不断提升自己的经济实力。中国在21世纪的根本战略利益是专心致志进行经济建设,实现现代化,建成一个富强、民主和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这将取决于能否赢得一个和平与友好合作的国际环境。美国拥有雄厚的资金和先进的科学技术,这一长项如能与一个迫切需求而又蓬勃发展的大市场相结合,将有利美国继续保持世界第一经济强国的地位。当今世界上,一个需要资金和技术而又蓬勃发展的大市场在哪里?毫无疑问,在拥有13亿人口,20多年来经济持续快速增长,速度名列世界前茅的中国。正是在这一方面,中美两国在21世纪具有友好合作的结合点。

        中美两国由于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等方面的差异,以及美国内右翼亲台势力的干扰,双方在人权与民主、民族与宗教等问题的矛盾与摩擦时有发生。同时,由于美国有追求单极“领导世界”的战略,这就必然与世界多极化的客观趋势相碰撞。基于这种情况,我们要奉劝某些人听一听乔治·凯南的呼吁:“可以毫不迟疑地说,这个星球绝对不会由任何一个单独的政治中心来统治,不论其军事力量有多大。”

        世界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趋势的发展,使各国相互依存加深。和则两利,破则两伤。基辛格在《直面中国》一文中指出:对中国“奉行冷战遏制政策可能会使美国在亚洲乃至在全世界遭到孤立”。中国领导人也一再倡导,中美双方要登高望远,求同存异,“增进了解,减少麻烦,不搞对抗,发展合作”,共同努力构筑建设性友好合作关系。

        历史昭示:霸权短命公理长青

        美国由于其经济、军事、科技力量的相对优势,在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后进一步滋长了霸权主义心态,在对外关系上经常表现出一种特有的傲慢,常常咄咄逼人、一意孤行,每每试图将自己凌驾于各国甚至国际组织之上。什么规则、条约、协议,美国都想一家说了算。一家美国刊物直言不讳地指出:“华盛顿认为,国际法只适应于弱国,弱国做它必须做的事,美国做它愿意做的事。”这很值得美国的政治家们深长思之。

        更值得指出的是,美国某些特殊利益集团在强权政治中可以获取某些特殊利益。它们很需要在世界上人为制造紧张、制造冲突、制造分裂和动乱,以便出售军火,既中饱私囊,又压制和消除异己,以利达到其“控制地球”的目标。如果美国当局在处理国际关系问题上不能约束那些集团及其称霸政策,不能控制不明不智、于事无补的自大冲动,不能克服对其它国家和民族的粗暴干涉,就会在全世界招怨讨嫌,就会在对外关系上走向一个又一个的死结,从而破坏世界的和平、稳定与繁荣。

        霸权主义已遭到越来越多国家的抵制和反对。美国《洛杉矶时报》5月8日的文章说,美国同许多国家的关系出现了麻烦,“在一些重要斗争中,常常发现自己处于被动、遭到围困,甚至最终遭到失败”。美国最近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联合国麻醉品管制局改选中接连落选,难道还不能发人深省吗?

        霸权盛极而衰,这是历史发展的辩证法。历史的车轮已经驰过了一个个骄横一时的帝国的废墟。中国的《史记》有言:“道高益安,势高益危。居赫赫之势,失身且有日矣。”这可以说是历史经验的结晶。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一条真理:霸权短命,公理长青。 

        《人民日报》 (2001年05月31日第三版)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