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离婚案引出血泪控诉:丈夫十年玩弄50个女人
        

      6月7日下午,在广州市荔湾区法院,一起寻常的离婚案件引出一名少妇指控丈夫10年玩弄50个女人的离奇故事。由于当事人双方在庭上都同意离婚,法官表示当事人今日均可到法院领离婚判决书。

        原告阿燕(化名)在庭上陈述:原告和被告婚前缺乏感情基础,婚后又未能建立感情,被告婚后多次打原告并在外找女人,双方感情彻底破裂,并已分居3年,因此请求离婚。被告阿龙(化名)开始表示要原告还他哥哥5000元以及女儿近两年来的抚养费共1·8万元才肯离婚,当法官告知他债务问题应另行起诉时,阿龙答应离婚。

        昨日在法庭上,被告阿龙态度一直十分恶劣,多次呵斥法官,并手舞足蹈想打原告,当法官问及当事人女儿的抚养权问题时,阿龙口出狂言:“女儿归你(妻子阿燕)就归你,反正多的是女人为我生女儿……女儿生出来还不是让男人× (脏话)!”

        据记者目击,阿龙昨日在法庭外等候上庭时当着司法人员的面扯住阿燕的头发威胁她说:“我今天来就是要打断你的腿!看你能不能走出这法庭!”……由于法官允许阿燕先行离开,阿燕才在朋友们的陪同下安全离开法庭。

        

        便笺记下19个女人 

        记者对阿燕的关注缘于在市妇联的一次采访,当时这位姿容出色的美女竟说出:“我丈夫10年玩了50个女人!”听到这样的话,记者不觉惊呆了,再听到她叙述自己遭到的暴打和虐待时如此镇静,没想到这么镇静的女人一走出妇联权益部的大门,就泪如雨下,记者这才知道她在故作坚强。

        搜集电话劝告对方

        阿燕拿着一张写满女人名字、地址和电话的便笺告诉记者,结婚10多年来,丈夫在外先后与50个女人发生关系,暴打、罚跪、囚禁是丈夫对她“示爱” 的常用手段。阿燕手中这张便笺已经是她1997年前记录下来的了,记者数了数,已有19个女人,阿燕说,她平时留意搜集丈夫的信件、通讯录以及手机通话清单,从中获悉这些女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并及时和这些女人联系,告诉她们阿龙有妻子,这些女人大多都承认她们和阿龙发生过关系,一部分人在接到阿燕电话之后就打了退堂鼓。

        到1997年后,她知道这样记录是没有用的,就没有记了,但从女儿口中,她还不时知道丈夫的新动向,累计起来又有30来个,最近,又有一个女人为他怀上了6个月的孩子,被他逼着去做了人流。

        记者在阿燕搜集的一封信中看到,一个名叫秋萍的女人正在和阿龙闹分手,信中说到,她也难以忍受阿龙的打骂,甚至想过自杀……

        萍水相逢四处留情

        在法庭上,记者见到了阿龙,30多岁,中等身材,五官还算英俊、穿一件竖纹上衣。

        昨日,记者按照阿燕提供的电话,试拨了两个,假称同阿龙相熟,和对方聊起来。

        接电话的是一位来自开平的女子阿紫(化名),她说她初次认识阿龙是在1995年,那时候她在火车上当乘务员,负责看卧铺,阿龙正好在火车上睡不着,于是两人聊起天来。阿龙很会说话,他说自己是做大生意的,家里有3套房子(记者和他妻子对证后发现:实际上只有一套房子是他自己租的,而另外两套,一套是他亲戚家的,被他说成借给亲戚住,一套是阿燕父母的,也被说成是他的),自己一个人过得很闷,特别想得到一份真挚的爱情,也希望和阿紫交往…… 此后,两人经常电话来往,阿龙还在广州某小酒店开了一星期的房,和阿紫同住,可惜公安查得严,阿紫担心被人当三陪女抓走,住了两天就走了。阿紫告诉记者,他们之间没有感情,而且也不在同一个地方生活,结婚是不可能的,但一男一女在一起发生关系也很正常……后来由于接到阿燕打来的电话,他们就很少来往了。

        记者打通另一个电话,发现这个名叫小伶(化名)的女子不在家,接电话的是她母亲。她母亲说,两年前小伶就没再回来了,因为那时候她执意要和一个名叫阿龙的已婚男人混在一起,那男人又没有钱,小伶非要我把养老钱都拿出来给他们用,我不肯,于是我就再也没有孩子的消息了。

        阿燕告诉记者,她和其中大多数女子都通过电话,有的还见过面,有个姓林的女人在她面前把裙脚撩起来,只见双脚全是淤伤,可见遭到的暴打也不少,据阿燕推测,这还是阿龙比较喜欢的女人之一,阿龙越喜欢的女人,虐待得越厉害。

        家庭不和女儿遭殃

        阿龙四处玩女人的行为,给她们13岁的女儿带来了极恶劣的影响,记者在其女儿阿娟(化名)的日记本里看到这么一段:“我恨她,×××我要打死你们,你是一只狐狸精、贱精,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我要治死你!”

        记者在阿娟的日记中看到了一个女孩子在家庭变故中产生的变化,她说,她发现自己从出生到现在发生过很多很多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了,她变得不爱说话……

        

        伤心往事:丈夫放浪屡劝不改 

        阿燕称,1987年7月经朋友介绍认识了英俊帅气的阿龙,交往两个月后,阿燕瞒着家人与阿龙同居并怀孕流产,同年10月阿燕第二次怀孕时,他们“ 奉子成婚”。

        阿燕的父母极力反对,因为阿龙没有工作,还是街道里一帮弟兄的老大,成天去舞厅喝酒、唱歌,身边总有很多女人,但是,阿燕认为,只要自己给他一个稳定安宁的家,给他温暖,一定能改造他,让他做一个好丈夫。因此,在家人一片劝阻声里,阿燕还是义无反顾地走进西关那个新家。

        花心丈夫放浪10年

        刚开始,阿龙倒也还体贴,找了一个临时工作,每月工资都交与阿燕打点。结婚4个月后,女儿出世了。在女儿3个月大时,即同年九月,阿龙就开始以做生意为由,夜不归家,阿燕开始也不在意,后来还是一位好心的朋友告诉了她。她当面质问丈夫,他十分干脆地承认了,还说:“这有什么,只不过玩玩而已。 ”而这一玩就是10年。这期间,阿燕想尽各种办法,希望他回心转意,正正经经地过日子,开始,阿龙还有点顾忌,经常回家看看女儿,尽量躲避阿燕的盘查,后来,干脆搬出去,跟一个女人在外租了房子一住就是1年,期间只回家拿了几次衣服,每次遇到妻子都是一顿打骂。

        邻居常闻尖叫吵闹

        阿龙在外玩女人,从未觉得对不起阿燕,反而用毒打、囚禁对付阿燕的追问和盘查。他甚至命令阿燕长跪在水泥地板上,一动也不许动;或是将阿燕锁在房子里,不准吃饭,连上厕所都不准。阿燕偷着打110电话求救,阿龙发现后将阿燕的头向墙上猛砸,致使头、脸、眼多处淤伤、出血,现在阿燕还经常头痛、头晕、呕吐。阿龙还故意在她那年老无力的父母面前用水管打阿燕。阿燕住处及其父母住处的邻居们都告诉记者,他们无论在白天还是在黑夜,时不时会听到一些尖叫声和吵闹声,开始他们也去劝一下,后来渐渐地就不管了。

        情义已尽告上法庭

        当10年的等待换来的依然是辱骂和毒打,阿燕的心彻底绝望了,她开始走访街道妇联、区妇联、市妇联进行咨询,并前去立案。阿燕告诉记者,她不起诉阿龙家庭虐待、重婚,也不想分他任何财产,只想和他离婚,恢复一个自由身。   


    《南方都市报》 2001年6月08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