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试说中国的“高明女人”

    乐朋

        

        历数当今的高明女人,大概非蒋艳萍莫属。

        实践上,由不起眼的仓库保管员,到名重三湘的副厅级“女强人”,只用了13年,她创下了“官场腾飞的奇迹”;理论上,她又摸索、概括出一条醒世名言:“在男人当权的社会,只有懂得充分开发利用男人价值的女人,才能算是真正高明的女人。”

        如此高妙绝论,岂泛泛之辈所能道出!如今中国女人中,虽不乏舌灿莲花者,可能似蒋艳萍这样“吐峥嵘之高论,开浩荡之奇言”的,能有几人?

        按蒋艳萍设定的标准,种田农妇,上班女工,连同心高气傲的白领丽人,都不能算是高明女人;做勾栏生意的“三陪女”,被藏娇金屋的“二奶奶”,尽管在男人身上“开发”出了钞票、华居、香车,也只是小有所成,入不了高明女人的排行榜。只有懂得“充分开发利用”男人的权力价值的女人,才称得上是女中人杰。

        从19岁起就长于勾搭男人的蒋艳萍,把目光定格在有权有势的男人,即领导干部身上。她主张,“男人玩女人可以不讲档次,女人玩男人就不能不讲档次”。“档次”的高下,全以官位权势的大小为准。蒋艳萍身体力行,获得超高额回报:姘上一位副主任,换得一个商场经理来做;勾上一位大人物,立马得到几个大工程,她又爬上公司副总的位置。与之有染的四十多个男人,个个手中有权,蒋艳萍则步步高升,名利双收,红极一时!嗬,高明女人,就是以色相与男人的权势做交易,甚而征服男人,为己所用。这个“讲档次”的“玩男人”之法,彻底揭开了“三湘女杰”的成功奥秘,即是傍大官搞权色交换。

        然而,竖看中国史,傍大官最出类拔萃的高明女人,又数不上蒋艳萍。上下两千余年,我看最高明的,还得数慈禧和武则天。凭借美色和聪明,把当朝天子弄得神魂颠倒,从皇冠缝隙里一点一点地抠权力,加以“充分开发利用”,慈禧终于做了垂帘听政的“老佛爷”,武则天更取而代之登上宝座,自个儿当“大周皇帝”。比起她俩,蒋艳萍“玩男人”的“档次”与成就,均还欠高,算不上高明女人中之顶尖高手。是否因时空条件所限,使蒋艳萍未能将高明女人的能量释放至极点,我未作研究;可很不幸,慈禧、武则天虽十二分的高明,爬上了金字塔尖,生前风光无限,死后骂声不绝,岂不哀哉!

        有时候想想也真怪,中国的高明女人,老在有权势的男人身上搞“开发”,总爱往乌纱帽这条道上钻营,恨不能攀上社会权力的巅峰;看看人家西方的女人,包括与总统吊上膀子的梦露、莱温斯基,按说她们“玩男人”的“档次,已达最高级,但好像多半只是性游戏,未见有多少权色交易,在官场或商场谋得什么丰厚的利用“价值”。要说有点商业价值,那也仅是事后的书稿之类,从出版商那里赚笔外快。究竟是西方的女人太笨,还是西方的男人太精,或者是高明女人“开发利用男人价值”的社会空间太小,我当真无可奉告。不过,有一点我可明确无误地告诉诸位——

        中国的“高明女人”使尽浑身解数在男人的权力掌心里分杯残羹,跳不出官本位的篱笆墙,的确难言高明;走傍大官、卖身求荣这条“开发利用男人价值”的老路子,或可发迹于一时,但终非中国女人堂堂正正的自由解放之途。

                                                            


    《重庆晚报》 2001年6月12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