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桂希恩:与艾滋病人“亲密接触”

    许毅

        

        桂希恩教授的专长和艾滋病多少有些关系———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传染科的一名医生。不久前一件事情让桂希恩教授成了新闻人物———他把河南省5名艾滋病患者接到武汉,并且住进了自己家里,为的是替他们作一次全面检查,同时与之相映成趣的是周围各色人等对此事的种种态度。 

        近日,我通过电话采访了处在此次艾滋病风波核心中的桂希恩教授。“我们只谈艾滋病。”正式的交谈尚未开始,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句很坚决的“前提条件”。桂教授说:“我个人没有什么好谈的,我只是一个医生,我要救人,我的职责就是这个。” 

        桂教授介绍说,他开始认识和接触艾滋病患者纯属偶然,“我现在还是武汉大学医学院的一名教授。几年前,我的一名河南籍学生告诉我,他们那里莫名其妙地死了许多人,希望我能去看一看。我当时过去给他们做了检查,结果检查HIV呈阳性,发现是艾滋病。这里艾滋病的起因是曾在当地盛行一时的卖血产生的交叉感染。这些患者都是农民,很普通很善良的农民,为了摆脱贫困或者解决生活上的困难,可是没有想到……”桂希恩的话语突然中断了。 

        今年64岁的桂教授说自己为此已十余次自费赴河南农村艾滋病高危区调查,并为上百名患者作血检,向他们传授科普知识。“但是,”桂教授告诉我:“在当地几次差点挨打,大概有人是在顾忌地方形象吧。”不过艾滋病村村里的农民却欢迎桂教授,并称他为“白求恩”。 

        5月初,桂教授把5名艾滋病患者接到武汉,既是为了作一次全面的检查,也是为了寻求公众的理解和帮助。不过,他们在医院的老宿舍区只住了一天就搬家了,因为周围的邻居不允许他们住在那儿,即使这是一间将要拆掉的房子。桂教授索性把5名艾滋病人接到自己家中。 

        当我问桂教授为什么不害怕感染艾滋病的危险时,桂教授笑了笑说:“人们应当相信科学,事实证明,HIV通过血液、性接触及母婴这三条入侵途径,使人受到感染。但是我在对河南艾滋病村的调查发现:艾滋病的传播有规律可循,其实并不可怕。夫妻一方因供血感染HIV,对方因夫妻关系也受传染的只占五分之一,说明密切接触不容易造成传染。如果夫妻双方无淋病、梅毒等性病,性接触传播HIV的几率并不大。其中一个明显的例证是:有一个患者感染了艾滋病,但是他的妻子并没有感染。在艾滋病流行区,9至23岁的儿童和青少年均未感染HIV。调查得知,艾滋病传入艾滋病流行区的时间才8年,因此9岁以上的儿童出生时不会受到传染。而24岁以下的成年人却因8年前年龄小,又没卖过血,尽管他们的家庭成员受了感染,他们仍安然无事。这就说明:同吃、同住及生活接触不会感染艾滋病。” 

        桂教授说:“人们对艾滋病的歧视是不可能期待国家的政策来改变的,也不能靠一般医生,这种工作应该由从事大众健康的机构来做,他们应该经常地告诉人们:艾滋病不是一种容易传染的病。人们的态度的改变不是一个短时间的问题。我们应该让艾滋病人站出来,让他们讲自己的感受,讲他们被别人孤立的痛苦。我希望整个社会都来关注艾滋病,关注那些患病的人们。他们是一个弱势群体,更需要社会的关爱与帮助,不要让他们在冷漠中死去,或者是将他们逼向一种极端———现在已经有不少艾滋病患者由于绝望而报复社会的案例了。我之所以将这些艾滋病病人接到武汉做检查,一方面是我职业的基本道德;另外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够用我个人的一点力量帮助他们,唤起人们对他们的关注和帮助,不要让他们走上绝望之路。” 

        5月13日,5名艾滋病患者在医院作完全面检查后,离开了武汉。桂教授根据检查结果,为他们制订一个治疗方案,供他们后期治疗时参考。 

        当地一些人并不理解桂教授的行动,“作秀”、“沽名钓誉”之类的说法迎面而来。桂希恩教授的爱人说:“现在我们全家都明显感觉到了一种压力,已经对正常的工作生活产生了影响。”但是更多人们的支持和理解是让桂教授最感欣慰的———短短数日内,武汉各界群众为河南艾滋病村捐款达十余万元。不过同时,另一个麻烦又出现了,“我得找一个助手和我一起到河南监督我发放这些援助款物……”桂教授告诉我。 

        “我想(用这个行动)让人们相信科学,并多些宽容。”桂教授最后说。 


    《法制日报》 2001年6月15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