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五岁幼女遭奸污 坚强父千里追凶擒色魔

    项仙君 温冲 周洁莹 王超和

        

      辗转上万里,足迹奔波四川、重庆、贵州、湖南、福建、广东等省市;倾家荡产,乞讨中尝尽人情冷暖。

        这对于徐泽刚,一名四川大竹县童家乡天星寨村11组的普通农民来说,是从未料想过的。但为了给惨遭不幸的小女儿小月(化名)报仇雪恨,徐泽刚毫无选择地踏上了这段艰难的追凶历程。经过近一年的苦苦寻觅,在多方人士的帮助下,徐泽刚终于在他37岁生日来临之际,亲手揪住了奸污自己女儿的凶手。昨日上午,东莞警方正式将强奸幼女的犯罪嫌疑人冷庆华移交给四川警方。

        大竹民警在将冷庆华押送上返回四川的汽车时表示,由于缺少破案线索,直到现在才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他们将尽快把此案移交司法机关。看着自己亲手缉拿的疑凶被押上汽车,徐泽刚这位坚强的汉子终于流下了两行热泪。他说,作为一位父亲,现在稍微弥补了自己的失职。他要与押解疑凶的四川民警一道回大竹,亲眼看一看凶手的下场。

        5岁幼女惨遭色狼强奸 

        家乡来电:小女出事了

        今年属龙的徐泽刚已经是一个“老打工”了。从80年代初开始,他就开始跑陕西、闯广东,修铁路、做泥水、搞装修,吃过了各种苦。90年代初,经历风风雨雨的徐泽刚成了家,之后有了两个女儿。他想,把女儿抚养成人,将来读书能有出息,这辈子再也没有更大的苦了。天有不测风云,去年8月16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却使徐泽刚掉进了痛苦的深渊。

        2000年9月13日,正在东莞虎门一个工厂做磨工的徐泽刚突然接到妻子的电话:家里出事了!徐泽刚的妻子当时也在虎门一个工厂打工。接到电话,徐泽刚赶紧回到临时租住的家,妻子已经哭成泪人:“家乡打来紧急电话,小女出事了,叫我们赶快回去!”

        听到出事,徐泽刚的第一反应是小女生了急病。徐泽刚的小女儿小月本来一直由他们夫妇带在身边,月初的时候,因为小月满5周岁,快到该读书的年龄了,因此,徐泽刚夫妇把小月送回四川老家读幼儿班。刚离开父母的小月是不是生病了?

        惊闻噩耗:瘦掉20公斤

        匆匆忙忙告假回家的徐泽刚从哭诉的亲人嘴里却听到另一个噩耗:年仅5岁的小月居然被人奸污了。看着躺在乡卫生院病床上直哭的小女儿,徐泽刚一下子被击倒了。他恨自己常年在外打工,没有照顾好女儿,他恨自己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他更加恨那个没有人性的凶手———同村的冷庆华。

        姨妈宽慰他:家里已经报案了,童家乡派出所已经将案子列为重案上报给大竹县公安局。但徐泽刚也知道,事发当晚,干警们赶到村里缉拿凶手时,凶手已经逃走。冷的家人又放出“话”来:谁让冷庆华坐牢,就跟谁没完!

        徐焦虑不已,不到半个月,壮实的他一下子从75公斤降至55公斤。那时他发誓:一定要亲自将凶手找到,哪怕找到60岁。

        兜转上万里东莞擒凶手 

        一路乞讨打探凶手去向

        为了给女儿报仇,徐泽刚决定自己追踪凶手,踏上了漫长的擒凶征程。

        在一次与村里人的闲聊中,徐泽刚了解到:冷庆华二叔家的女儿几年前嫁到了福建莆田。虽然没有更详细的地址,徐泽刚还是暗暗记下这个信息,他决定将寻凶的第一站选在莆田。

        2000年9月初,徐泽刚让妻子留在家里照看女儿,自己则回到东莞虎门,向老乡借了300元钱作为盘缠,坐上了到福州的火车。

        出发前,徐泽刚已经对形势作了分析:凶手既然没什么技术,只能在一些建筑工地、打石场混饭吃。所以,刚下车,徐泽刚就给自己计划好:将搜索目标锁定这些场所。

        莆田是福建沿海中部的一个热闹城市,也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外来工。尽管心里已经有了计划,但穿行在陌生的村巷里,徐泽刚感到了大海捞针的茫然:能否找到凶手,他心里没有底。但因为从未想过放弃,徐泽刚背着简单的行囊,坚持一个村一个村地走下去。几天下来,徐泽刚不但没有发现凶手的丝毫迹象,就连冷庆华二叔女儿的住处也没有找到。身上的钱很快没了,身上的衣服破了,为了在莆田多待一些时间,徐泽刚做起了乞丐,沿街乞讨,找到哪讨到哪。天气慢慢变凉,住的问题接踵而来:天热随便一躺都能睡,天凉了怎么办?徐泽刚还是那唯一的选择———露宿街头。

        在寻凶过程中,徐泽刚说他碰到过不少好心人。快11月时,又饿又冻的他刚刚离开一个石场,天就黑了,还没看到村落,又下起了大雨,徐泽刚只好就近找了一个路边稍往外悬的石崖躲了一晚。天亮后,浑身又湿又脏,脚也冻麻了,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来到一个镇郊。路边的一位老婆婆看到他,就细心询问起来,徐泽刚便将憋了一肚子的苦水倒了出来。老婆婆听完他的经历后,心痛得直掉泪,马上拉他回到自己家中,帮他换洗了脏衣服,还招待他饱饱地吃了一顿热饭。徐泽刚在老婆婆家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临走时,老婆婆像母亲一样叮嘱他:找到凶手后,一定要将消息告诉她,好让她也放心。说起在莆田的日日夜夜,徐泽刚不胜唏嘘。

        两个月里,只要哪里有四川口音,徐泽刚就走到哪里,几乎走遍了莆田所有的建筑工地和城镇附近的打石场,但结果让他很失望。

        冷家吵架漏出线索

        2000年11月初,徐泽刚估计冷庆华不在莆田。这样,他又回到了虎门。

        徐泽刚又向虎门的老乡借钱。老乡不知道他的事,只知道徐泽刚现在家徒四壁,又有两个女儿在家里要读书,都不敢多借给他,但徐泽刚还是凑到了两三百元,于是,他从虎门找到了深圳宝安。

        在宝安,徐泽刚仍然循着口音找,目标还是盯紧做苦工多的场所。春节快到了,徐泽刚想到了在家里的女儿,他想买点东西给她们。他找到宝安新桥的一个建筑工地时,求刚认识的老乡介绍进了工地做工,一有机会就到周围打探信息。 

        2001年1月初,工地放假了,尚未做满两个月的徐泽刚领了400多块工钱,他买了两套衣服让回家过春节的老乡捎给女儿,自己又转回虎门,在各个有四川客车落脚的地方寻找冷庆华的踪迹。

        2月初,徐泽刚进了虎门的一家五金厂。因为已欠下上万块钱的债务,他调整了自己的策略:边打工边寻凶。通过慢慢积累,徐泽刚手中掌握了这样的资料:大竹人在东莞大部分都是从事建筑业,且主要集中在虎门、长安、黄江三镇。长安就在虎门旁边,徐泽刚一有空隙就在这两个镇之间打转。老天有眼,徐泽刚的苦苦寻觅终于有了转机。

        今年5月底,徐泽刚受了一点工伤,厂里让他休息两天,他又利用空隙出去明查暗访。虎门、长安两个镇都找遍了,他决定去黄江碰碰运气。就在此时,徐妻悄悄打来电话:冷家和邻居吵架,邻居一气之下道出秘密————冷家的“畜生”在东莞的黄江。

        邂逅乡音查出踪迹

        目标位置突然缩得如此之小,徐泽刚忍住心中的激动。6月4日,他来到黄江开始一个工地一个工地地寻访,只要听到有大竹口音的就凑上去打听。当天10时许,他饿得顶不住了,就到田美村的一条小巷子里找了家小食店吃早点。这时他听到路边有人说话,是大竹口音!他立即凑过去搭讪:“老乡是大竹人吧? ”那人回答:“是啊。”“是大竹哪个乡呢?”“是童家乡的。”正是跟徐泽刚一个乡的!

        长期的寻访已经使徐泽刚由一个木讷的农民变成了一个机敏老练的“干探” 。他故意说:“我是隔壁乡的,出门见老乡不容易,大家一起坐坐吧。”他从小食店里给这位老乡买了一瓶饮料,两人慢慢聊天,逐渐消除了对方的戒心。时近正午,徐热情邀请对方一起吃饭、喝酒,两人很快就熟络起来了。徐装作漫不经心地问:“我春节回家时听说你们童家乡出了个事儿,一个小女孩被人强奸了。 ”“是啊,我也听说过。”“听人说那个案犯姓冷,好像叫什么冷庆华吧。”“ 什么?不可能吧?冷庆华就在我们工地啊!”那个人叫起来。徐泽刚强抑住心中的兴奋,若无其事地说:“也许是我听错了,管他呢。喝酒,喝酒。”

        “先找到地点,千万不能打草惊蛇。”徐心中不住盘算。酒过三巡,他对老乡说:“我有个小舅子也在黄江,好久找不到事做,你们那里要不要人?”“要,前几天还招人呢,你叫亲戚来吧,我同你去跟工头说说。”老乡挺热情,吃完饭就拉着徐一起去工地。工地离得不远,就在田美村合茂厂旁边,一个院子围着,由一条巷子进去。刚来到巷子口,徐就对那个老乡说:“我在黄江还有点事,我现在已知道你们住在这里了,我先回去,等一会儿我就带小舅子来见工,你先别忙着说。”老乡答应了。徐在这个工棚区周围转了一圈,确认只有一个出口后,一转身就朝黄江公安分局飞奔。

        工棚前按倒凶手

        徐泽刚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黄江公安分局值班室,找到值班民警杨擎天报案,请求警方立即拘捕冷庆华。值班民警觉得事关重大,立即将情况报告了主管领导陈玉成教导员。陈教导员认为,有群众指认可以立案,并立即布置康湖派出所捉拿疑犯。杨擎天为徐做了询问笔录,徐在笔录中请求:一、公安最好抓到人后再和四川公安联系,因为担心走漏消息;二、为抓冷庆华,自己从四川跑到福建,又从福建跑到广东,已经倾家荡产,请求警方采取得力措施一定将人抓获。

        康湖派出所民警翟财福告诉记者:他接到公安局领导电话后,立即找到田美村治保主任商议,再招来那个工地的老板询问情况。老板说工地有100多人,记不清到底有没有冷庆华这个人,下面的工头也说工地上没有姓冷的人。警方决定,晚上6时许,等工人们在一起吃饭时再采取行动,让徐泽刚现场指认。当晚6时,翟带了10多个人,开着一辆车来到工棚区,立即封锁出口。徐泽刚跳出车,一眼就认出手上正端着饭碗吃饭的凶手冷庆华,他一下子扑上去,大叫一声:“你害得我好惨啊!”抓住冷就要拼命,但被公安人员劝阻。冷当时脸都灰了,乖乖地跟着警方回到派出所。在派出所,徐立即给家里老婆打了电话,说:“ 我已经抓住他了!”话音未落,电话两边已哭成一片,观者无不动容。他告诉大家,一年来,他老婆从未停止过向上申诉,平均两星期就会写一封告状信到县公安局,要求尽快缉捕凶手。

        疑凶交代作案潜逃经过 

        据办案民警翟财福介绍,开始审讯时,冷庆华一言不发,眼睛呆呆地盯着地面。翟向他讲明了有关政策后,他自知罪责难逃,彻底交代了作案经过。他供称:自己于1968年5月出生,初中文化,由于家里穷,加上长得又矮又丑,30多岁还没有讨到媳妇。去年中秋节下午5时许,他放牛回家时,因为口渴,就跑到村边徐泽刚家找水喝。看见徐的女儿正在看电视,屋内又没有其他人,就起了淫心,一把将小女孩按在床上强奸了。那孩子一直哭,鲜血从两腿往下流。几分钟后,学生们放学回家从门口经过,有小孩看见了,冷吓得赶紧跑回家,找了几百块钱就仓皇出逃。他先是跑到重庆,然后坐船到了广州,在广州找不到什么事做,再来到黄江,通过老乡找到这个工地来打工。

        工地的工头吴兆文说:冷是去年9月份自己找上门来的,开始他说自己姓张,反正大家都是大竹人,就没查过他的身份证,收下他在工地上浇混凝土。他看上去挺老实,没人知道他在家里犯过这么大的事。从去年9月到现在他一直没回过家,在这里闲时就爱打牌赌钱,从春节到现在他已经预支了1000多块钱的工资,这次结账发现他还超支了100多块钱。 


    《南方日报》 2001年6月15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