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贵族的颜色

    乐朋

        

        已故罗瑞卿大将的女儿罗点点,直言不讳地把包括她自己在内的,一个个公子、小姐、少奶奶、姑爷们,统统定名为“红色贵族”,并见诸文字。何满子先生据此写了《赞罗点点说“红色贵族”》,令人茅塞顿开。   

        然而,我仍有些不明白:贵族难道还有什么颜色的区别?莫非“红色贵族”要比中世纪披缁衣的“黑色贵族”、英女王伊丽莎白这样的“白色贵族”,具有什么非凡的历史进步吗?   

        请恕我愚钝,贵族就是贵族。历史地看,贵族作为社会中享有政治、经济特权的一个阶层,总与占社会成员大多数的平民处在对立的地位。贵族本身的特征,便是最好的佐证。   

        特征之一,对社会政治权力的独占。贵族作为统治阶级,把国家政权操在手中,不容他人染指、分享。如在中国的封建社会,皇帝实行“家天下”,决不会把权力传于他姓之人;即便做官,也得讲究门第贵贱,不能任意僭越。总之,贵族实行的是对权力的世袭制度,是皇家和官僚集团对政治权力的高度垄断。在贵族专制之下,民众是不会享有民主、自由权利的。   

        特征之二,对社会经济利益的独享。贵族在经济上享有许多特权。如在奴隶社会,奴隶主贵族有世袭的领地、爵位,包括直接支配统治下奴隶的人身权利。在封建社会,天下都是皇家的,有权支配所有的社会财富;贵族官僚也享有种种经济特权,如承袭爵禄,盘剥农民,等等。就是被削去了政治权力的英国女王,日本天皇,在经济利益方面至今仍保留某些优惠和便利。而对平民百姓来说,贵族统治存在一天,他们就只有挨剥削、受搜刮的命运。   

        “红色贵族”怎样,我等族外之人,自然不好妄言。而陈希同、王宝森可以动用公款,兴建“虎丘山庄”之类逍遥别墅,供自家腐化享乐,更叫人怀疑这些“贵族”,到底是“红色”的,还是“白色”的,甚至是“黑色”的。再看厦门“远华案”中,那么多党政官员到“红楼”里享艳福,以及某些权贵与黑道人物、黑社会组织称兄道弟,狼狈为奸,他们的颜色又该算是哪一种呢?“红色贵族”似未可一概而论,但可以断言,某些“红色贵族”,如陈希同、李纪周等,其“红色”只不过是一层保护色,而其本质,确确实实是黑到家,又腐又臭的。   

        鲁迅早就指出,以往的统治阶级的革命,“不过是争夺一把旧椅子。去推的时候,好像这椅子很可恨,一夺到手,就不觉得是宝贝了,而同时也自觉了自己正和这‘旧的’一气”。“旧椅子”的魅力大矣!世界步入了公民时代,就民众的解放和社会的现代化说,至关紧要的是须明白:“大凡贵者成族,都不值称道。” 

        《武汉晨报》2001年06月10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