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早恋难断:15岁少女杀父谁之过

    雪杉

        

      2001年5月的一天,在长春市南郊黑嘴子吉林省女犯监狱里,我见到了17岁的温小婷。那天,当管教把温小婷带到我面前时,我第一个感觉就是心痛。因为穿着蓝色囚服的温小婷实在太年轻了,真的是花儿一般。然而,事实却非常残酷,两年前,15岁的温小婷却真真切切地亲手导演了一桩血淋淋的杀父案。

        她曾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孩子,但早恋使她不想上学了

        温小婷的父亲是啤酒厂工程师,母亲是医生。她出生后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从小到大,一直是父母心头的乖宝宝,上学后,学习成绩在班里也是较优秀的。由于温小婷长得白皙,文静,很得老师、同学和邻里的喜爱。

        1997年初,父亲所在的那家啤酒厂停产了,40刚出头的父亲下岗了。随着父亲的下岗,家里渐渐失去了往日的温馨和幸福,由于没有事情做,没了收入,父亲变得脾气越来越不好,母亲又不知道安慰她,因此,父母三天两头就吵架,有时还打在一起。父母只顾宣泄各自的烦恼,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吵架使温小婷很难集中精力学习,虽然她十分努力,但她的学习成绩还是一天天下降了。

        1998年9月,温小婷升入初三了。按学校的常规,升入初三后,学校要进行一次比较严格的统考,然后在全年级选出100名学生编入重点班,进入这个重点班,升入重点高中就有希望了,温小婷多么希望自己能进入这个重点班啊 可是,统考分数下来,她的考分离前100名很远,为此,她大哭了一场,父亲和母亲知道后也把她狠狠地骂了一顿,但骂过,也就不去管她了,还是隔三差五地吵架。

        没被编入重点班,又失去了家庭的温暖,渐渐地,温小婷的心变得消极而灰暗了,她无心再学习,只希望自己的每一天过得快乐些。在这种心境下,她开始注意起同班同学汪伟。汪伟长得有些像刘德华,是许多小女孩追求的对象,以前,温小婷只顾学习,没认真看过汪伟,现在,她无心学习了,再看汪伟时,真的就看出汪伟的英气来,不禁耳热心跳。15岁,豆蔻年华,正是激情飞扬的时候,温小婷以她青春少女的妩媚只仅仅对汪伟送过几次秋波,她和汪伟就陷入热恋了。

        汪伟的父亲是市里一家银行的中层干部,母亲是一所幼儿园的教师,热恋中的温小婷以普通同学身份去了汪伟家几次,看着汪伟家豪华的摆设,感受着汪伟家温馨的亲情,温小婷从心里往外涌出了一种亲切和温暖,她决定嫁给汪伟,把自己的未来交给汪伟了。一个年仅15岁的小女孩,有这种想法多么可笑,可温小婷确实是这样想的,汪伟也像个成年男人那样庄重地对温小婷承诺,非温小婷不娶。这样,在深秋的一个放学后,两个小孩子私定终身了。

        心有所托的温小婷自从和汪伟私定终身后,就更加无心学习了,她觉得,汪伟一个人用心学习就够了,即使汪伟考不上大学,他在银行工作的爸爸也会给他找一份好工作的,到时,她做他的妻子,两人恩恩爱爱过日子就可以了。有了这个想法后,终于有一天,她对父母提出来不去上学了,父母一听,大惊失色,直到这时,温小婷的父母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们一边逼着温小婷去上学,一边多方打问着温小婷不想上学的原因。

        父亲像影子一样“锁定”了她,她没半点自由,她想汪伟都快疯了

        开始时,温小婷的父母以为温小婷是在学校里被人欺负了才不去上学的,后来,在老师那里知道温小婷和汪伟早恋了。因早恋而不去上学,这让温小婷的父母非常震怒。知道温小婷不去上学真相的那天晚上,温小婷的父亲铁青着脸,把温小婷叫到跟前,几句话没问完,劈手就给温小婷两个耳光,那耳光打得那样狠,就是今天温小婷想起来浑身都要战栗。她把目光转向母亲,母亲只是在那里流泪,眼里闪着焦急、愤怒的光。温小婷哇地一声哭了。

        虽然父亲和母亲平时总是吵架,但在对待温小婷早恋这个问题上意见却是出奇的一致,他们态度非常坚决:绝不允许温小婷再和汪伟接触。为了不让温小婷和汪伟接触,父亲和母亲作出决定,父亲每天接送温小婷上学。父亲早就不上班了,因此,有的是时间,父亲像影子一样锁定了汪小婷,使她没有半点自由。每天早晨,父亲看着温小婷吃过饭,然后推出他那辆破旧的自行车,让温小婷坐上,一路慢悠悠地向学校走去,看着温小婷走进教室了,父亲才骑上车子回家。晚上放学,父亲早早地就会等在校门口,把走出校门的温小婷接上,用自行车一路带回家。为了监视温小婷,有时父亲也会在上午或下午以突然袭击的方式来到学校,偷偷地看温小婷在做些什么,有没有和汪伟在一起。在父亲这样严密的监管下,表面看,温小婷变得非常听话,可是父亲母亲不知道,在温小婷表面的听话下,温小婷想和汪伟在一起都快想疯了。

        由于是同班同学,温小婷和汪伟每天都能见面,但因为是在班里,有同学、老师在,两个小孩子虽然非常渴望在一起,但他们却不能有一点点越轨,他们只能在上课时,下课后,远远地互相望望,这一望,眼神中含着的却是万般情意,爱的火苗简直要把他们烧焦了。温小婷和汪伟曾经无数次想过办法要单独在一起,但每一次都不成功,他们只能借早课前从老师那里往回取作业本时,一前一后地走过去,然后在先后拿回作业本时,有意识地让两只小手轻轻触碰一下,而这轻轻的触碰却是那样让他们心里掠过甜蜜又涌起心惊。但这样能够让肌肤轻轻碰一下的时候毕竟是很少的。

        有几次,为了摆脱父亲的看管,温小婷曾对父亲撒谎,一天,她对父亲说:“爸爸,今天不要那样早去学校接我了,我们放学后还要加课,你在放学后一个小时再来吧 ”开始时,父亲真相信了。这样,那天放学后,温小婷和汪伟就有了在一起1个小时可贵的时光。可是,几次之后,父亲就发现了,不再轻易相信温小婷的话,虽然温小婷说加课,但父亲还是早早地来到学校,使温小婷的计划不能实现。

        1999年元旦到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这两天假,对于温小婷来说简直是度日如年。假期一过,温小婷又开始设计怎样找机会和汪伟再单独在一起了。1月4日那天,她又对父亲说学校加课,巧的是,那天下起了雪,看着大片的雪花飘落着,温小婷心里涌起了快乐,她猜想,下了这样大的雪,父亲不会再早早地来学校了。果然,放学后,父亲没等在校门口,温小婷谨慎地在校门口等了一会儿,看父亲真的没来,就和躲在暗处的汪伟一起走出校园,可是,他们相挨着刚走出校园,父亲就骑着那辆破自行车急急地赶来了。在闪烁的霓虹灯下,父亲一下子就看见温小婷和汪伟在一起,他跳下车,不由分说,当着汪伟的面狠狠给温小婷两个嘴巴,那两个嘴巴打得那样狠,把温小婷打出了鼻血。温小婷没有哭,只是无声站在雪地里,看着自己的鼻血一

        滴滴落下,在洁白的雪地上开出一朵朵红色的小花。

        那天夜里,温小婷久久睡不着,她把自己两年多的生活想了一遍,哭了无数次,她觉得父亲似乎是她的克星。

        她终于认定父亲是她通往“幸福之路”的拦路石,决定搬开他

        同爱一样,恨也是可以疯长的。温小婷心里对父亲有了恨以后,她觉得有父亲就没有她的幸福可言,终于,她决定要搬掉父亲这块拦路石了。

        一天,在学校的走廊里,温小婷拦住了汪伟,悄悄对汪伟说:“汪伟,我想杀了我爸,你来杀吧 ”汪伟吓了一跳,但看温小婷认真的神态不像是开玩笑,就也认真起来。汪伟说:“小婷,那可是你爸呀 你怎么能杀你爸呢 ”温小婷哭了,说:“汪伟,你也看到了,你看我爸管我有多紧,打我有多狠 有时我总想他不是我爸 不杀了他,我俩就没有到一起的时候了 ”看着哭泣的温小婷,汪伟想起了那天温小婷的父亲打温小婷的样子,想起了温小婷滴下的一滴滴鼻血,想起了半年多的时间里由于温小婷的爸爸看着,他和温小婷不能在一起那难熬的滋味,一股恶气从汪伟身上升起来了,他答应了帮温小婷杀了她爸爸。

        杀父亲的决心定下后,温小婷找同学的哥哥借了一把一尺多长的杀猪刀,用桌布包着放在书桌膛里。

        1999年1月12日,温上婷的妈妈上夜班,那天放学后,温小婷把杀猪刀交给汪伟,让他晚饭后拿着刀到她家去,藏在她家大门后的仓房里,等待机会杀她父亲。温小婷的父亲有个习惯,就是每天吃过晚饭后都要到江边大坝上散步。父亲出去散步时,温小婷走出屋,叮嘱躲在仓房里的汪伟,让汪伟等父亲回来时就动手杀。叮嘱过后,温小婷就回屋等着了。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温小婷的父亲回来了。温小婷听见了铁大门开启的吱吱声,接着就听见了两个人的厮打声,温小婷知道汪伟对她父亲开杀了。厮打声持续了几分钟后,温小婷突然害怕了,她突然觉得父亲也许真的会被杀死,就冲出屋,用力拽开厮打在一起的两个男人。汪伟高高的,父亲壮壮的,在暗红色的灯光下,温小婷看见父亲和汪伟身上、脸上都有伤,血糊糊的,她就赶紧抱住父亲。汪伟看温小婷出来了也停了手,不杀了。这时,温小婷的父亲已经有气无力了,他看了眼温小婷,又看了眼汪伟,然后对汪伟说:“小伙子,你走吧,我不告诉老师,也不告诉家长,你把刀扔下,走吧 ”看汪伟不走,温小婷的父亲支撑着把汪伟推到大门外,然后关上了大门,又把那把带血的刀藏了起来,也许到这时,温小婷的父亲才意识到他简单粗暴地对待两个陷入早恋中不能自拔的孩子,犯下了怎样的错误。

        刚刚把那把带血的刀藏起来,父亲就昏倒了,温小婷马上叫来邻居,打了一辆出租车,把父亲送到了母亲上班的那家医院。在医院里,母亲料理好父亲后,就去派出所报警了。

        直到温小婷和汪伟被抓进拘留所,身上挨了7刀的父亲还在昏迷中没醒。

        1999年8月1日,温小婷、汪伟在拘留所呆了7个月后,法院开庭审理了他们的案子,汪伟被判了9年,温小婷被判了7年。

        法院开庭那天,早已伤好出院的父亲来了,法庭上,父女四目对视,目光里都有了深重的愧悔。

        《民主与法制时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