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妙龄吸毒女:我真的很想戒毒,可是……

    肖雯慧

        

      “我真的很想戒毒,可是从这里走出去再碰上毒品,又真的不敢保证自己能转身就走……”年仅24岁的妙龄女立立(化名),竟是一个与“粉儿”打了近八年交道,几进几出戒毒所的“老手”。昨天,她在市公安局强制戒毒所和记者说这番话时,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露出一丝茫然。

        立立是今年4月的一天到海淀某地买“粉儿”时,被甘家口派出所民警从出租车里抓了个人赃俱获。来戒毒所快两个月了,曾经憔悴的面容又恢复了青春的气息。“不沾毒,生活又有规律,第一个月我就长了二十多斤,现在直减肥。”

        “你吸毒几年了?”“快八年了吧。”她隐隐叹口气,回避着记者的目光。立立是甘肃人,她说自己的童年是在父母的吵骂中度过的。家庭的不幸,使她急于想自食其力。旅游职高一毕业,她就只身来到深圳闯荡。一天,有个女友拿过一支香烟,说抽上一口感觉好极了。才17岁的立立想都没想就接过来猛吸,一口,两口,当吸到第四口时,只觉胳膊、腿都没有了,飘飘欲仙。只一次,立立就上了瘾,姐姐的钱花了,妈妈的钱用了,到后来一些亲戚甚至一见她就赶紧躲出去。这些年,她曾多次自愿戒毒,可戒了又吸,吸了又戒,三四十万元打了水漂。

        今年初,立立来到北京在国贸附近的一个网吧打工。不久,和一个经常到这里来,比她小几个月的北京男孩儿一见钟情。纸里包不住火,男友终于得知她是个“瘾君子”,也帮她在家里戒过毒,可最终没能成功。“我进来后他还来看过我一次,不过他已经和先前的女友结婚了。”立立的眼圈红了,“我不怪他,只恨自己这么没用。”

        说不准何时就会上来的毒瘾,折磨得立立生不如死。她指着左手腕上又青又紫的瘢痕说,这是用烟头烫的,当时居然没感觉疼。而手腕的内侧,还有一道约十多厘米的伤口,“刀片割的,里外缝了七针,要不是男友及时把我送到医院,我这条命兴许就保不住了。”还有一次瘾上来,可“粉儿”放男友车里了,立立想去拿可男友不让,她疯了似的破窗从三层楼往下跳,多亏了被铁护栏挡住。

        再过二十多天立立就戒毒期满了,对今后的生活,立立自己也说不出该怎么办。“想不想回到父母身边,换换环境?”“我爸在我进来的前一个月肝腹水死了,我也不想再给家里人添堵。说心里话,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毒品。”

        后记

        在戒毒所里,审视着和立立一样被强制戒毒的女所员,每个人都是那般地年轻,几乎都有一副娇好的容貌。可是,自从吸了毒,她们整日生活在灰蒙蒙的虚幻和不能自拔的深渊里,一朵朵本该盛开的鲜花过早地枯萎了,一颗颗健康美好的心灵堕落了。

        据强制戒毒所的金主任透露,目前这里收治的二百多名女所员,平均年龄也就22岁,最小的刚过16岁的生日。而且,吸毒的女性很少有不卖淫的。好多吸毒女为了弄到钱买毒品,早已把“廉耻”二字抛到脑后。因吸毒而卖淫,继而染上性病或艾滋病,到那时,任何一种感染都可能夺去她们的生命。

        再过几天就是“6·26”国际禁毒日了,面对愈演愈烈的毒害,人们也更加清醒地认识到,禁毒不仅在“6·26”,而是每时每刻都应该做的。一个个活生生的惨痛教训告诫人们,面对毒品,只有坚决拒绝最初的诱惑,才是永远地拒绝它、远离它的最好保证。


    《北京日报》 2001年6月22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