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恶魔即将回笼?

    原理

        

        6月8日,全球第一化学武器大国、俄罗斯副总理克列巴诺夫表示,将在2007年之前销毁储存在其境内的4万吨化学武器。这一令世界瞩目的消息,似乎给了人们一个希望:恶魔即将回笼。 

        自从人类进入热兵器时代以来,形容战争烈度就有了一个基本的单位:TNT。即便是对于威力无穷的核武器,人们也要把它的爆炸力转换成TNT当量来理解。但是,有两种武器却不能纳入TNT的计量范围,那就是杀人于无声无形的生物和化学武器。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世界上第一支建制化学战部队———德国陆军第31步兵团改编的“毒气施放团”,以氯气为武器,拉开了人类历史上大规模使用化学武器的帷幕。而使用生化武器最频繁、最广泛、持续时间最长的是日军在侵华8年间施行的生化战,仅有据可查的用毒就达2091次,造成9万多人伤亡。至今,仍有化学炮弹200多万发,散装毒剂上百吨遗留在中国。 

        从氯气、芥子气到沙林和“毒剂之王”VX,从天花、霍乱、鼠疫到基因武器,无论是以放毒为主的化学战还是以播撒细菌、病毒为主的生物战,都使血淋淋的战争日益增添着一股令人不安的末日危险:1918年到1919年的流感使5.5亿人感染,1年内就造成了2000万人死亡,相当于当年结束的一战总死亡人数的两倍。而今天的人类武器库中的种类繁多的生化武器,其杀伤力和传染力早已数百倍地超越了这些早期的天然病菌。 

        与人类武器库中的“大哥大”核武器比起来,生化武器在人们眼中似乎从未以主角的姿态出现过,但是,无论是嗅之即毙命的化学毒剂还是针头一点即可使50万人丧生的基因毒素,都足以令人明白,它们是更隐蔽、更危险的另类武器。 

        人们似乎已经认识到生化武器的惨绝人寰和灭绝人性,并开始艰难地摘除这人类自己种下的苦果。早在154年前的《布鲁塞尔宣言》中就明确提出:禁止使用毒质和含有毒质的兵器。1925年的“日内瓦议定书”,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个国际公认的禁止化学武器公约。但遗憾的是,它未能阻止化学武器的发展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及其他局部战争中使用。1997年,《禁止化学武器公约》正式生效。 

        可是,就在俄罗斯副总理向世界做出承诺的次日,德国著名生物学家冯阿肯在德国“生物武器在21世纪”大会期间发出警告说,生物和基因技术的发展已经使人类完全能够制造出无药可防、不怕任何抗生素的极度危险的病毒和细菌。人类也可以制造出比自然生物危害更大的病原体用于生物武器。 

        1979年,美国公开宣称停止化学武器的生产。因为它已经发明了世界上最先进的、跳出了当时对化学武器定义的“二元化学武器”———将两个以上无毒或低毒的化学品同装于弹头内,一旦毒剂混合,便成为致命毒剂。目前,已经出现了利用生物技术制造出来的非生物非化学毒素。 

        因此,我们在对俄罗斯之举表示欢呼时,也对生化武器这一恶魔能否真正回笼表示怀疑。    


    《中国青年报》 2001年6月16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