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福建泉州“李氏团伙”的覆灭

    陈敏  雷云

        

      2001年6月,李树芳的名字出现在大小报纸上,甚至上了中央电视台——前面是一系列的修饰词:受雇杀人、绑架、开设赌场、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集团头目、泉州第一黑帮头目……李树芳在广州落网,由此成为焦点人物。据警方介绍,1999年以来,他和他的手下以开赌场、受雇杀人、绑架、伤害、敲诈勒索、打砸抢等而“名扬”泉州一带黑道。

        目前已抓获头目李树芳及其成员48人(其中骨干成员18人,号称“金牌杀手”的7人),缴获手枪5支,子弹15发以及马刀、铁手等作案工具数件。

        省公安厅有关人士称:以目前所公开出来的案件看,李树芳集团可以算得上是“黑社会案”,我们所定义的黑社会所有“指标”,他们几乎都“合格”,是个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集团。而这种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集团,正是现阶段严打斗争的打击重点。“我就是黑社会”  在泉州,关于李树芳的传说不少,但是,能够确证的事实却不多。正如他的寡言一样,他的经历与他的过去显得神秘。他只和他的“金牌杀手”联系,“金牌杀手”以下的人甚至连见都没见过他,只知道有这个神秘的老大。所有的人回忆他时,没有一个能复述他一句完整的话——如果将一句话仅定义为超过10个字以上。他是个寡言者,说的话基本上是一个个的词。即使这样,每次从他嘴里吐出的词,也只是两三个而已。让人印象最深的话就是他砍完人后的叫嚣:我就是黑社会。甚至在他被捕后,还有人慑于他的淫威而不敢谈论受害经历。

        “老大”李树芳,外号“拐脚李”,39年前出生于晋江陈埭。1992年,李树芳因建房被压断了一条腿并被锯掉,“拐脚李”的外号由此得而。虽然只剩下一条腿,李树芳却凭着其凶残在泉州、晋江、石狮一带成为“黑道”上一呼百应的人物。在泉州、晋江、石狮一带,有关李树芳的传闻很多,尤其是他的“老大”派头,常常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李树芳靠开鞋厂发家,但他并没有将辛苦赚得的钱用在正道上,而是出手阔绰到处豪赌。有一次,李树芳赌上了瘾,豪赌2天2夜后,输掉了170多万元,而鞋厂也卖给了他人。

        1997年,李树芳的一个朋友找到他,要他帮忙收拾一下其红杏出墙的老婆及奸夫。李树芳胸脯一拍,立马答应下来。他带领一帮人气势汹汹地来到其朋友的老婆及相好面前,威胁道:“不交5万元损失费别想走人!”两人吓出了一身冷汗,慑于李的淫威,他们只好到处筹钱。由于借钱未果,无奈之下他们只好报了警。结果,李树芳因敲诈勒索罪被判刑3年缓期4年执行。

        那次豪赌和因敲诈勒索被判刑并没有让李树芳收敛,他甚至开始认为这是一条发家之路,并决定开始向黑帮“努力”。他深知要让别人怕他,就要耍“狠”。1999年3月,尚在缓刑期内的李树芳与几个兄弟在泉州丰泽区某火锅城喝酒时与另一伙人发生口角,双方大打出手,结果对方当场被砍伤5人。李树芳借着酒劲仍不觉解气,随即带着一伙人追至医院,对着刚缝好伤口还躺在病床上呻吟的伤者又是一阵猛砍,连胃和肝都被砍了出来。临走时,李树芳猖狂地扔下一句话:“我就是黑社会!”

        经过几次斗殴,李树芳深知枪的重要性。为壮大“实力”,李树芳几次购买枪支弹药。1998年、1999年李树芳分别以7000元向四川人张某购买了一支仿“六四”手枪和一支仿“五四”手枪。2001年2月份,李树芳经人介绍,又在福清购买了一把仿“六四”手枪、15发子弹。

        1.凶残的七大“金牌杀手”

        也许是天生的,李树芳笼络“烂仔”很有一手。李树芳的手下大多来自晋江、石狮、江西、四川、湖北等地,他们好吃懒做,相当一部分人有犯案前科。靠着早年开鞋厂赚的钱,李树芳出手阔绰,常对这些人施以小恩小惠,不仅平日里供吃供穿,逢年过节还发红包送手机,平日若有哪个手下被人欺负,李树芳更是二话不说“仗义”为其出头。2000年2月,因怀疑同村李某殴打其侄子李建兴(该犯罪集团骨干),李树芳调集了一大批人到晋江陈埭镇涵埭村金钢旱冰场寻仇,结果误将江西瑞金来的一个打工仔钟某用砖块、砍刀、木棒打成重伤后不治身亡。

        从1998年步入“江湖”至今,李树芳经过数年“苦心”经营,已经将李氏犯罪集团从最初的小打小闹发展成如今规模不小的“泉州第一黑帮”。李树芳稳坐“一把手”交椅,手下网罗了10余名来自全国各地的“骨干”,其中有7人尤以凶残见长,被道上的人称为“金牌杀手”。

        聂深根,28岁,江西万年人,外号“黑人”、“小黑”,1998年12月5日因抢劫罪被判6个月拘役,1999年12月5日又因盗窃罪被判有期徒刑10个月;叶冬太,23岁,江西万年人,外号“阿东”,1999年1月1日因抢劫罪被判5个月拘役;彭建梁,21岁,江西万年人,外号“黑皮”,1999年10月因盗窃罪被劳教一年;李中明,晋江人,李树芳的干儿子,外号“黑人”,号称“名牌杀手”,2001年5月在石狮新天地KTV内因与人发生口角将对方砍死;李建兴,17岁,晋江人,李树芳的侄子,外号“阿芳”,2001年3月参与抢劫出租车;另外,房明斌与万伦伦均来自四川中江,涉嫌聚众斗殴。

        这个黑帮同时又是一个分工极其明确的组织。老大“拐脚李”李树芳高居“塔顶”指挥坐阵,只负责管理骨干,骨干的手下大多没见过这个老大。李身边十几个骨干各居要职、分工明确,骨干“小白”专门负责管理财务,“老九”则专门承接业务。李树芳的姘头——18岁不到的谢某则随身背着背包,而里面则是5把手枪。在石狮市四号工业区一大楼里,他们租了2到5楼,在这里有专门的人给那些“杀手”提供食宿。每个手下都有手机,以便随叫随到。到了年终,李树芳将按等级、“贡献”给这些杀手发放“红包”;骨干每人手下都有一帮“烂仔”追随,只要“老大”一声令下,这些“烂仔”便带上“家伙”一拥而上,打杀砸抢,无恶不作。最多的时候,人数竟多达50多人。

        当这一黑帮初具规模的时候,李树芳就开始利用这个工具为所欲为。自1998年以来,该团伙活动于泉州的晋江、石狮、鲤城、丰泽等市(区),无恶不作,气焰极其猖獗。据初步统计,该团伙作案36起,杀死2人,杀伤10多人,受害群众多达30多人,涉案金额达30多万元。

        2.恶迹斑斑之——独霸赌场

        无论是怎样的一个集团都需要钱来运作,而李氏黑帮的经济来源是通过开设赌场提取抽成、发放赌债、垄断车场货运以及受雇绑架、勒索、伤害等获取佣金。在李树芳开设的赌场里,筹码代替现金进行赌博,而每兑换一次筹码,李树芳就要抽成10%-20%;哪个赌徒输光了钱,李树芳就借钱给他继续赌,但无论输或赢,李树芳都要抽取赌债的10%-20%作为中介费。

        李树芳还以卑劣凶残的手段垄断车场货运,有谁敢破坏他的规矩轻则挨打,重则被砍,甚至连车也被砸毁。2000年9月,一部客车就因为“违规”载货,在泉州刺桐大桥附近被一伙人强行拦住,车窗当场被砸得稀烂。

        李氏集团还有一个重要的经济来源——受雇杀人。

        在石狮市华南路开服装店的姚某到现在仍然忘不了两次被砍的噩梦。1999年10月,姚某正在看店,突然闯进两个素未谋面的年轻人,还相隔五六米远,两人便拔刀砍来。姚某一惊,来不及多想拔腿就跑,但还是被对方一刀砍在背上,受了点轻伤。2000年3月的一天深夜,姚某还没关店门,突然进来几个陌生人,姚某还以为是顾客,并没有在意,谁知那伙人突然抽刀就砍,这一次,姚某的膝盖被砍开,大腿骨也被砍裂,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自己是被竞争对手雇来的杀手砍伤的。尽管已经养了一年多的伤了,姚某仍没有完全恢复,不仅走路有影响,而且精神也相当的差,一见到陌生人进店,他的弦便紧绷起来,原本红火的生意由此一落千丈。

        2001年5月6日,午夜,石狮某美食城。石狮市宝盖村蔡某因陈某打电话的时候多看了他几眼,就怀疑陈某骂他,两人产生口角。蔡某马上打电话给“黑人”李中明及其同伙林秋景,李、林两人随即又从石狮、晋江、泉州等地调来一批人。这伙人追着陈某就砍,陈某的血从301包厢流到了304包厢,最终因失血过多体力不支倒在包厢门口死去。“砍他”

        黑帮总是与暴力联系在一起,总是难免与人产生矛盾,而李氏黑帮解决矛盾的方法是——“砍他”。

        2000年3月初,李树芳获知其姘头谢某新买的手机被两个叫“马甲”、“小旺”的江西人骗走后大为恼怒,随即就交代其手下找出那两个家伙,并发话要好好“招待”他们一顿。一伙人不敢怠慢,带上“家伙”就找,结果在泉州某酒店旁边一按摩发廊内将正在此“享受”的“马甲”抓个正着,“马甲”当场被砍成重伤。

        2000年11月,李树芳为泄私愤,指使其手下到晋江市陈埭镇某五金店寻找其仇人的儿子泄仇,结果那伙人没能找到该人,为了回去能向“老大”有个交代,这伙人把刀对准了其子的舅舅、当时正在看店的林某。一刀砍下去,林某的背被砍裂开一个大口,鲜血汩汩地往外冒。

        3.千里擒凶

        一连串的打架斗殴、暴力伤害案引起了泉州市公安局以及石狮市公安局的高度重视。经过缜密侦查、艰难取证,以李树芳为首的带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逐渐浮出水面。警方很快摸清,这伙人大多由李树芳出资租房,居住固定。落脚地点分别在石狮市某大厦一套商品房内以及四号工业区一大楼里。

        2001年4月6日,石狮市公安局获得重要消息,称有人出了5万元佣金,要这帮人砍一个开“奔驰”车的仇人。当晚,该团伙便纠集了30余人,持刀带枪,集结在石狮某豪华酒店一别墅内,准备“大干一场”。

        泉州市公安局与石狮公安局迅速成立了现场指挥小组,召集了近百名警力埋伏在别墅周围,等待着犯罪分子出现。

        4月7日凌晨零点30分左右,三部“面的”驶进酒店别墅,车门刚开,防暴警察和刑警的几十只枪口对准了先到的这一批歹徒。车上13名犯罪团伙成员悉数被擒获。

        根据突审,警方乘胜追击,将几名犯罪集团的骨干分子——“小黑”聂深根、“黑皮”彭建梁和凌建忠及“万能”万伦伦抓获。这次行动共擒获犯罪集团成员31人,其中“金牌杀手”5人,给了李氏集团一毁灭性打击。然而匪首李树芳却逃跑了。

        5月6日李树芳的干儿子——“黑人”李中明与同伙林秋景顶风作案,在石狮某美食城KTV包厢里砍死一人后,藏匿于晋江青阳镇洪宅村某私租房内。当警方赶到时,李中明、林秋景一直负隅顽抗,竟从4楼双双跳下,后仍被逮捕归案。

        5月27日,警方远赴广州,在当地公安机关的大力支持下,福建警方很快查清李树芳及其姘头谢某正藏匿于广州市起义路维新横路一套商品房内。6月1日,追捕组警方火速出击,包围了该商品房,将李树芳及其姘头抓获。

        6月4日,在李树芳的交代下,专案组在某制衣厂的文件柜里缴获了5支手枪、子弹15发以及马刀、铁手等作案工具数件。

        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4.警方坚决斩草除根

        记者近日从省公安厅获悉,“严打”整治斗争开展以来,我省共摧毁各类犯罪集团869个,抓获成员3422人,其中带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25个149人,恶势力犯罪团伙136个712人。

        公安厅一位高级人士表示:“打黑除恶”是“严打”斗争的重中之重,公安机关将继续深挖细查黑恶线索,切实解决好打击的针对性问题;进一步加大专案攻坚力度,切实解决好打击的有效性问题;要查清挤净每一起黑恶案件,做到“案不漏人、人不漏罪、罪不漏证”,提高打击效能;要敢于动真碰硬,切实解决打击的彻底性问题。坚决斩草除根,釜底抽薪深挖严惩黑恶势力的经济犯罪,依法追缴、没收、铲除其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经济基础。

        5.犯罪学专家:打击黑社会,主要是打击保护伞

        公安部科技成果鉴定专家、福建省公安厅副研究员陈有芳认为,福建的黑社会犯罪已经不是笼统的概念。从最近破获的黑恶团伙可以看出,在犯罪的链条中,福建的黑社会已经从一般性团伙犯罪、集团犯罪阶段中脱离出来,走入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甚至目前还可能存在着有组织犯罪的高级阶段——黑社会犯罪。

        当然同国外相比,福建目前的黑社会还停留在较低层次。有些黑社会犯罪组织甚至没有组织名称,而以“老大”、“大哥”等或以某一代号或公司企业名称来替代。组织成员也不能与典型的黑社会组织动辄数万人的规模相比,最多不过数百人,少则只有十几人,而且当前破获的大部分只是没有后台的暴力犯罪。但是,以暴力为资本的黑社会“金字塔”已经形成,还可能存在黑白共筑的“金字塔”。

        处于黑社会“金字塔”的塔尖位置的是犯罪组织的重量级人物及其核心力量。随着黑社会组织日益健全,由头目直接指挥和参与犯罪的比率越来越小,这也意味着福建的黑社会犯罪已开始向深层次发展。“金字塔”的第二个层次范围更大,人数更多,是犯罪分子中的骨干力量层。它包括犯罪联合体中次要组织、犯罪团伙的头目、以公司形式出现的黑社会中的部门经理之流。头目一般只与这层骨干联系。实施犯罪的多数为两劳释放、解教人员及农民、中学生、无业人员和职工。他们是“金字塔”的第三个层次,是基础。

        在第二层次中还有一类最易被忽视又最应引起注意的人群:与黑社会勾结在一起的腐败分子。他们的身份可能是政府官员、医生、律师……他们是同黑社会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人,是积极为黑社会的发展疏通渠道、起保护伞作用的人。打击黑社会最重要的是打击这些保护伞。(人民网6月25日讯)(华东分社供人民网专稿)


    人民网 2001年6月25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