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嫖娼受处罚竟然告公安
        

        人民网6月26日讯  前不久的一天上午,一名中年男子来到南京市鼓楼区法院立案庭,当着多名法官及当事人的面,直言不讳地说:“我要告公安讨公道”。受案法官问他为何要告公安,想不到他竟说:“我嫖娼玩女人不错,但公安凭什么既罚了我的款还要收容教育我一年?所以我要告他们!”

        今年43岁的原告牛某,是摆地摊专做修理自行车生意的,别看他所从事的行当不起眼,但日进账还是比较可观的。手头有了点钱,于是也就不甘寂寞起来,动起了寻刺激满足自己淫欲的歪脑筋。后来他因寻花问柳参与嫖娼,于去年4月被南京市公交治安分局抓获,给予罚款及收容教育一年的行政处罚。收容教育期满后,牛某越想越气:“不就是嫖个娼吗,花的是我自己的钱,凭什么抓到后既要罚我的款还要收容教育我一年?”为了讨回“公道”,他拟好诉状,带来所谓的一沓证据,来到鼓楼法院要告“整”他的公交治安分局。要求法院判决撤销对他的收容教育决定,并由被告赔偿其损失。有趣的是,他提供的赔偿证据是他自己起草签名画押的,他按每天的盈利款计算,要求被告赔偿他的损失8610元。

        法院经审理认定:按有关法律规定,被收容教育人员对收容教育决定不服的,行政复议为提起诉讼的必须途径。但原告牛某在向法院提起诉讼前,并未向上一级公安机关申请行政复议。据此,鼓楼法院昨天向原告牛某下达了《行政裁定书》:驳回其诉讼请求。面对这一结果,牛某还是心有不甘,在法官办公室里当众人的面说:“嫖个娼玩个臭娘们,罚了我一大笔款还收容教育了我那么长时间,我真的想不通!”并再三问法官,这官司在法院还能不能打。在法官耐心地向他作出法律解释后,他竟说“那不能打就算了,到公安那里申请复议,我不干!”(李自庆、 刘坤)


    人民网 2001年6月26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