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重庆女记者无辜被打 肇事者的内幕有多深

    本报特约记者 许泉

        

      《重庆商报》女记者罗侠因为在采访中拒绝一伙陌生男子不怀好意的纠缠劝酒竟遭致无辜毒打,此事经媒体披露后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而肇事者不仅在案发后拒绝与警察合作,阻挠警察保护受害者,而且竟然在罗侠住院以后公然威胁,声称要么私了,要么出来以后继续报复。消息传出后,更加令人震惊。

        这群肇事者究竟是一掷千金的大款,还是臭名昭著的黑恶势力?公安机关正在全力以赴捉拿犯罪嫌疑人。本报特约记者随即对此事展开了调查。

        ■女记者采访红酒市场受辱

         肇事者口吐狂言要陪酒

        10月20日晚8时30分左右,《重庆商报》资深女记者罗侠奉报社之命前往位于重庆市南坪的渝堰夜总会,采写关于红酒市场的稿件。通过秦皇岛干红红酒商文丽娟及渝堰夜总会工作人员的安排,9时许,客人渐渐增多,罗侠前往夜总会大厅拍照。当时夜总会只有一桌客人正在畅饮红酒,罗侠便让一男服务员配合欲照一张红酒受宠的新闻图片,哪知图片未拍成,反惹祸上身。

        当罗侠弯着腰正在找角度拍摄时,突然从一旁沙发上站起来一个穿蓝西装、留小平头、身高约1.65米的中年男子,踉踉跄跄迎面走向罗侠,嘴里不停地说:“小姐,来,陪哥哥喝一杯。”罗侠见该男子醉意十足起身欲走,对方却执意纠缠并强拉住罗侠的手让她陪酒。罗侠又急又羞,不停向对方解释:我不是陪酒小姐,我是来这里采访的记者,工作中不能喝酒。此时陪罗侠采访的红酒商文丽娟忙上前解围,主动陪该男子喝了一杯红酒。哪知对方仍执意要罗侠陪酒。罗侠再次声明自己并非夜总会的三陪小姐,也不是酒公司的促销小姐。当她拼命摆脱该男子的拉拉扯扯往大厅外走时,又追上来一个身高1.75米左右、眉心长有肉痣、穿白衬衣的中年男子`。该男子满嘴酒气地嚷道:“记者有啥了不起,老子就要找女记者陪酒,别的小姐我给一百元小费,但我可以给你500、1000元小费,这足以显示记者的身价吧。”说笑间开始做出一些下流动作。

        罗侠强忍怒火埋头快步朝夜总会门外走去,当她已经走离夜总会百余米远时,一秃顶、偏胖的男子突然从后面冲上来死死拖住罗侠:“你娃敢不给我们朱二哥面子!”言毕用拳头和手机使劲殴打罗侠头部致其昏厥。

        当对方两人硬架着罗侠返回夜总会时,清醒过来的罗侠趁其不备偷偷拨打110报警求助,罗侠刚说了句我是记者,在渝堰夜总会被打。对方三名男子劈头盖脸又朝她全身毒打,一男子还恶狠狠称:老子把你打死在这儿也没人晓得。罗侠刚接通110的手机也被打落在地,和三人同桌喝酒的十余名男名子也闻声走到夜总会门口助威,阴阳怪调地辱骂已被打得直不起身来的罗侠。毒打约持续了15分钟。

        9时30分,当110民警闻讯赶来时,对方仗着人多仍将罗侠团团围住,同时四周又陆续赶来一伙不明身份的男子砸场子。当罗侠指认现场三名打人凶手后,民警居然无法将三人带走,迫于无奈,民警从人群中抢出罗侠送到警车上躲避。随后,罗侠被送到南坪派出所保护起来,对方仍有一群神秘男子跟到派出所,经警告后方离去。

        当晚10时,罗侠出现头昏呕吐、耳鸣、视力下降等症状,经紧急送往医院住院诊断为:头皮血肿、双颊红肿、颅内出血。

        据了解,现年30岁的罗侠是重庆市知名记者,先后供职于《华西都市报》、《重庆商报》,平时勤于笔耕,仗义执言,尤擅长卧底揭批不法奸商,为倡导爱心扶贫东奔西走,月月被报社评为特级记者。就在事发前不久,罗侠策划的“南山秋月夜,学子进农家”活动取得空前成功,80名中外大学生充分感受到异乡人民的情谊和祖国大家庭的温暖。

        ■凶手对警方调查置之不理

         托人捎话公然威胁受害者

        与肇事者当晚的猖狂相对应的是据说这伙人很有背景。据南坪派出所负责人称,当晚涉嫌酗酒滋事的一个叫朱二哥(绰号)、一个叫张宪才(音),朱二哥次日便自称去了成都。警方要求他回渝接受调查,他置之不理。正当报社领导为记者无辜被打欲讨个说法时,21日晚,肇事方居然托人捎话给病床上的罗侠:如果愿意私了,条件随便开,给几十万也无所谓;如果硬要公了,他们不惜代价也要把罗侠搞死。当《重庆商报》和罗侠本人顶住压力于22日刊发《酗酒狂徒暴打知名女记者》后,引起重庆市民极大愤慨。

        同时也有知情者打来电话称对方是老板级人物,相当有钱。另一位热心市民则打来匿名电话称朱二哥背景很深,手下喽啰众多,有点像黑帮,前不久刚率人在南岸某中学门口将前来讨债的长生桥商贩王新国右腿活活打断,此事不了了之,罗侠被打估计同样难了。

        王新国夫妇也向报社证实:朱二哥还有个绰号叫母猪,常带着一帮喽啰在南坪一带活动,谁也惹不起。

        自称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朱二哥一伙果然不同凡响,23日他们居然直接拨通罗侠病房电话称:“当初我劝你私了,你不干。现在事情搞大了,你求我私了都不得行。老子朋友遍天下,重庆市的市领导中也有我的哥们儿,你甭以为记者多了不起,老子还不照样打。老子的钱是多,但现在一分钱也不会给你 。”

        罗侠年过六旬、头发花白的老母亲为此忧心忡忡:这帮丧尽天良的畜牲咋这么猖狂哟?罗侠10岁的女儿则很懂事地安慰妈妈:别怕,警察叔叔会帮我们抓坏人。

        ■已有一人投案自首

         警方承诺一网打尽黑恶势力

        女记者拒绝陪酒遭歹徒暴打事件引起重庆警方高度重视。事发后该市南岸区公安分局即以政委挂帅,抽调刑警、政治处、派出所精干民警成立专案组。稍后,重庆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朱明国亦专程对女记者被打事件作了亲笔批示,要求全面调查案情,从严从快惩处肇事者。警方还表示无论其后台有多硬均将一查到底。如果涉及黑社会势力,坚决给予一网打尽。

        经过缜密调查,23日警方抓获一名殴打女记者的涉案人员,据称他是重庆市某建筑公司的老总,当晚和朱二哥一起喝酒闹事。24日,另一名涉嫌酗酒滋事、殴打女记者的方某某迫于舆论压力主动到专案组投案自首。

        据悉,目前,警方已提取相关案件材料11份并查明暴打女记者的主凶朱二哥家住渝中区,其基本情况业已完全掌握,重庆警方准备将逍遥法外的朱二哥抓获。

        现如今,记者在新闻采访时遭遇百般刁难乃至毒打早已屡见不鲜,仅重庆近几年记者遭毒打事件便多达四起,在媒体和社会各界铺天盖地的声援同情中,我们不得不看到,如何保护记者采访权已是全社会必须思考的问题。

        律师界人士认为,依照我国法律,新闻工作者正常的舆论监督应受到法律的保护。记者作为个体,人身自由权同样神圣不可侵犯。在我国现行的法律制度中,有关新闻工作者权利和保护方面显得十分苍白,如何保护新闻工作者合法的采访权利不受到侵犯应该作为一个课题进行研究。


    女记者正在治伤
    《北京青年报》 2001年10月26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