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三次“赎人”遭遇千奇百怪
    深圳某局杨先生与收容站的数次交道

    苟骅

        

    三次“赎人”遭遇千奇百怪 

        “看到贵报关于少女刘荷无端被收容,又被违法分子冒领的连续报道,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深圳某局杨先生昨天心情沉重地约请本报记者,讲述了他3次到收容站(所)“赎人”的经历。

        第一次“赎人”表兄收容所里当上“黑老大”

        去年上半年,杨先生的一位34岁表兄程先生从老家河南来深圳找工作,一个月后的某个晚上,程先生在龙岗区平湖镇街上闲逛时,被抓到了收容站。“我得知消息马上赶去,但被告之要交钱,也就是要‘赎人’。”杨先生告诉记者,当时他没带够钱,只好第二天再来。但是,等他第二天去收容站“赎人”时,收容站的人却说:“人已经送到深圳市外去了。”

        杨先生和在深圳的其他亲戚朋友打听了好几天,才搞清楚了去深圳市外某收容站的路线。没想到,等他们把程先生领出来后,程先生说的第一句话是:“干嘛这个时候过来呢?”杨先生一听,以为是在埋怨他们来晚了,刚要解释,程先生却说:“你们来早了。”

        原来,程先生被转到深圳市外某收容站的收容室后,马上有几个人冲上来暴打他,要他交出身上的钱。“我的这位表兄人高马大,几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杨先生说,这几个人没有抢到钱,反过来邀请程先生“入伙”,并推选他为“老大”。程先生仅仅在收容站待了几天,身上就有了1千多元钱的“积蓄”,他对杨先生等人说:“这比打工可强多了,如果你们再晚来几天,我的口袋就会有两千元了。”杨先生反驳表兄:“再晚来几天,你就要成黑社会分子啦!” 

        第二次“赎人”必须要有政法系统人员担保

        杨先生的一位河南老乡杨某在老家有正式工作,因为有段长假,于是今年春节后来到深圳,本想打段短工,不过没能找到工作。一个月后的某天,杨某和几个熟人在罗湖凤凰路一带闲逛时,遇到巡警查证件。

        “内地人都没有带身份证的习惯,于是杨某就被抓走了。”杨先生听说杨某被抓,马上带上杨某的身份证和边防证赶到巡警中队,但得到的回答是:“没有工作证和暂住证,一律按‘三无’人员清理。”当天晚上10时,杨某被送到了深圳某收容站。

        杨先生连夜找人,为杨某办了一张临时工作证,第二天一早赶到收容站时,收容站工作人员说:“现在是非常时期,没有政法系统的人作担保,一律不放人。”最后,杨先生到处托关系,找了一个政法系统的老乡开了证明,才将杨某从收容所“赎”回家。杨某从收容站出来时,神情颇为憔悴。

        第三次“赎人”交上“三费”领回朋友

        上个月中旬,杨先生的河南老乡王先生和李先生在东门逛街买手机时,因没有暂住证,被抓进了深圳某收容站。“进了收容站,王先生想打电话给我,遭到了收容站工作人员拒绝。”杨先生告诉记者,到了晚上11时左右,他才从同去逛街的另一名老乡刘先生那里得知王先生和李先生被抓了。

        有了上两次经历,杨先生得到消息后,马上到单位开证明,准备“赎金”,连夜赶到了收容站,花了20元查询费,另外交了340元的所谓“三费”,才将王先生和李先生“赎”了出来。“这一次比上两次顺利多了。”杨先生说,“我现在去收容所赎人可是熟练多了。唉,就是不知道下次哪个亲戚朋友又会糊里糊涂地被送进去……”


    《南方都市报》 2001年10月27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