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日本以盲点看天下

    陈铁源

        

      据日本共同社不久前报道,日本政府已决定削减对华政府开发援助,即削减对华日元贷款。这是日本出于多方考虑后,并在不为人们所关注的时候(世界关注“9·11事件”,亚洲关注APEC)予以公布,再次显示日本善于把握机会的特性。   

        新世纪里,中日间的问题越发凸显。然而,除了日渐增长的贸易问题是新问题外,其他纠葛都与老问题脱不了干系:历史问题、台湾问题、互不信任问题,最根本的问题则是,日本如何看待一个国力正在上升的中国。当然,另一面也包括一个上升的中国如何去看日本。   

        总起来看,两国间根本存在的成见随着2001年日本政坛上的各种表演而日渐深化。国际社会对小泉纯一郎旋风式的中国之行所起的作用并没有给予什么肯定。日本要釜底抽薪式地解决中日新老问题的战略并没有被浮出水面。   

        在日本社会越发保守的情况下,日本确实有那么一批人谈“史”色变。他们总以为中国对日本侵略历史纠缠太多,一听到历史问题就不高兴,并认为中国想借历史问题来压制日本。中国社科院日本问题专家张蕴岭先生在接受笔者采访时曾说,中国人并不是纠缠历史问题,而是以史为鉴向前看,关键是日本没有很好地解决历史问题。在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中,中国是受害国,日本是加害国。因此,只要日本不拿出诚意,这个问题永远也不会解决。   

        必须指出,日本看待历史有三个“盲点”:第一,右翼势力一直都在极力否认其侵略史,且整个社会越来越右倾。2001年10月21日,新加坡一位专职报道日本问题的女记者在北京与笔者交谈时说,现在在日本很难在媒体上看到客观反映历史的声音。第二,日本政府对历史教育上的“不作为”使得青年人对那一段侵略历史并不了解,甚至是误解。“即使是很多特别资深的、对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友好的人士也对历史问题不清楚”。这位记者如是说。第三,日本试图回避历史———“放弃历史,不接触历史”。   

        但无论怎样,历史问题是日本必须而且急需首先面对的第一个“战略死结”,其解决之道将适用于亚洲一系列国家,其首要责任在于日本政府及其政客,当然还有日本主流媒体。   

        日本早有“脱亚入欧”的理论和实践,但另有中国专家日前告诉笔者,从日本今天的结果来看,当时主张这一理论的鼻祖福泽谕吉应是日本的“千古罪人”。从战略上看,日本要撇开东方进入西方,但日本面临的地缘政治环境(邻国的不可选择性)又使之根本做不到这一点。其最终的结果则是,日本既没有被融入西方,又不被东方所信任。    与此同时,与美国捆绑式的战略同盟关系使得日本拓展对外关系几乎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由于日美关系主导了日本整个发展战略,使日本至今也无法客观地正视自己身边发生的变化,特别是中国发生的惊人变化。现在的问题是,日本至今不愿意回过头来反省自己,仍然一厢情愿地认为自己还有希望做亚洲的老大,还有希望遏制中国的发展,还有希望主导亚洲的格局。日本虽然也有开明人士认识到这一点,但整个社会似乎回头乏力,也似乎不愿回头。日本著名政论家森田实在回答笔者提问时就曾坦言,日本未来的发展需要拉开并保持与美国的距离,但只要自民党主导的首相还在台上,日本就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据美国外交大师亨利·基辛格在其最新专著《美国需要外交政策吗》中披露:“90年代晚期,一个著名的日本人向我解释,日本的战略必须考虑到两个相互矛盾的可能性:(中国)现代化带来的不稳定导致中国的崩溃和现代化的成功导致中国力量的上升。在这两种可能性的有关争论仍在继续的情况下,日本必须开始设置屏障的任务,以对付中国人可能产生的霸权意识或避免当中国内部发生灾难时(日本)只是一个旁观者,因为中国发生灾难,无疑会招徕各种外界力量。追求这种目标的重要性,从日本在亚洲的投资格局中能看出来,从台湾到越南到乌兹别克斯坦,(日本)在中国周边划了一条线,基于此,中国力量会因具体情况而被遏制受或影响。”   

        中国正处在关键的转型期,日本则以美日同盟来防范中国,这当然会使中国人感到外部世界存在威胁。一个遏制中国的外部环境显然是不被接受的,日本为何还苦苦追求?   

        尽管中日间的历史问题早已根深蒂固,但也并非没有解决的可能;尽管中日间有多起战争,但从中日两千多年的交往来看,战争时间毕竟还是很短的;尽管中日两国间时不时争吵一番,但日益紧密的经贸关系总是能够把反弹的中日关系拉回来。中国是日本根本撇不开的两个大市场———开发一个中国新市场,同时又培育一个更加成熟的市场,这是日本需要中国的最大黏合剂。更何况,尽管中日之间还有那么多隔阂,但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日本那样有这么多的人士来促进中日关系。最重要的一点是,中日关系不仅仅是双边关系,而应将其置于更大的战略范围内,放在亚太地区和世界的框架内。比如,在东北亚地区、在东北亚与东南亚关系方面(比如10+3对话)、在亚太地区合作上(比如APEC),甚至在更大的(在联合国)国际范围内的合作上……当然,所有这些只有一个前提:日本应主动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


    《中国青年报》 2001年10月29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