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日本《反恐怖法案》背后文章大

    陆亮

        

      10月29日,《恐怖对策特别措施法案》(简称《反恐怖法案》)在日本参院全体会议上获得通过,从即日起,该项法案成为日本的一项正式法律。对于该法案的通过,首先应肯定它有一定的正面意义,因为恐怖主义毕竟是一种全球性“公害”。然而,我们同时也应当看到,该法案的背后大有文章。   

        这项法案从提出、审议到最后通过,可以用“异乎寻常”这4个字加以概括。   

        首先是该项法案的内容,它主要表现为以下3个特点:1.扩大了自卫队的活动范围;2.开辟战时派遣自卫队的先例;3.放宽了自卫队武器使用标准。也就是说,这项法案以反恐怖为由,对日本的和平宪法提出了异乎寻常的多方面的严重挑战。   

        此外,这项法案获得通过的速度之快也是异乎寻常的。首次在战时向海外派遣自卫队,这无疑是对本国“专守防卫”政策的正式放弃,是日本安全政策的重大转折,就是这样一项事关日本未来走向、而且本应该最具争议的法案,从提出到通过仅用了25天的时间。连日本媒体也承认,这是一种“异乎寻常的速度”。   

        然而,这样一项异乎寻常的法案以如此异乎寻常的速度获得通过,其理由却冠冕堂皇且令人生疑。   

        “9·11恐怖事件”发生后,日本数小时内即向美国表示要全力支援,政府人士称“这绝非他人之事,日本不可隔岸观火”,为了保卫“全人类的和平与自由”,日本要“为国际社会作贡献”,俨然一副大义凛然、仗义执剑的姿态。与此同时,日本紧锣密鼓地进行《恐怖对策特别措施法案》等相关法案的起草工作,以便为自卫队战时出兵海外创造法律依据。然而相比之下,在国际反恐怖的“第二战场”,即查封冻结恐怖组织和个人的资产、尤其是在本国的议会上批准联合国有关反恐怖活动的《制止为恐怖主义提供资助的国际公约》方面,日本的动作则明显地慢上一拍甚至几拍,在西方发达国家中,惟有日本尚未签署上述公约。这便不能不使人对日本的动机产生怀疑。   

        其次,日本执意要将自卫队投入战火之中还有一个理由,即对国际社会的贡献一定要是“看得见的”。换句话说,不出兵不足以体现出日本的国际贡献。这些话的确是有所指的。1991年海湾战争时,日本政府向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提供了130亿日元的资金援助,但未获得有关国家的“评价”。可是,退一步考虑,如果日本真的那么为他人着想、为天下着想,又何必那么在乎那些所谓的“评价”。更何况,日本以往的和平努力也未必就“看不见”。一位名叫菲特拉特的阿富汗学生日前接受日本记者采访时便指出,“日本迄今一直在为难民的救助工作付出努力,对此我们深表感激。但愿这次日本也像以往那样,仅限于纯粹的救援活动。”如此看来,问题似乎不在于是否“看得见”,关键在于日本另有“想法”。   

        此外,日本还有一块“挡箭牌”,那便是来自美国的“外压”。该项法案的拟议阶段,日本的《朝日新闻》曾作过一次民意调查:在如何对付恐怖主义的问题上,60%以上的日本国民赞成与美联手,但涉及向海外派遣自卫队的问题时,赞成的为42%,反对的为46%。而且在放宽自卫队员武器使用限制的问题上,也有一半以上的人(51%)表示反对。为了使该法案在国会上得以顺利通过,日本这时便把美国推到了前面。一时间,“美国要求日本如何如何”、“日美安保条约的特殊性如何如何”……这类说辞不绝于耳、充斥报端,好像这一切完全是美国强加在日本身上的,日本这样做似乎是身不由己的。然而也许是过于站不住脚了,日本驻美大使柳井俊二日前终于承认:“海湾战争时,日本的确是在各种压力下采取行动的,但这次完全是日本自主决定的,从一开始日本便在考虑能够做些什么,就在这同时,美国也向日本有所表示。”   

        由此可见,该法案的通过完全是日本扩军、改宪势力的一次不失时机的主动举措,同时也是日本近年来经济萧条、民心失衡、政治右倾化以及国际大环境的变化等综合因素的必然体现。而且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从发展趋势上,该法案的通过应该仅仅是个开端,日本的扩军、改宪的步伐大有加快之势。对此,我们应保持高度警惕。


    《中国青年报》 2001年10月30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