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图文:中国唯一的性博物馆濒临关张,谁来拉它一把?
        

        曾经轰动一时的中国性文化博物馆因为游客稀少和经济拮据,而很有可能在近期关门大吉。  

        日前,笔者在上海武定路1133号访问这座私人博物馆时,看到仅有一二位观众徘徊于其间。博物馆总经理胡宏霞女士向笔者介绍,1300平方米的展厅,每月房租便要5万元人民币,门票收入根本不够,大部分要靠创办者刘达临教授出书的版税收入维持,已是难以为继,“很有可能在两三个月内关门”。

        公开展示性文物,是改革开放带来的社会进步

        就在这冷清的博物馆中,展示着刘教授多年收藏的各种“性文物”1700多件,可谓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展品极为精致,笔者看到,有一张扇子,正面打开,是几位美貌仕女,侧面展示,则是露骨的春宫图。还有一张妓女床,是难得的收藏品。各种性崇拜物更是洋洋大观。真要收摊,未免可惜。

        胡宏霞逐一向笔者介绍文物功用。她指着一块已风化的、像是男性阳物的石头说:“这是公元前3000年的文物,是我国发现最早的性工具,是那时的女人用来自慰的。”

        笔者还看到了青铜和水晶的人造阴茎,最奇异的,是一种双头的玉质阳具,是古代女同性恋者的用品。

        “女人有时碰不到男人,便用这种办法来解决问题。在我们看来,是最自然的事情,就象牙不好要戴牙套,眼睛不好要戴眼镜一样。”身为医学博士的胡宏霞说。

        在此博物馆中,笔者第一次听说,佛教的金钢杵、宝塔,都是由男根演化而来,而坟墓是女性崇拜的反映。结婚时,男人把戒指套在女人手指上,是性交的象征,只是时代久远了,本意已失。

        胡宏霞称,在文革中,中国人谈性色变,要被视为流氓而被抓进公安局,而现在,性文物也可以公开展出。一些港澳同胞参观后,连称是中国改革开放带来的社会进步。

        笔者见到,在博物馆门口,有吴阶平、费孝通等人的题词。  

        正面传播性知识,引导人们认识三大性行为功能

        胡宏霞引领笔者参观了一张别致的清代木椅,椅下搁脚处有“月球车”似的滚轮,胡宏霞说这是一张“春宫椅”或性交椅,男人舒服地仰躺,而女子用伏姿进行性交,这时,男人的双脚可以在滚轮上滑动,起到舒筋活血作用。  

        胡宏霞说:“这充分体现了中国古代对性行为功能的认识,第一,是为了快乐,第二,是为了健康,第三,才是生育。”

        博物馆中有不少文物,比如桃子和佛像,从正面看,是中规中矩的,从反面看,则是各种性交图。还有千姿万态的反映性生活的雕塑。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古人对性生活的关注与兴趣,以及他们的巧思。”胡宏霞说。  

        她说,自1999年开馆以来,已有5万观众参观博物馆。有一妇女在参观后便哭了,因为,她结婚11年来从没有过性快乐,“我们怎么还不如老祖宗了呢?”这位妇女说。还有一老头,看了展览后称这辈子白活了。

        性文化折射社会现实

        不少性文物反映了社会现实。比如,有钱有势者实行一夫多妻,他们甚至把女人的小脚形象做成酒壶和鼻烟壶,而无钱人一辈子打光棍,只好用一种特制的枕头自慰。

        笔者还看到了一种“守贞印”,盖在妓女臀部,以确定所属。最骇人的是贞操带,是一种镔铁家伙,牢牢地锁住女人的下身,“因为那时普通男人娶妻不容易,怕她跑了。这反映了性压迫。”

        博物馆还收集了民国十八年的一张统计图,标明当时汉口有妓女2227人,分成四等,其中85%不识字。而汉口妓女仅占全国9.1%。

        “中国三大丑恶,是为太监、小脚和妓女。前二者已消除,后者又死灰复燃,这里面有深刻的社会原因。”胡说。

        与太监有关的文物也有收藏,比如,从太监坟墓中挖出的假阳具。这是太监愧对祖宗心理的反映,是真实的中华文化写照。

        性与人口有很大关系。中国成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进而引发一系列问题,实是因为性。在博物馆中,笔者见到了一家九个孩子连裤子也没得穿的照片。还有一张照片,反映的是20世纪30年代山西祁县涧壑村一名九岁男孩与一名八岁女孩生下一个孩子,当时传为奇谈。  

        “这里有性早熟的生理问题,但更说明,性是有社会性的,性,是要讲文化的。但现在很多人不懂得这个道理,造成了新的性泛滥。”胡宏霞说。

        前不久,北京一家媒体披露,北京一名13岁女孩生下足月婴儿,而婴儿的父亲就是她的同班同学,令读者吃惊不已。

        性科学启发生理启迪心理

        通过介绍,笔者了解到,中国自古已把性视为科学,相当重视性保健。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养生方》、《杂疗方》和《胎产书》等都说明了这一点。

        胡宏霞说,“关于男女怎样获得性快乐以及性技巧,达到健康目的,两千年前就有文献,其中有不少科学道理。”

        馆中还收藏了各种性变态的器物,胡宏霞说,对此要从心理和生理上进行科学的解释。

        中国古代性教育也很发达,东汉的《白虎通》记载,当时有一种叫“辟雍”的贵族子弟学校,性教育便是其授课内容之一。

        在民间,性教育多以暗示方式进行。在博物馆中,笔者看到了一种瓷器叫“压箱底”,揭开盖子,内为男女交合图。人们平时把它置于箱底,秘不示人,女儿出嫁前夕,母即以示女,启以夫妻之道。

        笔者还见到了一种“嫁妆画”,实是春宫图,女儿出嫁时,父母以此画卷置嫁妆中,新婚夫妻把它铺在床上,照此去做。真可谓别开生面。

        90年代有一则报道,说是有一对知识分子夫妻,结婚许久,女方不能怀孕,男方忙带她去检查看有没有毛病,查了半天一切正常,医生一问之下才明白他们还从没有过男女之事,仅以为同睡一张床便等于“性交”。看来,古人要聪明得多。

        收集性文物颇不容易

        博物馆的创办者刘达临教授1932年生于上海,祖父是光绪皇帝选定的中国第一批留日学生之一。刘本人在部队工作了20年,复员后当过工人,后半路出家从事性学研究,终集大成,并成为了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在20世纪80年代,刘达临开办了全国第一个性学讲座和讲习班,首次主持进行了全国两万例性调查,首次举办性文化展览,首次代表中国在国际上获性学研究奖,并首创性博物馆。在国际上,他被称作“中国的金西”。

        金西是美国动物学家,他在20世纪40年代,耗时十年,在全美进行了17000例性调查,首次披露了人类性观念和性行为的状况,写出了轰动一时的《金西报告》。

        在研究性文化的过程中,刘教授开始搜集各种性文物。“不要以为金缕玉衣才是文物,性工具同样有宝贵的价值。”他说。

        收集的过程十分不易,首先,家人便难以理解。另外,经费是一个问题。刘达临为购买性文物,曾卖掉了家中19世纪末中国进口的英国铁锚牌落地大钟、红木家具和其他古董。他经常寅吃卯粮,囊空如洗。

        出国时,看到流失的性文物,他便千方百计买回来,说是国家的财宝。一次钱不够,便让人家留着,等下次凑够了再来买。有时实在无力购买,便止不住伤心落泪。

        就这样,越积越多,便有了办博物馆的念头。    

        门才开了一半

        博物馆首先是为教学方便而办,后来,上海新世界百货有限公司见有利可图,便与刘达临签约,把博物馆引入南京路步行街。当时的博物馆占地1000平方米,双方商定,赢利了共同分成,亏本了由百货公司负担。

        1999年9月2日,博物馆开张,上海市有关部门领导前来剪彩,称展出内容和掌握的分寸都很好。

        然而,慢慢地出现了麻烦。原来,说是在南京路上,实际上博物馆入口是在距南京路约十几米的一个支弄内,观众很不好找,客源越来越少。

        本来,问题不难解决,只要在交叉路口挂一个小路牌就行了。但是,有关部门坚决不同意,理由也很简单:中华第一商业街南京路上不能出现“性”字。那么,“生殖”两字可不可以呢?也不行。

        对于这种结果,刘达临其实已有预感。早在他办性展览时,便有人攻击他宣传黄色淫秽。毕竟,这是在中国。

        在这种情况下,百货公司便打退堂鼓了。2001年4月30日,博物馆只好迁出南京路,搬到了并不繁华的武定路,完全由刘一人独资经营。

        “中国提倡健康的、科学的性开放,但就此而言,这扇大门目前才打开了一半,”刘达临感叹。   

        “性是不可压制的”

        1999年10月19日刘达临在接受杨澜的电视采访时曾指出,中国几千年文化积淀,形成了一个固定观念,就是性是不能说的,是难为情之事,这已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

        据调查,中国44%的城市家庭、33%的农村家庭的夫妻,都对他们的性生活不满意,原因之一是中国民众对于性并不真正了解,不懂得过科学和高质量的性生活。

        北京一项最新调查结果表明,有近半数的初中生缺乏对性的基本的正确认知,也缺乏最基本的性卫生保健常识,对于“你认为有必要经常清洗性器官吗”这一性卫生保健常识问题的回答,只有59.4%的初中生明确表示同意,还有39.3%的学生表示“不清楚”。

        刘达临说,“性太重要了,性可以改变历史,比如特洛伊战争。国外有哲学家曾说,人世间没有第二件事比性的问题更能激动人心,更能影响人们的祸福。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对性,应该进行深入的研究。”

        笔者见到,在性文化博物馆的门口,挂着恩格斯的一段语录:最后终有一天,至少德国工人们会习惯于从容地谈论他们白天或夜间所做的事情,谈论那些自然的、必需的和非常惬意的事情……

        刘达临说:“性是不可压制的。”(小寒) 


    千龙新闻网 2001年10月31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