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塞尔维亚 你为什么要抛弃米洛舍维奇?
        

     中国日报网站特约评论员文章:6月29日凌晨,前南斯拉夫联邦共和国总统米洛舍维奇正式被塞尔维亚政府送交联合国海牙前南战犯法庭,并将在7月3日出庭受审。消息传出,全世界为之震惊。 

        举世震惊原因有三 

        震惊的原因之一,当年拒不接受西方的朗不艾尔协议,为了不让科索沃从南联盟分离出去,而不惜率领南斯拉夫军民与美国领导下的北约苦战3个半月的塞尔维亚铁汉,最后却沦为国际法庭的阶下囚。两年前的科索沃战争人们还记忆犹新,但二年后,南斯拉夫却完全屈从在西方的政治压力和金钱诱惑之下。 

        震惊的原因之二,近3个月来,南联盟内部有关是否引渡米洛舍维奇去海牙受审的疑问终于水落石出。虽然南联盟宪法法院裁决引渡非法,但塞尔维亚政府还是一不做、二不休。米洛舍维奇曾任南斯拉夫前国家元首,为他的祖国奋斗了一生,而今他的国家最终弃他而去。 

        震惊的原因之三,米洛舍维奇被解送往海牙,乘坐的竟是英国的飞机,而南联盟的总统竟然事先毫不知情。由于米洛舍维奇被送往海牙受审,南联盟的总理和6位部长辞职,连日来,数千人在南政府前示威抗议,一场新的政治危机正在威胁着南联盟。 

        国际关系史上的一个先例 

        “米洛舍维奇事件”毫无疑问在当代国际关系史上开辟了一个先例。他是第一位受国际刑事审判的国家元首,也是第一位因为西方国家的憎恶和压力而最终沦于牢狱之灾的国家元首,更是第一位被他所在国家抛弃而身陷囵缚的国家元首。米洛舍维奇很惨。和他有着相同境遇、甚至就罪行来说比他更大的其他政治人物,都因为各种原因而没有受到国际刑事审判: 

        (1) 1992年,面对当时已经宣布实行黑、白共治的南非,国际社会曾有提议,对于那些在南非实行上百年种族隔离制度、大规模侵害人权的白人政治领袖,要追究他们的国际刑事责任。但是,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强调实现民族和解,历史的冤孽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中一笔购销。 

        (2) 1998—2000年,柬埔寨前红色高棉领导人乔森潘、农谢和军事领导人塔莫等人向金边政府投降。西方国家和联合国秘书长都希望设立国际法庭,审判这些红色高棉领导人,以惩戒他们在1975-1977年红色高棉执政时期,在柬埔寨犯下的虐杀人民的罪行。但是,柬埔寨总理洪森为了彻底实现国内各种力量之间的和解,坚决不同意由国际刑事法庭或者任何国外法庭审判红色高棉领导人。最后,柬埔寨和联合国基本上达成了在国内受审、由联合国派人听审的妥协性方案。 

        (3) 1999年,智利前领导人皮诺切特在前往英国就医期间,受到英国警察部门的扣押,准备将他引渡到西班牙受审。皮诺切特掌权时期,曾被指控与国内数千人的非法失踪和酷刑拷打有关。但在智利政府的强烈反对下,皮诺切特最终获准回国。 

        (4) 2001年,秘鲁前总统藤森被秘鲁政府指控犯有渎职、受贿和反人权罪,希望日本政府将匿藏在日本的藤森引渡回国受审,但日本政府一而再、再而三地推脱,而且不惜声称藤森拥有日本国籍。即便在罪恶昭彰的秘鲁前秘密警察头目蒙特西诺斯被拘捕归案后,日本仍在6月28日声明,日本无意将藤森引渡回秘鲁。 

        从上述例子我们可以清楚地发现,对反人权罪的国际司法审判固然不是个例,但是,国际司法审判真的要落到实处,最重要的,不是审判对象的罪行是否确切,而是审判本身首先是一个复杂的国际政治和国内政治问题。联合国在海牙设立国际刑事法庭,是为了伸张联合国保障和维护国际人权的正义呼声,也是为了体现国际社会不能容忍大规模侵害人权的国际罪行。在种族仇杀和种族冲突依然还在困扰着国际关系时,联合国的这种人权保障作用旨在发挥惩前毖后的功能,体现了国际社会的团结和对人权价值的遵从。为此,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获知米洛舍维奇被送交海牙法庭之后曾表示,这是国际正义的“胜利”。 

        引渡米氏:是政治和金钱的胜利?还是正义的胜利? 

        但是,这样的国际“正义”在米洛舍维奇的案子里却大有说道。 

        首先,联合国设立前南战犯法庭、对有关涉罪人员进行国际司法审判,本无可厚非。然而,米洛舍维奇被送交海牙却是西方国家政治压力的结果。对于前南斯拉夫解体后的波黑战争、克罗地亚战乱和科索沃问题,米洛舍维奇到底应该为之负有多少责任、犯下多少罪责,自有公论。 

        米洛舍维奇显然不是1994年联合国设立前南战犯法庭的主要惩治对象。海牙国际刑事法庭之所以检控他,主要是因为1996-1999年的科索沃战乱中的阿族问题。但是,如果应该有人为科索沃战乱负责的话,难道惩治了一个米洛舍维奇就够了吗?阿族的军事组织至今还在科索沃进行的屠杀该怎么办?北约空袭南联盟所造成的数千人的死伤又该怎么办?目前,阿族的军事动乱已经使得马其顿都深受其害,北约发动的1999年科索沃战争所导致的更大规模的人道主义灾难又该怎么办?如果因为审判米洛舍维奇,就会使得1999年以来南斯拉夫、科索沃和马其顿那些因为种族仇杀、因为打着人道主义干涉的幌子而曲死的冤魂就可以平息的话,那么,这样的国际正义到底何在? 

        在1999年科索沃战争之前,米洛舍维奇并没太多得罪西方。在解决前波黑冲突中,米氏甚至还有功于西方。正是因为他不愿意接受西方对科索沃的处理意见,并在西方的军事压力下勇于抗争,才最终让整个西方国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没有西方的压力,4月1日,米洛舍维奇不会被塞尔维亚警察拘捕,也不会被送往海牙。而西方国家欲使他“遗臭万年”,为的就是要从精神上彻底毁掉这个敢于同西方作对的敌人,让中欧再也不会出现一个新的“独裁者”。 

        但是,当海牙国际刑事法庭将“正义之剑”挥向米洛舍维奇时,这把“剑”上写的,并非是“正义”二字,而是“政治”。 

        其次,如果审判了米洛舍维奇就能使今天依然存在着的科索沃和马其顿的种族冲突、分裂和仇杀停息的话,米洛舍维奇也应该无话可说。但是,导致这两个地区的种族冲突问题有其复杂的背景和多方面的原因。米洛舍维奇固然在处理科索沃问题上有简单和粗暴的一面,但他维护国家统一和主权完整的决心难道也错了吗?造成种族冲突的根源如果都是在米洛舍维奇一人的话,那么,6月14日美国和欧盟首脑会晤后的共同宣言,也不需要强调欧美共同维和的责任和共进退的原则了。西方国家不惜通过政治压力和金钱诱惑,迫使南联盟和塞尔维亚政府就范,最终将米洛舍维奇送上国际刑事法庭。这样的做法,无疑在国际关系中混淆了捍卫主权的英勇行为与“合理地”进行干涉之间的是非界限,模糊了国家的主权行为与某些国家集团的价值标准和利益动机之间的鲜明对立。海牙法庭即使对米洛舍维奇的审判再公正,又何以服人? 

        第三,将米洛舍维奇送上海牙国际刑事法庭,不但没有带给南联盟和平,却酿成了南联盟内部更大的政治危机。塞尔维亚民主人士对米洛舍维奇这一政敌的痛恨,已经演变成了换取西方政治援助而作出的一笔“交易”。将着眼于国际人权保障的国际司法管辖,建立在国与国之间利欲的交易基础上,这样的“国际正义”又如何确立起道德的说服力,又怎么能让南斯拉夫普通的百姓获益? 

        塞尔维亚,你为什么抛弃米洛舍维奇? 

        塞尔维亚政府之所以将米洛舍维奇急匆匆地在6月29日凌晨押往海牙,无非是为了赶在6月29日在布鲁塞尔召开的国际援助南斯拉夫会议之前,向西方的经济援助献媚。最后,南斯拉夫终于如愿以偿,会议决定由西方国家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起,在今后数年内向南联盟援助10亿美元。 

        但是,南斯拉夫政治的动荡将进一步加剧。南联盟总统科什图尼察表示,他事先一点都不知情;南联盟总理日日奇因为反对引渡米洛舍维奇和其他6名黑山籍的部长而宣布辞职;总统科什图尼察所在的政党也宣布退出南斯拉夫执政党联盟。俄罗斯外长伊万诺夫在6月29日发表声明,对引渡米洛舍维奇到海牙受审后有可能发生的南联盟新的分裂危机,表示了极大担忧。西方媒体也承认,除了米洛舍维奇的政敌之外,南斯拉夫几乎没有人愿意看到他在海牙国际刑事法庭受审。 

        毋庸讳言,米洛舍维奇在执政时期曾犯过专制以及压制民主的错误,但是,他毕竟是南斯拉夫的硬汉。在维护国家利益的问题上,他曾带领他的人民英勇地抗争过。然而,米洛舍维奇的祖国却在最后关头抛弃了他。从目前来看,这对南联盟究竟有什么好处?不管怎样,米洛舍维奇被送往海牙受审这一事件,在南联盟人民的心中刻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痕。米洛舍维奇纵有千般不是,通过国内司法审查,也将会还历史和人民一个公道。但是,在科索沃战争之后,再将米洛舍维奇送交海牙法庭,斯拉夫人,你们的民族自尊何在?科索沃战争给南斯拉夫造成的损失,又何止区区10亿美元? 

        南非没有抛弃德克勒克,柬埔寨没有抛弃塔莫,智利没有抛弃皮诺切特,日本连已经是臭名昭著的藤森都要“拦”在怀里。塞尔维亚,你为什么要抛弃米洛舍维奇? 

        (中国日报网站特约评论员: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朱锋) 

        (朱锋:国际政治学博士,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国际安全研究项目主任。长期从事国际关系的教学与研究工作,代表性专著有《人权与国际关系》(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弹道导弹防御计划与国际安全》(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 


    中国日报网站 2001年7月01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