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婚姻法》遭遇尴尬  妻子捉奸举证合法吗?

    吴国庆

        

      6月27日上午8时40分,嘉兴市桐乡法院民事庭开庭审理了国内首例举证“第三者”的离婚案。丈夫在外包了“二奶”并在庭上提出离婚,而妻子当庭出示了丈夫与“二奶”非法同居的证据,对丈夫提出了索赔反诉。而法庭对妻子出示的证据的合法性尚没有予以认定。丈夫提出申请,法庭没有公开审理此案。 

        丈夫成了“陈世美” 有了“二奶”想休妻

        今年39岁的桐乡市灵安镇建福村村民钱玲秋,1986年与同乡的退伍军人许某结婚,1987年生下儿子许某某。婚后的十余年里,一家人和和睦睦,感情很好,还被村镇评为“五好家庭”。然而,这样幸福的日子随着前年许某的工作调动而终结了。 

        据钱玲秋介绍,从1999年开始,许某根据领导安排去该市南日镇负责广播站工作。自从许某担任南日广播站站长以后,就飘飘然起来,生活作风开始腐化,经常外出吃喝玩乐,不回家过夜。“但我也没有觉得意外,因为他是站长嘛。可就在去年3月份,许某突然提出要我和他离婚,他说在振兴西路佳磁饭店有一服务员已跟他同居一年,是桐乡河山镇八泉村人,叫廖某。他说和那女人已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已无法分开。他请求我帮他的忙,让我和他离婚,并且跪在地上来求我。当时我没有答应,我要许某冷静考虑不要冲动;并规劝他,我们已是15年的夫妻,又有一个14岁的儿子,如果真的离婚,不就是害了儿子吗?我没有答应和他离婚。此后,许就串通廖某多次打电话恐吓我,说如果不离婚,就要杀死我和我儿子,还要我拿出20万元钱来处理此事。有一次那个女人还在电话里骂我,说我连自己的男人都管不了,不要活在世上了,你老公的短裤都在我这里,我有证据等等。但我还是忍着求她,请她网开一面,不要拆散我们的家庭,放了我的丈夫。可她不答应,非要我拿出20万元钱。” 

        去年10月,许某向桐乡市法院起诉,要求与钱玲秋离婚。起诉状称,自2000年4月份以来,被告多次纠集娘家人在公共场合谩骂原告及诬告原告在外嫖娼、找妓女等,使原告的名誉受到了极坏的影响,在精神上和心灵上都受到了极大伤害,“为维护自己的利益及儿子的利益,现根据有关法律的规定,特向贵院提起诉讼”。 

        为了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庭,也为了保住自己与许某摇摇欲坠的感情,钱玲秋向桐乡市纪委及桐乡市广电局纪委、南日镇政府检举了许某的作风问题。在行政部门的压力下,许某不得不于去年11月2日撤诉,并向儿子写下保证书:“保证勿离开儿子与妻子,以后如再发生类似事情,我宁可吃毒药死。” 

        但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从此,许某几乎不回家了。同时,钱玲秋与许的父母也发生了多次争执。去年11月29日,许的父母将钱玲秋打伤,钱在灵安卫生院挂了3天吊瓶。 

        今年1月27日,因为长期受精神折磨,头晕眼花、精神恍惚的钱玲秋在村里公路旁的沟渠里摔伤了,当晚被送往桐乡市第一人民医院,并诊断为严重的皮肤软组织撕裂伤,需住院植皮,要高额的医疗费。由于无力承担,钱玲秋通知了许某,但许某没有理睬。今年学校开学,作为父亲的许某也没有给儿子缴纳学费。只是一个家庭妇女的钱玲秋只得到处向人借钱,为儿子缴纳学费。 

        在这种情况下,钱玲秋又找到了南日镇政府,向领导反映许某长期不回家,在外包“二奶”等情况。南日镇的有关领导同志告诉她:“你说人家在外面有了女人,是要有证据的。” 

        今年6月,许某再次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向桐乡市法院起诉,要求法院准许其与钱玲秋离婚。 

        “捉奸举证”合不合法? 被告反诉索赔15万元

        今年4月,新《婚姻法》的颁布给了钱玲秋很大的鼓舞。她想到南日镇领导跟她说的话,决心找出许某与他人同居的证据。从去年开始,她与兄弟姐妹一起跟踪许某,终于在今年6月3日晚11时许,在佳磁宾馆(廖某承包了该宾馆的餐厅)将许某与廖某捉奸在床,并拍下了不堪入目的照片。 

        在法庭上,钱玲秋向法庭出示了这些照片。许某对这些照片的来源给予了否认。他说,这些照片是钱玲秋等人强行将其脱去衣服拍下的,不能作为证据。他说,如果这样的照片可以作证据的话,我也可以给她拍下同样的照片。 

        钱玲秋认为,许某作为一个党员、干部,已经完全丧失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基本原则,违反了社会公德,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同时,许某作为一个丈夫、父亲,已经没有了家庭的责任。所以,她表示同意离婚。同时,根据新《婚姻法》第46条第2项规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钱玲秋当庭向法庭递交了反诉状,向许某索赔医疗费、精神损失费共计152251.4元。 

        经过近4个小时的调查取证,法庭宣布休庭,择日再审。 

        当地司法界有关人士告诉记者,钱玲秋出示的照片是否能作为有效证据被法庭采纳,目前还不能确定。但是新《婚姻法》颁布以来,我们就担心,如果私人取证可以作为证据的话,那么以后必然会导致“捉奸成风”的情况,很多人会用不合法的手段来取证。这样,一方面是在维护自己的权益,但另一方面同时也侵害了他人的权益。 

        记者还看到了一份桐乡市灵安镇建福村的50多位村民们为钱玲秋出示的声明:请求法院惩罚许某这种违反法律和道德的行为,以伸张正义。他们还纷纷在自己的签名上按下自己的手印。而许某则仅仅表示:“这么一个离婚案,搞成这样麻烦,实在是没有必要的。”他拒绝了新闻记者的进一步采访。 

        法律不提倡“捉奸举证” 但不“捉奸”又如何举证?

        据了解,浙江省妇联每年都有大量的妇女投诉,反映在婚姻家庭关系中的不幸,但许多都因为缺乏证据而得不到法律的支持。无形之中,促使了“捉奸”风气的形成。 

        杭州六和律师事务所陈志远律师认为,新《婚姻法》对相关证据的采集和使用无配套规定,立法上还存在空白点,取证难的老问题依然存在;新法对离婚补偿和离婚损害赔偿的数额亦无明确规定,执行起来有一定难度。他说,“捉奸”本身就是一种情绪化的、对抗性的行为,婚姻家庭关系中的受害者若要用法律来维护自身的权益,最难的就是缺乏证据。法律不提倡“捉奸”,但不“捉奸”又很难得到证据。陈律师希望最高法院在制定司法解释时,能够对新《婚姻法》存在的一些问题予以完善。 

        一位吕姓律师则认为,新《婚姻法》第46条规定,因重婚或有配偶又与他人同居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赔偿。这既是一种惩罚,也是一种保护。但就此规定而言,若进入司法程序,一方必须有足够的证据指证另一方有过错行为,而有过错方的行为往往是比较隐秘的。无过错方为掌握证据,一般只能采取跟踪、“捉奸”的方法,现在也有些人聘用所谓的“私家侦探”,以至这个未得到法律认同的行业悄然升温。 

        然而也有律师同时指出,虽然新《婚姻法》规定了过错赔偿,但要证明对方有过错,必须拿出证据。不少人为拿到配偶“通奸”的证据,跟踪、偷拍,无所不用其极,但这样的证据是否有效?而且某种程度上,这还是对他人隐私权的侵犯。对于法院来说,如果因为保护一方的利益而损害了另一方,有违司法公正。 

        某法官认为,由于这些案件多涉及婚姻中的隐私,尤其是举证时把性问题摆上了桌面,随着这种情况的增多,有可能在法庭上上演隐私大战。那么离婚将注定不会是“好离好散”,双方当事人及其律师可能会在法庭上大揭隐私,人们一向讳莫如深的“性”将成为离婚案件的一大重头戏。 

        由于此案是新《婚姻法》颁布后国内首例举证“第三者”的离婚案,私人举证的合法与否在法律上还没有先例,所以桐乡市法院对本案的审判将会较为谨慎。正如法律界人士所说,如果采纳私人取证,有可能导致“捉奸成风”;如果不能采纳,也会提出一个很深刻的问题:根据有关法律规定“谁主张谁举证”,那么不“捉奸”靠什么手段才能取得证据?


    《生活时报》 2001年7月02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