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17岁的湖北武汉少年壮告烟草企业
    我为谁的权益而告

    郑直

        

        采访缘起

        5月11日,北京媒体消息。

        北京致诚律师事务所联合全国五省市10名律师组成律师团,准备向国内外某些烟草公司提起集团诉讼,并为此征集18岁以下未成年吸烟者做原告。

         6月21日,北京媒体消息。

         17岁的湖北武汉少年鄢  于6月20日向北京宣武区人民法院递交诉状,状告国家烟草专卖局和全国24家烟草企业。鄢自称其13岁开始抽烟,被告中24家烟草企业的烟都抽过。他上网浏览时发现,25家被告的网站上均不见“吸烟有害健康”的警示和相关内容,侵害了其知情权,请求法院判令25家被告在本单位网站主页面上注明“吸烟有害健康”、“禁止任何人向未成年人出售香烟”、“禁止中小学生吸烟”字样,并以不少于10%的内容宣传吸烟有害健康及未成年人吸烟的危害。

        据称,该案为我国向烟草企业发难第一案,鄢  为全国向烟草企业发难第一人。

        因没有经济索赔要求,该案被媒体归为公益诉讼范畴。

        6月24日,武汉媒体消息。

        17岁小烟民状告烟厂案的幕后人浮出水面,把鄢  推向“第一案”原告席的是其父亲,即在武汉有“职业诉讼人”之称的鄢裕祥。

        6月29日,北京媒体消息。

        由北京致诚律师事务所代理的“第一案”起诉,已于27日被北京宣武区人民法院裁定驳回,该律师事务所主任佟丽华表示,将很快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近两个月间,国内外近百家媒体采访发布了上述消息。

        采访思路

        1.先组成律师团,先达成起诉动议,然后征集原告,然后确定被告、侵权理由和诉讼要求,这种有悖常规的诉前程序是否一种炒作式的策划?这套程序是怎样起动完成的?

        2.这起诉讼的主体到底是谁?作为原告的17岁少年到底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他的出场是否他的本意?在一起成年人操纵的诉讼中,一个孩子的意志和权利是否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尊重和保障?

          3.我们在关注孩子对烟草有害健康的知情权的同时,是否也尊重了他们对这场诉事全部运作过程的知情权。而后者,将可能成为他们切实感受和认知法律的出发点。

          4.未成年人吸烟问题已成为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让未成年人远离烟草的侵害,我们到底应该做些什么?怎么做?

        采访对象

        6月29日,北京。北京致诚律师事务所主任兼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

        6月30日,武汉。原告鄢  。

        7月 1日,北京。电话采访鄢  之父鄢裕祥。

        烟草对青少年的危害已经非常严重,我们搞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不能漠视。因此决定诉讼。

        但是,告谁,怎么告,诉讼请求是什么,所有东西都不确定。

        佟丽华:未成年人吸烟和成年人有所区别,未成年人不具备准确判断自己行为以及行为后果的能力,因此,对于未成年人吸烟,社会有权进行干预。

        我本身是搞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我希望通过我们的工作推动体制的进步,来解决更多孩子的问题,希望从个案中发现立法的不足和缺陷,从而在将来的立法中加以改善。

        我在对个案的研究中发现烟草对孩子的侵害问题已经非常严重,比如烟草业的广告宣传力度很大,对青少年是个诱惑,还有给青少年卖烟的问题。其实很多问题法律上有所规定,但是实施不力。

        今年上半年,我让助手搜集整理有关材料,5月11日,我们公布了准备代表孩子对烟草界提出诉讼的消息。

        但是想告谁?怎么告?诉讼请求是什么?当时所有东西都还是不确定的。

        以为会是集团诉讼的方式,我小孩跟在里面也不会显得很突出。但没想到最后只有我们孩子一个人。

        到这个地步,退出会让佟律师他们失望,也违反了我们报名的初衷。既然报了名就打吧,也算是为了一种义。

        假如没有鄢裕祥,或者假如鄢裕祥没有一个未成年的吸烟的孩子,那些不确定的起诉要件可能至今还未确定。

        我到武汉采访的时候,鄢裕祥在兰州出差。我回北京,打电话给鄢裕祥进行采访。

        鄢裕祥说,湖北报纸转载了北京媒体所发的消息:致诚律师事务所在征集未成年香烟受害者。他看了,设法找到律师事务所的电话,把小孩的情况和家里联系方式介绍了一下,算报个名。不久,律师事务所就和他取得联系,开始运作起诉。

        记者:起诉和孩子商量过吗?

        鄢裕祥:说过,也没多说。因为当时以为会是集团诉讼的方式,我小孩跟在里面也不会显得很突出。但没想到最后只有我们孩子一个人。

        记者:真没有想到只有你一个孩子成为原告,而且律师团也不存在,最后只有佟律师一家代理吗?

        鄢裕祥:我没有想到,我以为这种征集起码在北京也会有一些人参与吧。

        记者:那么,你孩子的社会关注度就很高了?

        鄢裕祥:是呀。但是到这个地步,退出会让佟律师他们觉得失望,也违反了我们报名的初衷。人家佟律师敢打你为什么不敢打,毕竟佟律师他们的工作量更大一些,既然报了名就打吧,也算是为了一种义。

        记者:起诉书是谁写的?

        鄢裕祥:佟律师写的,全部都是他们操作的。但一些材料是我提供的,我给他写了一些小孩抽烟的经过、抽烟的反应以及我们做家长的对小孩抽烟的看法和做法。

        记者:提了诉讼要求吗?

        鄢裕祥:没有,佟律师问过我们有什么要求,我说按你们的通盘考虑进行。

        记者:起诉书给孩子看了吗?他有什么反应?

        鄢裕祥:看了,他无所谓,他还是不太懂事,他没有想到会有什么后果和对他不利的影响。

        我爸让我告烟厂,开头几天,我还反对,因为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对自己影响不好。后来我爸勤说,我就说,好,你告你告。

        小鄢人瘦,个子不高,形容散淡。小鄢上的学是五四学制,去年初四毕业,没有继续上学。

        小鄢对我的采访不积极,问一句,答一句。他妈妈说,当地的记者来家采访,小鄢死活不见。我是他见的第一个记者,是他们做了工作的。

        记者:起诉烟厂是怎么回事?

        小鄢:我爸爸给我讲的,让我告烟厂。开头几天,我还反对,后来我爸爸勤讲,我就说,好,你告你告。

        记者:为什么反对?

        小鄢:对我自己影响不好,毕竟不是什么好事。

        记者:如果不是你父亲让你告,你会告吗?

        小鄢:肯定不会。我蛮佩服我爸爸。

        记者:后来,你同意告烟厂了以后怎么样?

        小鄢:我就没管了。我到朋友家住了一段时间。后来我爸拿了20多张纸让我签字。我就签了。

        记者:签的什么?看了内容吗?

        小鄢:看了一下。

        记者:想到告烟厂这事的影响了吗?

        小鄢:没想到。尤其没想到报纸上把我的名字和吸烟的事都登出来。

        记者:上了报纸有什么问题吗?

        小鄢:我的同学打电话给我,说好多……

        记者:具体说说……

        小鄢:比如说我出风头,说我脑子缺根弦,说我疯了……好多。当然,他们也是开玩笑的。

        记者:压力很大?

        小鄢:还好。反正告烟厂也不是什么坏事。

        记者:假如这个案子能继续下去,你的名字会更频繁更广泛地出现在报纸上,你怎么看?

        小鄢:好事可以上报纸,坏事不想上。

        记者:那你认为这是好事坏事?

        小鄢:中性的吧,不好不坏。但是……但是对自己还是不很好,还是有负面影响。

        如果诉讼能进行下去,孩子的压力不可避免,因此我很敬佩敢于站出来的孩子和家长为公众利益作出的牺牲。

        记者:这起诉讼是决定起诉在先,征集原告在后。是否考虑过假如没有原告?

        佟丽华:假如没有,不排除律师自己以普通公民的身份起诉的可能。

        记者:以什么理由诉讼?

        佟丽华:这次是个知情权的诉讼,我们还可能打损害赔偿的诉讼,还可能打行政诉讼,都不好说。诉讼类型可能是各种各样的,我们这批人只是想通过法律干预表明这样一种态度。 受理也好,不受理也好,这只是我们的第一个诉讼,这个工作不能停下来,要一直持久地推动下去。

        记者:到现在为止,除了武汉的这个孩子,是否还没有第二个监护人愿意让他的孩子当这场烟草诉讼的原告?

        佟丽华:也不能这样说,目前这个情况只能是我们自己掌握。坦率地说,取证工作到目前也没有停止。但和我们联系的肯定有,而能否进入诉讼,不好说。

        任何一个家庭、一个孩子要站出来打这种诉讼,肯定要承受很大压力,而对他们自己真有多大好处吗?没有。因此,所有站出来的人是有社会责任感的,自己是要做出牺牲的。

        记者:那么,选择不选择应征做原告,更多地反映的是孩子的意志呢还是监护人的意志?

        佟丽华:谁的意志都可以。根据中国的法律,凡18岁以下的青少年,对于侵害他们合法权益的事件,监护人可以不征求他们本人的意见而提起诉讼。

        记者:对于武汉的这个孩子,尽管您为他免受更多的打扰而不愿意过多披露他的情况,但他的姓名、年龄、吸烟史等已经被公诸报端,这对孩子本身来说,是否是一种伤害?

        佟丽华:因为监护人并不回避这个问题。如果这个案子能够立案,开庭的时候,孩子本人甚至会出庭。但我确实不想让孩子受到更多的干扰,不想给他太大的压力。

        记者:但如果诉讼能进行下去,孩子的压力不可避免。那么这种压力到底缘自为公众利益作出的牺牲呢还是他必然承担的一种结果?

        佟丽华:可能前者吧。因此从内心深处我很敬佩这些能为公众利益作出牺牲的孩子和家长。

        我不想为这个官司去北京,我肯定不会出庭。

        记者:你知道和烟草商的官司会怎么打吗?

        小鄢:我知道要开庭,但我爸爸说我可以不出庭。

        记者:如果开庭,你肯定不会出庭?

        小鄢:我肯定不会出庭。

        记者:去过北京吗?难道不想去?

        小鄢:我没去过北京。如果是去玩,当然想去,但是为这个,我不想去。

        (看来小鄢绝非鄢裕祥形容的不谙世事、毫无心得)

        记者:全国这么多吸烟的孩子,为什么只有你报名?

        鄢裕祥:我无非比别人有勇气啦。也可能多少有点愣头儿青的味道,不知道风险。

        记者:但是孩子是你的孩子,风险也是孩子的风险。

        鄢裕祥:孩子是我的,但我做的事也是正当的呀。鄢裕祥说,小孩是有压力,但也不太懂事,他若懂事应该理解我们。而且我们打官司还可以促使他尽快戒烟。

        记者:你认为你们的举动是一种为公众利益作出的牺牲吗?

        鄢裕祥:有一定这样的成分了,起码要有一些勇气的。因为耗费了时间精力,还有风险,后果也难以预料。

        因为我小孩现在也没有在学校读书,没有在集体里生活,这样压力可能小点。而且我正准备让他出国。

        到底吸过哪些牌子的香烟,我记不清了,反正不少。开始不懂吸烟有害健康,后来慢慢懂了,但已经有瘾。

         记者:起诉书里提到24个牌子的香烟,你确实都吸过?

        具体牌子我记不太清,反正吸过不少。比较喜欢的是云烟、福牌、甲天下……

        小鄢:我13岁开始吸烟,第一支烟是同学给的,吸着好玩。那时我上初一。

        第一次吸烟没感觉,就是吸进去再吐出来,后来被老师抓住一回,老师罚我们站。很长一段时间,我和几个同学都不敢吸了。后来转了学,又开始吸,一两个月后开始上瘾。从吸同学的烟到自己买烟吸。吸了烟就嚼口香糖,别人发现不了。

        一天两三支,三四支,一直发展到一天大半包、一包甚至两包。

        记者:什么时候知道吸烟有害?

        小鄢:最开始吸的时候不懂,后来慢慢懂了。

        记者:是家长说的?

        小鄢:家长发现我吸烟以前我就懂,电视上看的,说烟的焦油含量,说吸烟可以引起肺癌。家长管我,打、骂都有,当然也讲道理,但那时我已经有瘾,听不进去,也克制不了。再说吸烟的危害也没发生在我身上,周围吸烟的人也都挺好。

        记者:你什么时候开始上网?

        小鄢:我上网比较早,但原来上网都是聊天。去年下半年开始看一些网站,有一次在搜索引擎里搜索烟草网站,搜出了很多。有些做得很漂亮,有一些牌子我没抽过,就去抽一下试试。

        记者:就是说,浏览烟草网站之前,你已经知道吸烟有害了。

        小鄢:知道了。

        记者:选择哪个牌子和广告及网上宣传有关系吗?

        小鄢:没什么关系。但是看见广告宣传的新牌子,我会去试。常吸的还是几个固定的合自己口味的牌子。

        在现在的司法环境下,只要把烟草商推上被告席就功莫大焉。

        鄢裕祥:为了不让小鄢吸烟,我们真是伤透了脑筋,也打过,也骂过,吸烟有害的道理也讲了不少。但是社会上这么多小孩吸烟,到处都在给小孩卖烟,我们在家里能控制他,他出去了,我们就看不住。

        记者:孩子并非看了网站的宣传才开始吸烟,网站也并非孩子获取香烟宣传的唯一和必要渠道,如此,起诉网站没有宣传吸烟之害而侵犯孩子的知情权是否牵强?

        鄢裕祥:网站给人的感觉香烟根本就不是国家控制的特殊商品,对吸烟者尤其是未成年人是一种诱惑。

        向烟草公司挑战是面对一个强势的群体,起诉要找一个薄弱环节,让法院容易受理。

        记者:起诉网站是谁提出来的?

        鄢裕祥:佟律师。他们有一些律师在运作。

        记者:你没有提出比起诉网站更合情合理的诉讼要求?

        鄢裕祥:我和佟律师都是电话联系,没有更好地沟通,但是佟律师他们很有经验。我觉得他们选择这种角度可能是考虑在现有法律环境下比较容易受理。

        我觉得,在现在的司法环境下,只要把烟草商推上被告席就功莫大焉。

        诉讼可以引起关注,诉讼有最大的炒作效果。

        经历了诸多诉事的鄢裕祥已深谙诉讼之道。

        记者:我们完全可以把孩子回避掉而达到目的。

        鄢裕祥:诉讼可以引起关注,从这个角度说,诉讼有最大的炒作效果。

        佟丽华:不同意这种说法,对于烟草这种日趋严重伤害青少年健康的问题,很多人表现出麻木不仁,或不疼不痒地喊口号,我们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怎么是炒作?

        记者:但除了媒体超乎寻常的关注,公众为什么没有表现出更加积极参与的姿态?

        佟丽华:发布征集原告消息的时候,我们曾预见会有一个非常好的结果,因为很多家长都是非常反对青少年吸烟的。但是我们也没想到这么多人最终没有站出来。

        记者:因为这种诉讼,必定是以一些孩子受到可知或不可知的伤害为代价的。假如不采取这种方式,难道没有其他方式可以达到目的?

        佟丽华:对我而言,我只能做到这样。

        记者:你们搞青少年权益保护研究,你们手里肯定有不少吸烟有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的案例。

        佟丽华:是的,可是对诉讼来说不够。

        记者:但是,诉讼真是必要的?真是必须的?想让未成年人远离香烟,你认为怎么做最有效?打官司让所有烟草网站上都告知“吸烟有害健康”管用吗?

        小鄢:可能不向小孩出售香烟应该是最有效吧。


    《北京青年报》 2001年7月04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