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没有遗体的遗体告别仪式 此案甚是稀奇

    湛纪赞

        
    图为金学书生前留影。摄影/亚周

      近日,湛江市赤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宗关于遗体遗失的民事诉讼案。法官称,此类案在湛江是第一宗。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湛江电力局原领导班子成员、总工程师金学书于2001年2月4日8时11分在广东医学院湛江附属医院去世,享年75岁。其遗体于当天10时左右被送到湛江殡仪馆保存。电力局工会与其亲属商定,于2月8日15时30分举行遗体告别仪式。

        2月8日15时,金学书的海内外亲属及单位领导、职工、老同志、生前好友300多人,赶到湛江殡仪馆参加遗体告别仪式。然而,令人震惊的是,在工作人员准备为金学书遗体化妆时,发现原来停放金学书遗体的冰柜空空如也!亲属和现场人士大惊失色————当日金学书遗体送到殡仪馆保存时,原单位有两位职员亲眼看到遗体存放在37号冰柜,并办好了一切手续才离开,仅仅过了4天怎么就不见了呢?

        离举行遗体告别仪式的时间不多了,金学书的儿女怀着极度哀痛、悲愤和焦急的心情,逐一排查存放在殡仪馆停尸房里的所有尸体,那种恐怖经历和精神折磨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他们足足寻找了一个多小时,仍然找不到自己父亲的遗体。离原定遗体告别仪式时间已过了50分钟,参加仪式的人员情绪激动,非常愤慨。为避免事态扩大,金学书的亲属强忍着悲痛,与单位领导商量,将遗体告别仪式改为向遗像告别仪式。

        没有遗体的遗体告别仪式过了16时30分才举行,比原定时间推迟一个多小时。在低回的哀乐声中,人们追忆着金学书的人生。

        金学书原籍福建省,早年毕业于厦门大学机电专业,后又在岭南大学读研究生。解放初在广东电力系统工作,50年代中期调到湛江,先后在电厂、电力局任职,一干就是46年。他是一位非常专业的电机高级工程师,曾任广东电机学会副会长,曾当选湛江市第六、第七届人大代表和常务委员,数十年来为广东特别是粤西地区电力事业作出了贡献。1988年11月,中国电机工程学会表彰金学书说:“您在祖国电气化建设事业中,从事电机工程工作已满35年,特予表彰。”

        参加金学书没有遗体的遗体告别仪式的人们,均对金老遗体的失踪产生了重重的疑窦……

        被当作无名女尸烧掉

        金学书同志的遗体失踪事件发生后,湛江市殡仪馆解释是误将他的遗体当作“无名尸体”火化了,并向政府有关部门写了情况报告,介绍了事情经过———

        今年2月初,天气寒冷,死亡人数增多,湛江市殡仪馆考虑到冷藏冰柜不够用,决定处理一批无丧主的遗体共16具。2月5日,殡仪馆办公室开出一批无主无名尸体火化备忘卡,其中37号备忘卡上标明:无名女尸,运尸地点是海军某处码头。该尸停放在小冰柜37号位置。防腐室的工作人员接到火化卡后,没有认真核对该卡的姓名、性别、运尸地址,误将放在大冰柜37号的金学书的遗体当作小冰柜37号的无名女尸送到火化车间火化了。直到2月8日15时30分,要举行金学书的遗体告别仪式,殡仪馆工作人员到大冰柜37号位置拉遗体化妆时,才发现遗体已不见了。

        金学书遗体被当作16具“无名尸体”之一被火化后,骨灰无法辨认,亲属要求殡仪馆出示骨灰,馆方从办公室楼梯间里拿出一袋没有姓名的骨灰,说这就是金学书的骨灰。金学书的亲属无法接受。对这一行为,殡仪馆的主管部门湛江市民政局在调查报告中解释,殡仪馆处理无主无名骨灰,一般保留骨灰三个月,主要存放在骨灰楼的楼梯底间和靠近骨灰整理室的楼梯底间。2月5日下午焚化第37号冰柜的尸体,当骨灰出炉已近19时,下班时间已过,骨灰保管员登记后,就近将骨灰放在骨灰整理室旁的临时存放点。

        对湛江殡仪馆及其主管部门的解释,金学书的亲属提出了质疑:一、新旧37号存尸柜分别在两个不同的房间且相距甚远,怎能搞错?二、新旧存尸柜尸体存放时间不同,尸体一男一女的特征不同,怎能搞错?三、金学书的遗体是由火化班长于4日亲自放入37号冰柜,5日处理无名尸时怎么能亲自把他当作无名尸处理掉?四、骨灰应对应名字是殡仪馆的正常做法,说是金学书的骨灰为什么没有他的名字?五、骨灰房只有15具无名尸的骨灰,处理的却有16具尸体,事发后馆方从办公室楼梯间拿出一袋骨灰,说是金学书的骨灰,怎能如此儿戏?

        金老的亲属要求用法律手段和科学手段鉴证金学书的骨灰。有关部门说,目前,科学技术尚无法进行“骨灰认定”。对此,亲属只有痛苦和遗憾终身。

        亲属精神创伤难愈合

        金学书人生是辉煌的,但又是不幸的。他因医疗事故等不幸事件而过早离开人世,死后不到4天,尸骨竟无踪影。“死去原知万事空”,但在老人家走完漫漫人生路之际,却“忽报遗体不见踪”,儿女“家祭如何告乃翁”?金学书的老伴司徒梅女士为此事伤心至极,在经受70多天精神折磨后,怀着无比哀痛和愤恨的心情离开了人世,对家属又是一个沉重打击。

        司徒梅与金学书结伴近半世纪,相濡以沫。早年,她已和两个儿女入籍加拿大,但仍留在国内与金学书和长子长媳及长孙相伴。在金学书病危时,她深情地对儿子说,百年之后,她要和丈夫的骨灰合葬,生时相爱,死后相伴。

        金学书的长子阿敢对父母极为孝顺。平时,父母节俭,每餐剩饭剩菜都留到下一餐吃。阿敢总是抢着吃剩饭剩菜,将新鲜的饭菜留给父母。父亲住院留医时,他侍奉老人病榻旁,照顾备至,对父亲用什么药、什么时候服药、用量多少,他都熟透了,以致医生误以为他是学医的。当他获悉父亲遗体失踪后,焦急万分,毫无畏惧地在殡仪馆停尸房里,逐一排查数十具新的旧的各种各样面目恐怖的尸体,足足翻查寻找了1个多小时。这种过程使他受到严重的精神伤害和折磨。时至今日,他每每从噩梦中惊醒。

        还在念小学的金老的长孙小戈,三四岁就跟爷爷学英语、念唐诗,随着年龄的长大,对爷爷感情弥深。爷爷住院留医,小戈常跟父母去探望,看到爷爷病重极其痛苦,便拉着爷爷的手说:“爷爷,您教我要坚强,您要坚强呀!”爷爷弥留之际,爸爸妈妈将小戈留在家,答应到最后带他去看爷爷。那天在殡仪馆,爸爸妈妈忙着寻找爷爷的遗体了,他抱着爷爷的遗像站着默默流泪,还不明白眼前发生的事情。事后,他不断追问爸爸妈妈,为什么不让他看爷爷……

        金学书亲属状告湛江市殡仪馆提出精神赔偿十八万元

        不该发生的事已经发生了。金学书的亲属在耐心等待了4个多月,所提出的请求得不到解决后,只好用法律手段捍卫自己的正当权利,向法院提出了民事诉讼,将湛江市殡仪馆告上了法庭。

        金老的亲属在起诉书中提出:被告承担处理金学书遗体过程中发生的所有费用,并支付违约赔偿金2万元;被告向金学书的亲属作出正式书面道歉;被告必须如实查清金学书遗体下落,如无法鉴别,被告应将可能混有金学书骨灰的16个无名骨灰,在原告等金学书亲属的监督下,配以鲜花,举行仪式,洒向大海;被告赔偿原告金学书的亲属精神损害赔偿费18万元;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

        原告的代理律师对此请求,从法律、公德和人情常理等方面作了阐释,认为:被告收殓了遗体却未尽妥善保管和按规程火化的责任,未履行其事实上已承诺的义务,属严重违约行为,被告不应向原告收取处理金学书遗体过程中所发生的所有费用,并且应向原告赔偿一定的违约赔偿金。关于骨灰的处理,湛江市民政局的调查报告中写明,存放没有人认领或无名无主骨灰,“保存3个月后,若再无人认领,则按有关规定予以清理”。律师认为,在目前科学技术尚无法辨认骨灰情况下,金老亲属提出的骨灰处理办法是合情合理的。

        对于原告提出18万元精神损害赔偿金问题,律师认为,根据《民法通则》和实施意见以及最高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精神损害赔偿金的确定,应综合考虑受害人的精神痛苦程度、家庭经济状况,侵权行为的性质、情节、过错等以及侵害行为所造成的社会影响等因素。在本案中,被告侵害行为所造成的后果严重;被告的过错程度严重,侵权的具体情节恶劣;被告的侵权行为造成的社会影响极坏;被告有赔偿能力;被告的认错态度恶劣;由于受到一连串不幸事件打击,原告经济状况较差,等等。

        8月上旬,赤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该案。令金学书亲属气愤的是,被告为遗体“误烧”辩护时竟称:迟烧早烧都是烧,只不过早烧几天而已。司徒梅参加丈夫的遗体告别仪式而见不到遗体,伤心致极而不幸过世,被告却说是亲属告诉她实情才造成的,妄图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当骨灰无法辨别,保存已半年多,亲属提出将那批可能混有金老骨灰的无名尸体骨灰撒向大海,被告说无名尸可能变有名尸,要“人道”,不能撒。但该馆处理无名尸体骨灰时,按规定保存3个月后无人认领就清理掉。这不自相矛盾吗?

        目前,此案仍在审理中。


    《南方日报》 2001年9月01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