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狠毒村妇酿出“怪病” 嫉妒诱她堕深渊

    田勇  杨炳荣  王明坤

        

        一个个本来很幸福的家庭,仅仅因为一个女人的嫉妒心理,而承受巨大的痛苦和灾难。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个案例,唤起人们对心理卫生的关注,特别是对农村妇女心理健康教育的重视。

        小村里出了“怪病”

        山东高唐县姜店乡刘平村自2000年8月至12月,相继发生了一桩桩令村民们难以琢磨的“怪病”:全村113户399人中,先后有42人次的村民、儿童不同程度的出现了恶心、呕吐、头晕、阵发性抽搐等病症,轻者服药打针,重者住医院输液治疗。期间,最倒霉的还数村民姜希田,他的一岁半宝贝儿子姜阔阔“患病”后,全家人跑县城、下济南,在医院治疗花费了一万多元钱,最终儿子还是死于不明原因的“怪病”。一时间,村民们对“怪病”猜疑纷纷,有的怀疑是霍乱病传染,有的则称水污染所致,还有少数迷信者荒唐地说“风水不好”。“怪病”把习惯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村民们搅得惶恐不安,小村一时之间被蒙上一层浓重的阴影。

        刘平村村民、儿童患“怪病”的情况很快反馈到县里,县卫生局给予高度重视。2000年9月22日,县卫生局迅速向上级做了详细报告,并按照县政府要求,立即组织医学专家和卫生检疫人员成立联合调查组,由一名副局长带队,直赴刘平村进行调查“会诊”。调查人员通过询问病史、观察症状,排除了其他病因,初步认为极有可能系食物中毒或药物中毒。下步任务便着手查验毒源:刘平村村民以自产小麦兑换面粉为主食,对周围的尚官屯、鲁庄、东白面粉厂检查并采样查验,均未查到毒源;刘平村村民饮用水为自家院内压水井提取的地下水,结果采样查验水质无异常;对患者家庭中可疑食品进行采样查验,但由于患者发病时间较长,加之患者亲属不明病因而将可疑的中毒食品、呕吐物等丢弃,所采集的21件样品检验中均未有确切的结果……。各种查验结果不尽人意,“怪病”又给村民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使村民们更感迷惘。

        揭开“怪病”之谜

        日历掀到2001年1月5日。

        为彻底查清刘平村患者的病因,高唐县政府从确保人民生命安全健康、农村稳定大局的高度出发,研究决定成立联合调查组,到刘平村现场办公,并要求县公安机关提前介入。

        此次调查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调查人员历时三个月,多方细心采集样品,用家兔与毒鼠药做毒性试验,两次赴省卫生防疫站进行样品毒性试验,结果确认42名患者均为“毒鼠强”中毒所致。为防止事态蔓延,县政府果断地采取了五项措施:一、全部取缔农村集市上毒鼠药摊贩;二、在县电视台滚动播出关于全县农村切勿自行购买毒鼠药的通报;三、由刘平村统一组织清除家庭使用的毒鼠药,切断毒源;四、要求村民搞好家庭及个人卫生,停止使用一切可疑食物和饮用水;五、由卫生防疫、食品卫生监督等部门严密观察,全面做好调查、采样、处理等工作。这些措施和工作,使一时肆虐的“怪病”销声匿迹。与此同时,高唐县公安局的侦查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县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由副局长贾琳珠及刑警大队长韩刚军率领刑警一中队、姜店派出所警力共11人投入到破案之中。专案组经过深查细访,排除了误食中毒,认为极有可能系人为投毒。究竟谁是投毒者?专案组分析认为,从犯罪嫌疑人具有进入中毒者家庭或接触到中毒者的条件上看,说明犯罪嫌疑人十分熟悉情况,且备有“毒鼠强”灭鼠药,应将侦查的范围集中在刘平村。按照这一思路,专案组民警兵分三路,加大排查力度,终于发现本村三十岁的女村民刘思慧有重大嫌疑:一、刘居住在刘平村西南角,自称有胃病常年不下地干活,有串门的习惯,而村西南角又是中毒者的集中区,刘有作案条件;二、调查得知,尚官屯村刘某某与刘思慧娘家是对门邻居,刘思慧回娘家时曾到刘某某家串门,次日,刘某的孩子就中了毒;三、去年冬天有人见到刘思慧的女儿从刘的衣兜中掏出一把白粉面玩耍,白面酷似毒鼠药,刘见状后却将女儿送姜店医院输液;四、刘平村刘长军三岁的儿子中毒前曾吃刘思慧给的一个糖包………。种种迹象表明,刘思慧系重大作案嫌疑。

        “立即传讯刘思慧!”县公安局局长柳占斌听取了专案组的案情汇报随下了口令,这一天正是2001年8月14日。专案组民警在传讯刘思慧时,依法从其家中搜出了白粉状的药物,后经化验系“毒鼠强”无疑。

        狠毒村妇酿出“怪病”

        在姜店派出所的讯问室里,刘思慧面对专案组民警,时而耍泼耍赖一副泼妇相,时而痛哭流涕装出了一副可怜相,还矢口否认从其家中搜出的“毒鼠强”,谎称是给孩子治病用药。讯问工作一时陷入了僵局。然而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专案组民警在连珠似的发问下,又巧妙地运用了“兵不厌诈”的侦察谋略,旁敲侧击,迂回进攻,很快摧垮了刘思慧的精神防线,面对确凿的证据,她交待了全部犯罪事实——

        刘思慧1992年经人介绍与刘平村张玉平结了婚,便与公婆分家独立生活,家庭经济一直比较拮据。三年后,她生了个女孩,总觉得女孩不如男孩好,看到本村同龄人日子比自己过得富裕,又有小男孩,她眼红不已,心理上逐渐失去了平衡,由患“红眼病”变态为嫉妒。就这样她亦步亦趋,嫉妒生恶念,墮入了罪恶的深渊。现已查实:自2000年8月份以来,刘思慧先后从农村集市上三次购买国家明令禁用的灭鼠剂“毒鼠强”共11包,利用平时串门的机会,先后向本村和娘家尚官屯村12户村民的面盘、水缸、水桶、保温瓶、水杯等食饮用器皿及食物中投毒21次,至49人次不同程度中毒,还有两次纵火,一次盗窃现金1600元。

        刘思慧作案怕他人察觉,把侵害的对象大多集中在与之关系密切的邻居、亲朋身上。刘思慧与姜希田两家相邻,平时关系融洽,只因为姜家日子比她过得强,又有个小男孩,就对姜家下了毒手,先后三次向姜家投毒致7人次中毒,其中毒死了幼童姜阔阔。刘思慧还趁姜家无人之机,盗窃现金1600元。

        刘思慧与刘思花自幼要好,成人后都嫁到刘平村仍为邻居,因刘思花的丈夫在乡政府驻地开了一处饭店,日子过得殷实,刘思花还时常买些好衣服穿,也是生了一个男孩,刘思慧按耐不住心中的妒火,失去理智,先后四次向刘思花家中的面粉、水桶中投毒,致刘思花一家老小五口中毒住院治疗。刘思慧仍不罢休,又对刘思花家两次纵火,焚毁了价值两万余元的财物。至今,刘思花的儿子仍留下严重的中毒后遗症,一个本来幸福的家庭被刘思慧害的负债累累……。

        刘思慧酿出的“怪病”和惨案一桩桩昭然若揭。据刘思慧供述,投毒后看到受害人花钱受罪,她心里就特别好受,找到了心理平衡”。殊不知,嫉妒诱生的恶果,不仅害了他人也害了自己。等待刘思慧的将是法律的公正判决。

        写在后面:

        什么是健康?健康的涵义应该包括生理和心理两个方面。生理健康是指人的身体及其各器官发育正常,没有缺陷,体质强健。心理健康指人的精神正常,心理生活健全。一个四肢发达但心理有问题的人,不能称其为一个健康的人。现代医学证明,某些不健康的心理如持续存在就容易导致疾病,这些不健康的心理包括:信仰破灭、压抑感、长时间激烈的动机斗争、忧郁、长期处于应激状态、愤怒、恐惧、多疑、骄傲与自卑、嫉妒、残酷等,其中嫉妒是比较常见不健康心理。有这种心理的人对才能、名誉、地位或境遇比自己好的人心怀怨恨。嫉妒会使一个人任意地讽刺、挖苦别人,毫无根据地诋毁、造谣中伤别人,甚至残酷的谋害别人。

        我们国家历来重视心理健康教育,在众多社会群体中卓有成效地开展了心理学教育和心理卫生保健。但也应该看到,心理卫生保健和生理卫生保健比较起来,还存在相当大的差距。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广大农村,心理卫生和健康教育还有很多盲点,逐渐成为一个弱式群体。有这样一个现象:我们经常看到农村妇女计划生育方面的报道见诸报端,却很少见到在农村妇女中开展心理教育的报道,刘思慧的悲剧不能不引起社会的关注和思考。(人民网9月3日电)


    人民网 2001年9月03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