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贪污公款和儿子一起吸毒 畸形母爱酿出双重悲剧

    老健 常卫东 马惠萍

        
    因为贪污40多万元和儿子共同吸毒的母亲王玢。

      近日,河南省郑州市一桩普通的贪污案在全国引起轰动。这个被判刑13年贪污40多万元的女出纳,与其他“蛀虫”不同的是,她贪污巨款是为给儿子筹集吸毒的资金,一次次将手伸向单位的保险柜。在屡屡劝儿子戒毒无果后,她竟突发奇想:自己吸毒再戒毒,现身说法,引导儿子戒毒。可没想到与毒魔结缘后她沉溺其中、无法自拔,到头来竟与儿子成了“毒友”…… 

        管教不严 娇儿“中毒”

        年过半百的王玢是郑州某交通设施工程有限公司的出纳员,高中毕业后她从天津老家来到郑州某研究院工作。婚后她与爱人的生活虽然有些清贫,但被她操持得有滋有味。两个儿子的相继出生,更让王玢心里甜蜜蜜的。可惜的是,丈夫老家也是天津的,远离家人的王玢夫妇既要工作,又要照料两个儿子,经常忙得焦头烂额,为此王玢把大儿子送回天津,托付给公婆照管,家里只剩下小儿子任树成。 

        小儿子任树成自幼聪明活泼,深得王玢的喜爱。上小学后,任树成学习用功,成绩出众,受到老师的青睐,当上了学校少先队的队长。王玢在心中为他画好了种种美好蓝图,殷切希望他长大后做个有出息的人。 

        后来,王玢被院里派到下属的郑州某交通设施工程有限公司任出纳员。由于工作太忙,王玢无暇顾及儿子。贪玩是孩子的天性,失去监督,任树成学会了逃学,心越玩越野,对学习日益失去了兴趣。 

        初一刚上了半年,任树成就不想去学校了。正好此时他与同学发生纠纷,于是他以此为借口,向父母提出了退学的要求。任凭王玢夫妇规劝、打骂、乞求都无济于事。后来只要一提上学的事,任树成就与父母玩起“失踪游戏”,几天不回家。就这样,小小年纪的任树成退了学。万般无奈,王玢只得告诫儿子:“儿子,你不上学也可以,就在家待着吧,妈养着你,没有钱妈给你,但你不能跟别人一起学坏!”当着母亲的面,任树成很认真地保证一定听话。可出了门,他就把她的话忘得一干二净。没有了学习的压力,没有了老师的约束,退学后任树成开始涉足纷繁复杂的社会。缺乏鉴别力的他很快便结识了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与他们称兄道弟,来往密切。任树成染上许多不良习气,抽烟、喝酒、跳舞、看录像,已构成了他生活的主旋律。 

        吃喝玩乐得以金钱为基础。对此,任树成从未犯过愁,因为有母亲在后面撑着,没有钱就去找她要,而溺爱儿子的王玢也不吝啬,这才使得任树成养成了“饭来张口、要钱伸手”的恶习,同时,也为王玢母子今后的人生悲剧埋下了可怕的伏笔。 

        为了孩子,王玢把任树成也送到天津。她以为儿子远离了狐朋狗友就能改邪归正。殊不知,离开了父母的管束,任树成更加自由自在。将任树成“发配”天津两年,王玢还是放心不下,又让他回到郑州。可惜儿大不由娘,这时的任树成已经长成一米七八的大小伙子。因为一时找不着工作,他只能在家待业。到了1996年,任树成已满19岁了。一天,任树成见一哥儿们拿出一小包东西,从中抠出一丁点儿躺在床上吸,那神情如醉如痴。任树成好奇地问:“啥东西呀,有那么美儿?”“‘白面’呀,美着呢!” 

        任树成听说过这东西,也耳闻过它的厉害,但同时对它充满好奇。开始时他不敢尝,后来,架不住哥儿们三番五次轮流劝说,任树成才取出一丁点儿吸起来。头一口下去,他只觉得头晕,有种想呕吐的感觉。第二天,任树成再次尝试后,效果与第一次大不相同。就这样,任树成渐渐地走进了吸毒圈。   

        贪污公款 供儿吸毒

        1998年12月的一天,儿子出门后几天未归,王玢夫妇心急如焚,四处寻找,就是不见踪影。最后,王玢想起儿子新交的女朋友小丽,便心急火燎地找到小丽一问,王玢一下惊呆了!她怎么也不相信,儿子吸毒,已被公安局抓走几天了! 

        王玢不相信儿子会吸毒,然而公安部门对任树成做的尿检呈阳性这一事实,把王玢的自信击得荡然无存。在戒毒所,她与儿子搂在一起痛哭了一场。她想:儿子还年轻,不能因为吸毒被传扬出去而断送了前程,得赶快把儿子赎回来!于是,王玢赶紧筹钱去赎儿子,但家中的存款早已被儿子找借口拿走花光了。情急之下,她想起了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公司小金库。于是,1999年1月11日,王玢从单位小金库中取出3000元现金,把儿子从戒毒所领了回来。 

        事后,王玢也为自己的仓促之举感到后怕,万一被公司发现可不是闹着玩的。她想自己攒够了工资就把拿走的钱给补上。可吸毒的儿子一次次惹事,她没钱填补这个空缺。只好利用管理单位支票的便利,从单位的银行账户上支取现金填补了小金库的空缺,而公司的银行日记账上却没有记录。 

        第一次犯罪让她提心吊胆了很长一段时间,可公司领导居然没有发现,会计也没有察觉——贪污公款原来这么容易,王玢长长出了一口气,这也似乎让她明白了许多。公司领导把每月从职工工资差额中套取的钱交由她保管,而她也只需向领导报一下数字了事,领导对她深信不疑。也正是这一深信不疑,让王玢自信地一次次把手伸向了公司小金库。 

        1999年4月初,郑州市西郊某派出所打来电话:任树成因吸毒再次被抓。为及时把儿子从派出所领出,她再次把手伸向了单位的小金库,取出6000元交了罚款。从1998年12月发现任树成吸毒后,王玢就开始了她噩梦般的生活,尤其是听到儿子因吸毒被抓走后,更是坐卧不安。因为她知道,儿子一旦被抓,她必须在12小时之内拿钱赎人,否则,儿子就要被送去劳教。作为母亲,王玢不想让儿子劳教,因为儿子以后的路还很长。拿不出钱时,她只好动用公司的现金支票或截留银行汇款,采取不记账或少记账私吞公款,仅1999年上半年就贪污公款3万多元。 

        任树成见自己每次被抓都会被母亲及时赎回,心里也很感激,下决心要戒毒。没钱买戒毒药,王玢就从公司拿钱,一包300多元的戒毒药只能用两天。可没想到,儿子已深受毒魔之害,越戒毒瘾越大。看着被毒魔缠身的儿子,王玢很生气,打他、骂他、想方设法让儿子戒毒,可都以失败告终。每次看到儿子毒瘾发作时口水鼻涕乱流,浑身颤抖,严重时脸色铁青,整个人一时间透不过气来的可怕样子,王玢就心如刀绞。在四处打听戒毒良方时,她听说从多到少“拉量戒毒”很有效,于是就主动为儿子买起了毒品。按此“良方”帮儿子戒毒。 

        在王玢看来,这种方法是最好不过的,既不让儿子受罪,又能帮他戒毒。其实,这种做法大错而特错。果不其然,王玢越让任树成吸毒,他越是戒不掉。虽然吸量少了,但次数反而增加了。任树成对毒品已到了欲罢不能的程度,原本强壮的身体,因过量吸食毒品瘦得像麻秆一样,眼眶发青,走路不稳,一看就是个“瘾君子”。王玢没有钱为儿子买毒品,只好一次次动用公款。1999年底至2000年短短一年里,为给儿子交罚款、戒毒、买毒品,王玢竟30多次从单位小金库贪污现金31万余元。1999年9月8日一天,她两次为儿子买毒品,就花掉公款9000元。 

        为做榜样 以身试毒

        一笔笔公款,悄无声息地化作了云烟,也没有帮助任树成戒掉毒瘾。王玢实在没有办法,就给儿子下跪,求儿子不要再吸毒了。任树成瞟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母亲,冷冰冰地说:“跪也没有用,不让我吸,那就让我死好了。” 

        儿子硬梆梆的一句话,呛得王玢半天没有缓过神儿来。望着儿子因毒瘾复发极度扭曲的面孔,想起儿子一次次禁不住毒品的诱惑被公安部门抓进、赎出的痛苦经历,王玢对毒品深恶痛绝。 

        1999年9月的一天,王玢突发奇想:难道毒品真有那么厉害,有那么大的吸引力,我就不相信吸了以后再也戒不掉。她决定铤而走险,自己吸毒再戒毒,来个现身说法,以榜样来教育、引导儿子戒毒。王玢为儿子买回毒品后自己便偷偷地吸了起来,慢慢地她上瘾了!于是开始戒毒。可是与毒魔交手,几个回合下来,她就败下阵来。时间一长,她再也没有了先前那种自信了。丧失了自制力的王玢开始为自己买毒品,从开始的一天一包,到后来的两包三包。从1999年9月吸毒到2000年3月退休的这一段时间,王玢从小金库“拿”走了12万多元。原本想现身说法,给儿子做个惊天动地的榜样,没想到到头来她却与儿子成了“毒友”。儿子吸毒已搅得家无宁日,再加上老伴又以身试毒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本身就有病的王玢的丈夫一气之下,突患脑血栓住进了医院。单位效益不好,住院的费用都报销不了。治病要用钱呀,王玢一不做二不休,又私取公款2万多元为丈夫看病。 

        一个好端端的家,在毒魔的袭击下彻底毁了。2000年3月,年过半百的王玢开始办理退休手续。凭着小聪明,她在交接账时侥幸蒙混过关。回到家后,吸毒成性的王玢没有了资金来源,为供自己和儿子吸毒,她只好“发挥余热”外出打工,帮别人站柜台、摆地摊,挣些毒资。实在没钱了,她就把自己的衣服、家中的家用电器等值钱的东西卖给别人…… 

        2000年5月,任树成因吸毒被郑州市经八路派出所抓获。电话打到了家里,王玢这次没有再管他。失去经济来源的她眼睁睁看着儿子被送往河南省强制戒毒中心,劳教一年。此后不久,王玢所在的公司在与银行多次对账后发现很多问题,引起了公司与检察机关的怀疑。今年4月26日,郑州市中原区检察院把她带走时,王玢已明白了一切,她交代了自己贪污45万多元公款的事实。让办案干警惊奇的是她与其他“蛀虫”不同:因为这位母亲贪污公款主要是为了吸毒的儿子。正是王玢对儿子任树成“糊涂的爱”,让这个清贫大半辈子的女人走向了犯罪的深渊。 

        《生活时报》2001年12月4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