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一位女大学生的畸型爱情

    海华

        

      李叶谈起自己的亲身经历,让我再一次体会一个刚刚走出校园的女大学生所经历的畸型爱情—— 

        我的“初恋”

        我是在山东平度的一个农村长大的,家里很穷。在1995年,我考上青岛一家重点学院,学校要5000元费用,母亲只能给我拿上2000元,我拿着那2000元走上边打工边求学边写作的路途。我的一篇自传式文章在报纸上发表,引起小城一阵悸动。一个叫李振的人看到报纸后,写信给我说,一个乡下的孩子,能有这么大的毅力,很不简单,他想帮我。 

        第一次见面是在我们学校的西城酒家,他点了涮羊肉。临别,他拿出200元钱给我:“爱书,就多买几本书吧,我到年底能提供你300元钱买书。” 

        回学校接到他的信,信中说,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看出我是一个正直善良好学上进的好女孩,很难得的一个人才。再接下的日子里,没什么来往。但我生活中多了一件事,就是给他打电话。我总是按着一个时间给他打电话,几乎成了规律。而在电话里,往往又是他说的时候多,我很少说话,只是静静地沉浸在他微风细雨般温柔的关爱里。我承认,这种声音给我心灵取暖。 

        一个晚上,天很冷,我打传呼给他,他没回电,我又打了第二次,第三次……我不停地拨着号码,心在一点点的失望中越来越痛。第四天一大早,楼下看电话的阿姨尖着嗓子喊:“李叶,电话。”我发疯般地跑下楼,一把抓起了电话。 

        “是我。”他在电话里说,“我去哈尔滨出差了,呼机放在抽屉里,你的电话我没接到,请别误会。看到呼机上的留言,我很难受,没料到你会受伤,如果还有什么能补回我的伤害,用什么方式,我都愿意……”那个周末,他约我去看电影,我答应了。我们第一次热烈拥吻到一起。 

        当我真正靠近时,他却躲开了

        1998年毕业后,我被分到哈尔滨一家邮电公司,而李振被调往大连。 

        在1998年的10月8日,我背着行李放弃了在哈尔滨比较优越的工作环境,义无反顾地来到大连。当风尘仆仆的我突然出现在李振面前那一刻,我分明捕捉到了他眼中迅速掠过的不悦,我解释:“我不会你给添麻烦,我会照顾好我自己。” 

        为了能常见到他,我在距他单位不远的大连星海湾广场一家商务公司做了文员的工作。当时我的办公室大楼就在海边,我站在窗边,右边就是无垠的大海,而左边,就是他办公楼。我有时为了能见到他,特意站在楼上向他办公楼的方面望,期待他出现,同事看着我在窗边痴痴站着,都以为我在看海,而只有我自己明白,我是在寻找他。 

        快过年了,我去看他年迈的父母。老人见我很高兴,一把拉住我的手婆婆妈妈地问寒问暖。而他正在屋子里吃饭,庞大的背影像一堵墙,我们的距离一下就远得看不见影了。我说:“叔叔也在家呀!”他只是微笑着,没怎么理我。吃完饭到屋子里拿着衣服说:“你们到屋里说话,我到单位过年了。” 

        两位老人和善地把我送出来,他们说:多好的姑娘,在大连找个对象吧。 

        出来之后我的头一下子就晕了,我一直以为我们的爱是地动天惊,可在他的身上,我又算得了什么呢?三四年了,我像影子一样生活在他的心中,所有的忧和乐都由他左右。 

        怀孕之后

        不久,我怀孕了。“噢。”他在电话里长长吁了一下,“怎么会呢?我一直是很小心的,但一定要做掉。”他口气不容回绝。 

        两天之后,他送给我一个白色的信封。偷偷跑到卫生间打开信:高兴、歉意、保重。信上只写了6个字,里面放着500元钱。 

        手术第七天,我拖着虚弱的身子离开大连,这个令我梦魂牵绕的海滨城市。我终于明白:对于李振和我的爱,就像一枚纪念币,它既不可以使用,也没有面值。 

        《生活时报》2001年12月4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