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再不禁毒 只能是死路一条
    走进金三角“特区”

    徐学良

        
    本报记者与缅甸口岸的士兵合影。温宪摄

      知道“金三角”的中国人恐怕不在少数。所谓“金三角”地区,有大小之分:老挝、缅甸、泰国三国接壤的湄公河三角洲地区被称为“小金三角”;而包括掸邦第四特区在内的缅甸北部、老挝北部和泰国北部的大片地区则被称为“大金三角”。全世界60%以上的海洛因由这里生产并源源不断地外流,世人多以“神秘”称之。不久前,记者踏上这块神秘的土地,作了一次短暂而又深入的采访。

        11月中下旬,缅甸中北部掸邦的山区,天气“一日两季”:清晨,寒气逼人,山林淹没在茫茫白雾之中;接近中午,晴空万里,烈日炎炎,一如我国华北的初夏。车出云南勐海县的打洛口岸,记者一行进入缅甸掸邦第四特区。迎接我们的是一位体格粗壮、皮肤黝黑、身着缅甸军装的中年人。此人名叫谢斌,是第四特区的政法部长。他带着我们驱车两公里,来到第四特区政府所在地孟拉。

        第四特区地处缅甸掸邦的东部、“金三角”北部,总面积约5000平方公里,下辖孟拉、南板、萨洛三个行政区,居住着哈尼族(当地称为爱尼族)、傣族(当地称为掸族)、布朗族等13个民族,总人口7.4万。1989年,现第四特区行政长官林明贤率部脱离缅甸共产党,成为一股地方武装势力,以孟拉为大本营,割据一方。林明贤武装只有区区数千人,难成大气候,为长远计,他开始与缅甸政府讲和。1989年6月,经缅甸军政府批准,第四特区成立,林明贤出任军政委员会主席,其手下众将也各自领到了一份委任状。从此,缅甸政府在形式上实现了对这一地区的管辖权。

        孟拉城虽是第四特区的政治经济中心,但规模并不大,五六层高的楼房难得一见。记者感觉,它更像是一个中国的南方小镇。

        中心街道两旁商铺林立,大字招牌,霓虹灯上汉字格外显眼,只有个别同时标有缅文。地摊边,商贩与顾客热烈地讨价还价,说的是汉语,云南口音很重;拿的是中国货,多数是“云南牌”。记者拿出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示:中国移动。同行的一位勐海官员告诉记者,这里的通信网络是由云南方面提供的。他还说,这里也有缅语电视节目,但人们看得更多的是汉语频道。由于特殊的地理、经济原因,孟拉的民风民俗与云南的许多地方毫无二致。

        在第四特区政府办公楼内,更让记者大吃一惊。在谢斌的带领下,记者一行走进第四特区的政府大院。办公楼只有三层高,正中央顶部有一面缅甸国徽。谢斌告诉记者,这座楼是今年刚刚建成的。停车场就在大楼下面,只停放着几辆吉普车,一名士兵把守着大门。记者怎么也没想到,这便是堂堂一个特区的“政治大脑”。会议室在二层,有30平方米左右,没有麦克风,也没有沙发,只摆放着一张椭圆形的大会议桌和20多把椅子。军政委员会副主席罗长保首先发话。他用标准的带有昆明口音的普通话说,林明贤今天因事不能到会,但其他特区政府重要官员全部来了。接下来,在场官员操着带各种口音的普通话一一发言。会后,一名警卫发给记者一份特区政府的《法律、法规汇编》,封面是中文,只在不起眼的地方写着三行缅文。会后,记者问谢斌,诸位官员都是何方人士?谢斌笑着说:“你见到的人全部来自中国,罗副主席还是我的中学同学。”

        谢斌自始至终都陪同着记者,所以,记者对他的了解也多一些。他是昆明人,属于“老三届”。19岁那年(1969年),这名“红卫兵”来到缅甸,参加了缅甸共产党,与政府军作战,后来又同盘踞在此的国民党李弥残部战斗。他现在是第四特区的政法部长兼师长。他曾多次负伤。记者发现,他走路时有些跛脚,小拇指也被弹片削掉了一块。1989年,他被缅甸军政府授予上校军衔,是第四特区除林明贤外军衔最高的军人。谢斌介绍说,他现在的身份很特殊,从来没有在缅甸的户口簿上注册过,所以是个“黑户”。

        一天的采访很快就结束了。在打洛口岸缅甸一侧,谢斌走下车,向记者一行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算是和我们告别。一位同行向记者介绍了一些关于这些人的更多内幕。就在几年前,第四特区满山遍野都是罂粟。那时,他们“以毒养军,以军护毒”,将大量海洛因贩卖到世界各地。离打洛口岸不远的一个山头上,曾经有一排仓库,是一座大型毒品加工厂和储存库。过去,用望远镜可以看到有士兵在仓库周围昼夜巡逻。随着中国加大打击毒品的力度,他们不得不

        开始铲除罂粟。第四特区的一名高官曾透露说:“不禁毒,缅甸军政府早晚有一天会‘吃’掉我们;而中国更是得罪不起,我们还要靠和中国搞旅游、边贸维持生计,一旦中国采取措施,我们只能是死路一条。”现在,人们在第四特区已看不到罂粟,这位官员的心里话大概就是其中一个缘由。

        在“金三角”有一段感人的传说:99个阿妹下凡来到人间,最小的没有找到如意郎君。她迷路走进深山,怎么也闯不出去,只好唱着凄凉的歌曲,忧郁而死,后来化成一片美丽的罂粟花。在走出“金三角”的时候,记者心想,但愿“金三角”的人和事不再神秘!

        《环球时报》 (2001年11月30日第二版)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