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飙车——生命的终结者 探寻疯狂“飙车族”内幕
        

      yagoo的亲身经历:这份飙车青年的死亡名单来自于一位叫yagoo的南京普通市民在一家网站上发的一个帖子。这个南京小伙爽快地答应了我与他聊聊的要求,条件是:不为死去的,只为那群还在进行着游戏的孩子们。于是,就有了此次不同寻常的采访。

        11月1日晚9点,南京一条无名小巷中不大却是很地道的酸菜鱼店。与yagoo的第一次面对面谈话在这里开始。  

        对于公路赛是什么时候在南京夜幕下的街头出现,yagoo并不知道,只是知道有好些年头了,而且拥趸越来越多。他们总是选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邀在一起,在马路上,由一人充当裁判掐表,一对对地比个高下。

        yagoo坦言,他自己也曾经如此疯狂过,1996年起玩起了摩托车的他的最高时速记录达到过140公里。之所以洗手不干源于一次接近“鬼门关”的经历:整个摩托车飞进了一辆大货车的肚子里,他的脑子一片空白,看到车轮距离他的脑袋只有不到10厘米,他踉踉跄跄从货车底爬了出来,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活着,那辆花了他不少积蓄的摩托车已经整个儿散架了,他却一点儿也不伤心,他只有一个感觉———能活着真好。

        我看着yagoo右腿上3个深深凹陷进去的疤痕,而此时的他沉默了下来,点燃一支烟后,又继续着我们的话题:“没有一个玩公路赛的人能够在经历一次死里逃生后继续这种疯狂盲目的游戏,但那些死去的年轻人,他们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因为太快了,甚至就在一二秒之间,你就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连想后悔的时间都没有。”

        在南京长白路的一间不大的酒吧,停放着列成长队的摩托。yagoo逐一看着这些摩托,说:“‘公路赛’的没来,这些天抓得很紧,交警要逮他们,大多选择这条街。因为这些小青年常常在这儿喝完酒后,夜深人静去赛车,警察往两边街口一堵,便能抓着一大堆,真要开车追,哪追得着,南京人都知道,前年便有一个警察因为制止公路赛,自己追得撞死了。”

        据了解,这段时间,玩公路赛的大多深居简出的原因之一便是今年10月17日,一位21岁玩家的殒命。

        在震耳欲聋的蹦的声中,yagoo告诉我这个名叫小邹的男孩出事当晚的情况:那是在察哈尔路发生的一起惨祸,当晚10点40分左右,一辆公路赛摩托车载着小邹和另外一位男青年在由东向西高速行驶至16号门前时,突然冲到路右边护栏,摩托车当即倒地,两人摔出20多米远,倒在地上不能动弹,小邹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断了气。

        小邹,没有大人的家

        我们决定,第二天想方设法找到男孩的家。

        11月2日,通过几个朋友的多方联系,我们得到了小邹家庭住址的大致方位,同时也了解到死去的男孩父母早已离异的情况。我和yagoo来到了南京下关区路上的一个住宅小区。由于不知道具体住址,我们求助于小区门口的一家饭店。女老板并不熟悉小邹,但当我们一提起“驾着‘公路赛’摩托的小伙”,她马上记起了这个经常来买盒饭的瘦瘦男孩。

        “他不大爱说话,经常在开着摩托进小区前,对店里说,拿份盒饭送到XX楼道口。有时和一大帮年轻人一起开着轰隆隆的车子过来吃饭,看上去倒是很高兴,嗨,没想到,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没了。”店老板一面介绍,一面对我们比划着小邹家的路线。

        然而,当我们透过阳台窗户看见里面没有一点灯光的房子时,怔住了。“自己孩子去了才半个月,家里难道会没人?”随后连按数次门铃没反应的事实证实了我们的猜测。无奈之下,我们敲响了邻里的房门。

        邻居告知,小邹与左邻右舍来往不多,却是个颇有礼貌的小伙,见到邻里,会点个头打招呼,小伙子一个人住的时间多于父母来的次数,给人感觉双亲不怎么管他。刚在不久前换上了一部“公路赛”摩托,晚上时常能听到摩托马达巨大的轰鸣声。

        让邻里们不解的是,小邹死后,家里人给孩子摆了个灵堂,做完丧事“头七”之后,家中便又和以往一样,很少有大人在了。

        22岁的宁宁

        和17岁的女孩

        11月3日晚,yagoo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今天是我发帖子的那家网站网友‘倒车人宁宁’(网名)和女孩‘雪阳儿’(网名)一周年忌日”。

        “倒车人宁宁”的一位朋友叙述了当时的情景:

        “出事的那天我和宁宁送那个女孩子去另外一个网吧找人,等女孩子回来了,他说我们去兜风吧!我们上了那条没有开通的环城高速,等我发车跟的时侯他已经离我很远了,我只能看见他的尾灯!我想追上他,让他慢点,可是我的车那天有毛病,车子跑到140码怎么也冲不起来了。我也没有带头盔,冰冷的风吹得我眼睛看不清楚路,我只好减速,眼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远,我却无能为力!当时我只是担心,没想到他会真的出事,可是我越走越怕,以他当时的速度应该跑到头回来了。因为公路是没有开通的,路口有护墙栏,不允许上的,我们是从旁边的缺口上来的。可是等我跟到墙跟前的时却看见了我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惨像———车子在墙这边被撞烂了!可是人没有了!我翻过墙看见了宁宁和那个女孩子全甩到墙的那边!后来救护车来了,但是已经没有用了。”

        据了解,“倒车人宁宁”死时22岁,而那个女孩只有17岁。

        阿康,为虚荣丧命

        11月4日一大早,我便被电话铃声吵醒。

        “我找到了婉伦”,电话那端传来yagoo的声音。婉伦是一位名叫阿康的“公路赛”玩家的女友,阿康于一年前死在自己心爱的摩托车旁。

        在她目前工作的南京一家商厦中,我见到了这个身材修长,有着一副清秀面容的年轻女孩。由此听到了这样的叙述:

        阿康最喜欢的就是公路赛摩托车,家里的床头上放着许多摩托车方面的杂志,他卧室的墙上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公路赛车的大幅照片。

        阿康的家境比较优越,母亲在国家机关里是一个小领导,父亲是个经营服装的个体户,应该说阿康是一个衣食无忧的孩子。但也正是由于父母很忙,晚上放学阿康回到家后,经常看到家中的饭桌上放着的不是一顿烧好的饭菜,而是一二十元钱和父母留下的字条。

        到了他的十八岁生日那天,一向溺爱他的母亲终于做通了父亲的思想工作,买了车实现了阿康的愿望。阿康开始结交一些车友,认识他们后,在城市边缘的高速公路上经常能看到阿康和他们的身影,他们经常两人一组的在一起飙车。在起始段和终点段都有一人当裁判,距离一般在一公里左右。阿康一开始老是输,因为他根本不敢把车开到100码以上,当他看到车子的速度表到90码时,他的心就会紧张。直到一天的公路赛中认识了女友婉伦。为了虚荣心,他第一次把车开到了140码。

        此后,但凡阿康飙车婉伦都会跟着去,阿康呢,开车的胆子也越来越大,速度也越开越快,而且几乎每次都是第一。圈子里飙车出事的消息让婉伦惊恐,直到最后,她要求阿康不再玩公路赛。阿康在那段时间里慢慢地脱离了娱乐场所。他们已快实现他们的梦想———开一个小店,过正常的生活。

        2000年11月16日,那晚阿康参加了一个朋友的二十岁生日宴会,席间阿康喝了很多酒。碰巧目击到不幸事件的yagoo接下去补充道:“当晚10时半左右,在长乐路市第一医院门口,‘极速狂飙’(阿康的网名)骑一辆无牌车参加公路赛,在长乐路由西向东疾驶,因雨天路滑,且车速太快,再加上酒精的亢奋作用,避让不及撞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工程车尾部。‘极速狂飙’最后由于脑部受重创,于11月17日中午11点多钟抢救无效走了。他的母亲那天在手术室门口坐了一夜,一直喃喃着祈祷才20岁的儿子能逃过此劫,然而,坐了一夜,最后等到的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等到的却是自己亲生骨肉的尸体。” 


    《新闻晨报》 2001年11月05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