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糊涂女帮男友贩毒送命 临刑前专访年轻女毒犯
        
    两名法警押着女毒犯朱红娟听判。本报记者 何泉 摄

      本报讯(记者邹高翔通讯员袁荣杰) 昨天上午,广州铁路运输两级法院在火车站广场召开宣判大会,两名运输毒品犯朱红娟、赵连生被判处死刑,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14名罪犯分别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到死缓不等。这批罪犯中,22岁的死刑犯朱红娟格外引人注目,本报记者进入囚车对她进行了临刑前的专访。

        在听判的16名罪犯中,面容姣好,身着一件鲜艳红色外套的死刑犯朱红娟与肃杀气氛似乎并不协调。毕竟,她才22岁,本来应该享受青春,却因自己的迷糊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朱红娟是湖北省十堰市人,17岁读完高一后便辍学在家。百无聊赖之时,一个从山东到十堰打工的男青年刘某,用小恩小惠甜言蜜语笼络了朱红娟的心。从1997年底开始,他们同居了,又一起来到广州。

        去年12月,刘某交给朱红娟1500克含有海洛因成分的毒品,叫她坐火车到北京,有人来取毒品。朱红娟盘算一番,觉得在广州上火车风险太大。去年12月26日晚,她从广州打的到韶关,买了一张T16次列车车票。也许是她第一次运毒,掩饰不住内心的紧张,在通过检票口时被公安人员拦住盘查。公安人员当场从她行李箱内查获毒品3包,净重1500克。

        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以运输毒品罪判处朱红娟死刑。朱红娟没有上诉,昨天被执行枪决。

        女毒犯临死发出痛悔之声:“绝对不能做毒品”

        宣判大会前,记者得到许可进入囚车,对朱红娟进行了临刑前的采访。

        记:你男朋友是什么样的人?

        朱:我一直不清楚他的底细。他对我好,我就跟着他。

        记:知道贩这么多毒品的后果吗?

        朱:我看过有关的法律,知道被抓住肯定没命了。博一把喽!

        记:在韶关被抓住后有什么想法?

        朱:马上想到:生命开始倒计时了。

        记:有无家人到看守所来探望你?

        朱:没有。男朋友没来,家里人也没来。

        记:走到这一步,最大教训是什么?

        朱:什么都可以做,绝对不能做毒品。

        记:你恨男朋友吗?

        朱:不恨。

        记:为什么?

        朱:自己没有辨别意识,走错了路,怪别人干什么?

        记:要不要给家里人留下什么话?

        朱:我唯一感到对不起的是父母,他们把我养大,我却不能为他们养老。

        记:穿上这么鲜艳的衣服,是不是要给大家留一个好印象?

        朱:(凄惨一笑)也许吧,你知道女孩子都喜欢穿得漂亮一点……

        宣判结束后,面对涌上来拍照的记者,朱红娟强装笑容,似乎还要留下她的“美好形象”。押上囚车前她还对旁边未被判死刑的罪犯说了句:“我先走一步了!”

        囚车呼啸而去,带走了一个可恨、可悲、可怜的灵魂。本报记者 邹高翔 通讯员 袁荣杰


    《南方都市报》 2001年11月06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