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也许他死后才能出版——拉登自传作者谈拉登

    人民网记者 吴志华

        
    1999年米尔与拉登合影

        正在为拉登写自传的巴基斯坦记者阿米德·米尔在今天出版的巴西《经济价值报》报上发表长篇谈话说,自传只剩下最后一章没有写,这是决定拉登命运的一章。按照他与拉登达成的协议,“该书应在拉登阅读和批准后出版。我想,这本自传也许只有在拉登死后才能面世了”。

        阿米德·米尔是本·拉登亲自挑选为其写自传的作者,是巴基斯坦一份乌尔都语小报《Daily Ausaf》的发行人。

        在谈到拉登的情况时,米尔说,“我确信本·拉登绝没有参与9·11事件,他只不过是华盛顿为掩盖情报机构和联邦调查局工作失误的一个替罪羊。他们想丑化拉登,因为拉登在1999年说过,“穆斯林最大的敌人是美国人”。米尔认为,“发生在华盛顿和纽约的自杀式恐怖事件与阿富汗人信仰不同。阿富汗人推崇那些凯旋而归的人”。

        他说,“拉登只不过是一个躲藏在崇山峻岭里的游击队员,一个孤独无援的斗士而已。他既不懂英语,又不打电话、发文传和上网,没有条件组织谋杀活动。不过,拉登在巴西有阿拉伯血统的朋友,他们秘密地为拉登提供活动经费”。

        在美国开始打击阿富汗仅仅7个小时之后,拉登曾亲自给米尔寄来一封信,信中称“他没有参与9·11事件。他祝贺恐怖分子的成功,但是否认自己参与这起恐怖事件”。拉登在信中强调,“如果打击平民目标,他们将还击美国军人”。

        米尔在谈话中还透露,“‘基地’组织的真正首脑人物是埃及医生阿亚曼·扎瓦利(Zawahri)。扎瓦利是基地成员所崇拜的人,他曾周游日内瓦、伦敦、巴黎、索菲亚等地,比拉登更聪明”。

        米尔说,“一般人看来,扎瓦利是拉登的得力助手,其实正好相反,扎瓦利与拉登不同,他从不亲自手持机枪和手榴弹,骑着毛驴在山地打转。他考虑更多的是国际范围内的打击活动。他会说英语,并把它翻译成阿拉伯语。我们曾在一起长时间的交谈,我发现他同拉登有关系。”

        扎瓦利大约是1985年在阿富汗认识拉登的。当时拉登还是一名游击战士“他仇恨以色列人,一谈起犹太人,他就会失去往常的沉着镇静的特点。

        扎瓦利与伊朗有良好关系,与哈马斯组织经常联系。他常说的一句话是:“过去南非曼德拉也是被西方视为恐怖分子的,现在却成了英雄。”“现在我们被美国人视为恐怖分子,但是在伊斯兰的历史上我们将成为为自由而战的斗士。”他还反对中东和谈,指出这不过美国人反对阿拉伯人的一种方式。

        这位“拉登自传”的作者说,拉登只承认他是美驻索马里使馆爆炸案的策划者,是对美国杀害阿拉伯人的报复。拉登绝不是9·11事件的主谋。他认为,“自杀式的拼杀更接近于巴勒斯坦人的方式。恐怖事件的真正主谋应当是一个国家或一个情报机构,它们对美国的安全设施非常了解”。

        米尔是在1997年至1998年间作为报纸记者前去采访时结识拉登的。拉登对这位记者的报道很感兴趣,并邀请他为自己写传记。米尔对拉登的印象是:“他不是一位对伊斯兰教了解很深的人。在有专家参加的演讲中,他会讲得语无伦次。因为他20岁起就参加了战斗,没有时间来读那些圣书”。

        米尔说,目前拉登处境很困难。“他已经没有钱,只有少数战士还跟着他。他的财富全部花在抵抗前苏联的游击战中。塔利班之所以不愿让拉登离开,是因为在穆斯林信仰中,那样做是一个奇耻大辱”,“我相信,美国人最终能找到拉登躲藏的地方,但拉登不会投降。我们之间不经常通信,而且通信越来越困难。我不知道他躲在那里,因为自9月以来,是他主动找我而不是我去找他。拉登将会死去。即便拉登死了,美国人也不会宣布,因为这样做就会引起整个中东地区的沸反”。

        米尔最后说,拉登自传已初步完稿,只等着最后一章的结局。“我没有受到来自美国人追踪拉登方面的压力,只是三年前曾受到巴基斯坦情报机构的调查,因为我部分传记已在伦敦走私印刷。根据我们的合同,这本传记应在拉登阅读和批准后出版,现在我想也许是在他死后才能出版”。(人民网北京11月7日讯)


    人民网 2001年11月07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