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人民特稿:印度贱民改宗为哪般?

    人民网驻印度记者  赵章云

        

        本月4日是个星期天,成千上万来自印度各地的贱民和低种姓的印度教徒们涌进了首都德里市中心安倍德卡纪念堂前的空地。他们要在这里举行大规模的集体改宗仪式,彻底脱离他们原先信仰的印度教而改信佛教。入场之后,他们围着一个临时搭起的高台高呼口号,反对印度教高种姓的“社会、政体和霸权”,发誓今生今世再也不信印度教。群情激奋中,他们的领导人在高台上第一个接受了佛教的剃度仪式。接着,台下数千贱民盘腿而坐,由一些穿着袈裟的和尚们引导他们诵念佛教22誓约。从此,集体改宗遂告完成。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早上离家时还是印度教徒,下午回家后都成了佛门弟子。

        印度贱民们为什么要改宗呢?

        这个被称之为贱民和低种姓人的群体大约占印度10亿人口的四分之一。多少世纪来,他们一直处于被奴役和被侮辱的社会最低层。尽管从法律上来说,印度的种姓制度从独立以来就已经被废除了,但在许多地方,贱民的地位和待遇并没有得到多少改善。在许多村庄里,低种姓人还是不能同高种姓人同饮一井水、同拜一座庙。许多贱民仍然同数千年来一样,没有土地,没有房产,不能受教育、没有饮用水、从事强制性的劳动。更严重的是,低种姓人被高种姓人任意打杀的情况屡屡发生,而法律对此却无能为力。身为印度教徒,本教不仅不能保护他们的利益,反而深受教义制定的种姓制度的桎梏,使他们受尽压迫和折磨。于是,改宗就成了他们试图彻底摆脱印度教和种姓制度的唯一手段。

        印度历史曾经负责制定印度独立后第一部宪法的印度第一任司法部长安倍德卡本人就是贱民出身,为了贱民的社会地位,他奋斗了几十年。但最后他醒悟到,在印度教社会里,谁也无法彻底改变贱民们的处境。于是,45年前,他毅然决然,义无返顾地率领十万贱民改宗佛教。从此以后,贱民改宗的浪潮此起彼伏,一直不断。由于种种原因,印度教徒后来改宗最多的还是伊斯兰教和基督教。据全印基督教协会的统计,印度2300万基督教徒中三分之一源自低种姓的印度教徒。但最近几年来,改宗佛教的人数逐渐增多,而且规模越来越大。

        为什么要改宗佛教呢?一方面是改宗佛教阻力最小。印度教徒改宗势必引起印度教社会的不满,阻力可想而知。但由于佛教与印度教同出一门,有许多相似之处,印度教对此尚可容忍。印度教本身无法解决种姓问题,教徒改宗虽然有失体面,但也无可非议。另方面,印度佛教势力极其微弱,在印度教徒占83%的印度社会中,佛教徒的总人数只占1%。即使再有上百万人改宗佛教,也不会对印度教构成威胁。但印度的伊斯兰教和基督教都有着几千万之众,而且都是来自外国的宗教,印度教社会对这两个宗教团体的一举一动都十分注意。特别是伊斯兰教,其教义和教规与印度教形同水火(如印度教徒视牛为神圣,而伊斯兰教徒非牛羊肉不吃),任何改宗伊斯兰教的行动都会引起印度教社会的震动,而且会引发全社会的骚乱。

        最重要的问题是,改宗到底能不能改变贱民们不平等的社会地位?不幸的是,许多案例表明,即便改变了信仰,社会上对贱民的种姓歧视现象还是不能消除,高种姓人仍然以另一种姓的眼光来看待他们。最近马哈拉施特拉邦改宗后的新佛教徒遭到的不公平对待便是明证。即便如此,贱民改宗的行动仍然有增无减。据报道,年底之前,北方的比哈尔邦和南方的喀拉拉邦都将有重大的改宗佛教行动。另外,据说过去改宗之后的贱民们后来几乎没有一个再想改宗回来的。这些都说明了,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新的信仰多少给了贱民们一线新的希望和一些新的自信。的确,对这些不幸的人来说,还有什么比重新燃起希望和增强自信更为重要的呢?(人民网新德里11月10日电)


    人民网 2001年11月10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