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慕马腐败大案”巨贪的神秘庄园曝光
        
    图为装饰豪华的庄园内部一景。

      大洋网讯 这是一个远离沈阳市区几十公里以外的小村庄,三年前村子南山上开始修建的一座豪华庄园,至今都引发着村民的种种猜测。

        沈阳市东陵区金德胜村村民一:听里面干活的人讲,他们说估计国务院总理级的都住不上那楼房,别说咱们看,想都想不到。 

        村民二:我在庄园里给砌围墙,里面建设的相当好,老百姓想也不敢想,我活了50岁也没看见过这么好的东西。屋里铺的那玩艺儿,十户、万户老百姓一年也挣不来。

        村民三:柏油路都是人家修的,一百多台车,黑、白天干活,一直建了三年。

        村民四:只能看看大门,进不去。

        像这位村民所讲,尽管这座庄园已经修建了三年,但村民对这座庄园知道的并不多。那么整个庄园到底是个什么样呢?

        据新华社报道,带着诸多疑惑,记者第一次全面接触了这座村民猜测、想像中的神秘庄园。整个庄园占地1278亩,这相当于金德胜村八、九十户人家的耕地面积。两米高的铁护栏将庄园与外界隔开,长达10多公里的柏油路环绕在庄园四周。庄园内除了占地20多亩的人工鱼塘外,还有27个用来养花的温室大棚,一栋占地面积达2000平方米的办公大楼并不亚于一些城市的高档写字楼,在两栋近2000平方米的豪华别墅内,全部是现代化风格的装修设计,其豪华程度令人难以想像。不过,据知情人介绍,目前的这座修建了3年,花费2000多万元人民币的庄园只是庄园主人当初设计的其中一部分,如果庄园全部建完,其豪华和气派程度可想而知。那么这么一座规模庞大,设计典雅的豪华庄园,它的主人会是谁呢?在沈阳这块多达70万下岗职工每月还在领取最低生活保障金的土地上,谁又会有如此大的实力来建造这么庞大的庄园呢?

        2001年10月10日,随着沈阳"慕马大案"一审的判决,一大批重要涉案人员曝光于世。这座豪华庄园主人的种种劣迹也随之大白于天下。他叫夏任凡,现年52岁,是原沈阳客运集团的总经理,2001年4月16日因涉嫌严重经济犯罪被依法逮捕。那么,一个普通的集团老总为什么要建造这么庞大的庄园,用它来作什么呢?这一切还得从头说起。

        1993年,在沈阳官场并不起眼的夏任凡,经过一年的运作,在沈阳市一位重要领导的帮助下,经沈阳市政府批准,将原来沈阳市交通局下属的长途客运公司、公共汽车公司、出租汽车公司等五大企业从交通局独立出来,组成了无上一级主管单位直属沈阳市政府的大型客运集团,夏任凡任总经理,下属职工3万多人。在当时,这场造行业"大船"的改革在沈阳乃至全国引起了极大轰动,不少媒体争相报道。同年,夏任凡被评为"全国十大青年改革家"称号,夏任凡成了沈阳的"风云人物"。

        有了一定权力的夏任凡便开始贪图个人的享受,除了大肆挥霍外,他还利用职务之便在沈阳市修建了多处私人住宅。

        这是位于沈阳市和平区的一栋五层楼房,平时这里挂着海城某公司的招牌,实际上是夏任凡在沈阳较为豪华的一处住宅。这座豪宅主楼建筑面积为1150平方米,里面生活娱乐设施一应俱全。这是一楼,由客厅、餐厅、厨房、卫生间和佣人卧室等组成,北侧用木板装修的墙上装有两扇暗门,这扇暗门里的一侧,安装着电梯,里面的楼梯直通楼的后面。二楼到五楼由高级会客厅,卧室,书房、花房等组成,室内家具十分讲究。这样的住宅对于一般的老百姓而言,住十几户都没问题。但夏任凡并不满足,在拥有多处豪华私人住宅的情况下,还是选取了沈阳一个偏僻而又风景秀丽的地方开始构筑他的最大庄园。那么,夏任凡又是靠什么手段揽取钱财建造这么庞大的庄园呢?

        这是夏任凡今年4月被逮捕时的情景,由于夏任凡一案还在进一步审查当中,有关夏任凡的镜头我们只拍到了这些。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来到了夏任凡曾工作过的沈阳客运集团公司。

        说起夏任凡,集团公司不少职工显得气愤难平。

        沈阳客运集团职工一:说心里话,恨死他了。

        职工二:这人给人的感觉比较自私,对底下职工不爱护,看环境就看出来了,我来几年搬了两回家了,以前厂房很不错,后来是车库,现在变成露天了。

        职工三:从来这个公司就没涨过工资,就是110块钱。

        其实,让职工们愤愤不平的主要有两件事儿,其一就是职工工资,在夏任凡刚组建客运集团前两年,按照规定职工涨过两次工资,从那以后的六、七年来,再没有涨过。其二就是厂房的搬迁,夏任凡以沈阳城市改造为借口,将地处市区繁华地段的客运集团几大公司动迁到了郊区,还声称这是利用地皮差价为集团盈利。但在当时,不少职工却流传这样一句话:家搬了,地卖了,企业变穷了。集团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的于群凤进一步证实了这一点。

        沈阳客运集团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于群凤:去年亏损了八千万,加上政策性补贴亏损一亿二。

        于群凤还说,集团这几年来一直亏损,每年光市财政补贴就要4000多万元。这么多钱到底亏损到哪里去了呢?一些按捺不住的老职工也曾就这一问题找过夏任凡。

        沈阳客运集团职工一:进不去,保镖把着门,问他,让进不,不让进。咱见不着,根本看不着。

        记者:那职工反映情况怎么办?

        职工二:和谁说去,现在他出事了,大家敢说,要不出事,谁敢说,谁说就让你回家,300元都挣不上。

        沈阳客运集团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于群凤:夏任凡本身性格和别人不一样,凡事想一个人说了算,现在厂长经理负责制,他在这方面比一般的厂长经理说了还算。

        据了解,沈阳客运集团党政、纪检机构健全,但却长期无人对夏任凡的所作所为提出过置疑。

        沈阳客运集团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于群凤:老夏有些问题,就是说他不可能一点没有迹象,我们当时只是想,反正不是我们的事儿,反正谁出了事儿谁自己担,谁违法犯纪谁自己担,对不对,咱们把自己管好。换句话说,咱管人家也管不了。

        放任自流的监督助长了夏任凡的独断专行。失去了制约、监督机制的夏任凡,在沈阳客运集团成了下面职工见不着,同级领导不敢说,为所欲为的"一把手"。凭着这一点,胆大妄为的夏任凡便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贪图享乐、大肆挥霍,从而也就出现了节目开始的那一幕幕。然而,夏任凡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苦心经营、设计的豪华庄园到头来却成了自己挖掘的坟墓。(张宋红 张明哲 高铭) 


    《广州日报》 2001年11月04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