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日本自卫队要走出国门!
    ——社科院日本对外关系室主任金熙德访谈录

    人民网记者   唐晖  詹新慧

    ■以支援美国反恐为由头,但援助得让美国人都觉得有点过头,这不得不让周边国家有所戒心,有所防备。
    ■重新走出国门不是在联合国框架下的维和行动,而是为美军打击阿富汗,在这种时候采取这样的做法是非常不合时宜的。
    ■日本急于让自卫队走出来,急于建立一种全方位的对外军事干预体系,这将对地区稳定产生很大的影响,也使得周边各国不得不作出一些反应。
     

         连日来,日本国会通过了日本政府提出的《恐怖对策特别措施法案》、《自卫队法修正案》和《海上公安厅法修正案》。“三法案”的出台引起了日本国内及周边国家极大的关注。舆论普遍认为,“三法案”的通过,尤其是《恐怖对策特别措施法案》的通过,表明日本在法律程序上实现了向海外派兵的“新突破”,是日本国内“护宪”派和“修宪”派斗争中“修宪”派的胜利,是对和平宪法的严重挑战。究竟该如何看待日本的反恐“三法案”呢?本网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国社科院日本所日本对外关系室金熙德主任。
        记者:就在几天前,日本参议院通过了《恐怖对策特别措施法案》、《自卫队法修正案》和《海上保安厅法修正案》。那么“三法案”的核心内容是什么?
        金熙德(以下简称“金”):《恐怖对策特别措施法案》的核心内容有:自卫队可以为美军等提供补给、运输、医疗、通信等支援,同时还可以提供搜索救援和对灾民的救助。可以先向自卫队发出指令,然后在20日以内报请国会认可。活动区域限非战斗区域,包括日本领海、公海以及当事国同意的外国领域。
        《自卫队法修正案》扩大了日本自卫队在国内的治安巡逻的范围,自卫队可以进行治安出动,也可担负对驻日美军设施和自卫队设施的警卫。
        《海上保安厅法修正案》扩大了海上公安厅管理周边海域的治安权限,可对可疑船只进行警告射击,甚至向船体发动攻击。
        《自卫队法修正案》和《海上公安厅法修正案》都是涉及到日本国内的情况,是关于国内治安问题和反恐问题的,《恐怖对策特别措施法案》是涉及到自卫队走出国门,协助美军作战的问题。海外更关注的是这个法案。这关系到战后日本对外安全战略的重大转折。
        记者:日本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提出反恐“三法案”呢?
        金:三个法案的出台,其直接原因就是美国遭受恐怖主义袭击的“911事件”及随后展开的反恐行动。为了配合美国的行动,日本提出了海外派兵的要求,这就需要在法律程序上突破二战后确立的自卫队不能海外派兵的限制。但问题并不这么简单,其实日本对美国提供支援还有其他各种办法,比如在金融上制裁恐怖集团,救援难民等等。但日本选择了海外派兵的方案。包括派“宙斯遁”舰到印度洋,在巴基斯坦同意的前提下,派自卫队去巴基斯坦。这些举动都非常积极,也非常异常,超出了正常情况下日本该提供的反恐措施。这就不能不谈到更深层次的背景。
        自90年代以来,日本一直致力于突破战后不准自卫队走出国门的禁区。1992年通过《联合国维持和平活动(PKO)合作法》;1994年以救护海外日本人为由修改自卫队法;1999年借口与日美安保重新定义相配套通过了《周边事态法》。这次反恐事件给了日本一个机会,它终于走出了重大一步。《反恐怖特别措施法案》的通过意味着今后日本自卫队可以在战争时期开赴外国领土,这标志着日本安保政策出现新的重大变化。
        记者:三个法案涉及到日本修改宪法的问题,应该说是比较重要的一件事情。但据我们所知,这次三个法案的通过并没有遇到太大的阻力。为什么如此重大的三个法案能在参、众两院顺利通过呢?
        金:10月18日,反恐“三法案”首先在众议院获得通过。仅过了10余天,日本参议院又以140:100通过。能如此顺利快速通过直接原因是联合执政三党在众、参两院拥有多数议席,而在野党又提不出强有力的反对《恐怖对策特别措施法案》的理念和政策、主张。从社会舆论上看,日益占据社会主流的日本年轻一代,对那场侵略战争造成的危害以及惨遭失败的恶果缺乏知识,认识片面,记忆淡漠,因而对自卫队走出国门,缺乏抵制。从社会现状看,当前日本经济萧条政局不稳,日本政府急于摆脱当前沉闷衰退的局面,这次能借对美国提供援助的机会向海外派兵不啻为绝好的机会。
        记者:反恐“三法案”的通过将对日本国内和周边国家带来怎样的影响?
        金:“三法案”的影响是不同的。日本国民更多的是关注《自卫队法修正案》和《海上保安厅法修正案》。他们认为这两个法案将影响、限制市民的自由生活。因为自卫队治安巡逻范围的扩大使市民感觉似乎生活在战争中,这是日本国民所不愿意的。
        《反恐怖特别措施法案》是二战后允许日本自卫队在战争时期开赴外国领土的第一个法律,它的通过标志着日本安保政策出现新的重大变化,也意味着日本安全战略突破了战后形成的体制。近一个时期以来,日本接连发生了教科书事件、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事件,这引起了亚洲周边国家的强烈不满和异常警觉。现在日本又在这样一个敏感时期通过反恐“三法案”,虽然是以支援美国反恐为由头,但援助得让美国人都觉得有点过头,这不得不让周边国家有所戒心,有所防备。而且日本自卫队这次重新走出国门不是在联合国框架下的维和行动,不是为和平发展做贡献,而是为美军打击阿富汗,在这种时候采取这样的做法是非常不合时宜的。
        从长远看,让自卫队走出国门开了海外派兵的一个先例,这可能带来一系列影响。日本会不会加快改宪进程,会不会成为军事大国,进而会不会打破地区平衡,都引起了周边国家的忧虑。尤其是在美国还没有放弃在东亚地区建立霸权体系需要日本帮助的时候,在日本经济实力依然强大的时候,日本急于让自卫队走出来,急于建立一种全方位的对外军事干预体系,这对地区的稳定将产生很大的影响,这也使得周边各国不得不作出一些反应。(人民网北京11月2日讯)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