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被杀者原是杀人犯  江西破获蹊跷杀人案

    峰鹏  华声  文伟

        

        7月27日,南靖县公安局对“5·30”重大杀人碎尸案江西籍犯罪嫌疑人占小军、蒋贵铭、占荣生,正式向县检察院起诉,至此,这起扑朔迷离的案中之案的侦破工作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一

         今年5月30日早上7时25分,南靖县公安局110报警服务台接到群众报警,在距县城5公里处的“南五水电站”库区油柑坪地段,发现一大二小三纸箱碎尸,接警后,县公安局立即组织刑警大队、山城分局民警奔赴现场,并迅速向漳州市公安局作了报告。

        现场勘查发现尸体系男性,被凶手肢解成五块,分别用塑料袋包裹装在三只纸箱里。这是南靖县境内建国以来发生的第一起骇人听闻的碎尸案。因此引起省、市、县党政领导和公安机关的高度重视,“5·30”专案组很快成立。因死者身份不明,尸源来路不清,侦查只好从纸箱入手。干警了解到漳州某针织厂,曾在5月22日把一批纸箱卖给龙文区长福村的柯某,刑警人员赶到长福村柯某的店里。在调查中,柯某说:曾在5月25日卖一批废纸箱给芗城区马安路一家废品收购店的李某。于是,警方又来到了李某的店里。经请李某辨认,李某肯定了纸箱是从他店里卖出去的。警方由此判断,杀人现场一定是在附近。

                           二

        围绕马安路通北辖区的调查迅速展开,6月9日晚,干警找到了运载尸体的“的士”出租车。据驾驶员侯某反映,5月28日晚上10时许,他从平和县回漳州至国道319线芗城上坂路段时,遇到两位男子拦车,说他箱子里装的是野生动物,要运到南靖船场溪水电站。车开到南靖县油柑坪路段时,两个男子叫停车,并把三箱“野生动物”搬下车,他就返回漳州。

        6月12日下午3时许,南靖刑警小林在芗城区某一出租房,惊奇地看见床板上涂过红漆,并有一股刺鼻的油漆味扑面而来。当他将床板掀起,发现其中一个搁横杆的凹形木块不见了,马上联想到抛尸现场的遗物里有一个凹形木块,同时感觉靠床的墙壁好像刚被粉刷过。他弯下腰仔细观察,模模糊糊看到几点微小血迹,经检验,遗留血迹与死者的血液吻合。第一现场的出现,增强了广大干警破案的信心,警方通过了解得知这套房子是租给三个江西人,用的是占锋明的身份证。获此消息后,干警立即进行分析,占锋明是不是死者?

                          三

        6月12日晚,南靖县刑警在江西警方的配合下,干警们来到上饶市铅山县新滩乡莲花村,找到占锋明的家时,却发现占锋明安然无恙。这使干警们陷入迷茫之中。

        但在对占锋明的询问中,他说其母舅刘荣林曾看过他的身份证。问刘荣林的情况,占锋明吞吞吐吐,似有一些难以启齿的事儿。于是,干警们来到了铅山县公安局,调查了解刘荣林其人。刘荣林于今年2月11日,在上海共康路实施麻醉抢劫,是上海宝山区刑侦支队上网通辑的刑拘在逃犯,又涉嫌杀害铅山县新滩乡清流村的蒋某,是江西铅山县公安局警方3月15日上网通辑的逃犯。江西警方还反映,刘荣林曾于今年3月间多次挂电话到新滩乡派出所,告知其杀人是占荣生指使的。

        在铅山县公安局,干警们找到刘荣林的指纹,经技术鉴定,与死者的指纹一样,死者为刘荣林基本上可以确定了。刘荣林为何会被杀死分尸?凶手是谁?干警分析,有可能是占荣生为了灭口,与他的儿子共同实施这起杀人碎尸案。于是,对占荣生的调查开始了。干警们在漳州某厂了解到一条重要线索,有一个40岁左右的同乡叫蒋贵铭,是占荣生的妹夫,曾挪用50多万元的公款,于1999年4月潜逃在漳州打工。5月29日,蒋贵铭与占荣生的大儿子占小军突然离开漳州,行动可疑,干警从卖纸箱人、的士驾驶员、房屋中介所人员等提供的特征分析判断,杀人碎尸极有可能是他俩所为。

                         四

        6月28日,南靖警方与市局技侦人员连夜驱车二上江西。到达上饶后,立即与当地警方取得联系,部署侦破方案。7月5日上午,干警们得知占小军不满3个月的儿子发高烧在上饶地区医院抢救,估计占小军可能会在医院出现。干警们赶到医院时已是11时许,干警们同时按下了占、蒋两人的手机号码,占、蒋两人的手机同时响了,干警马上把占、蒋两人逮个正着。经突击审询,占、蒋两人交代了犯罪的全部事实。

        今年5月的一天,占小军接到潜逃在外的父亲占荣生的电话,要他想办法把刘荣林杀死。接到父亲的“指意”后,占小军于5月23日坐火车抵达漳州。占、蒋与刘荣林经某房介所介绍,租下某新村某幢某号房。26日上午,占小军邀刘荣林去逛街,而独自行动的蒋贵铭却悄悄地买回了铁锤、弯把手锯、塑料袋。直到28日中午2时许,看到午休的刘荣林已睡着,蒋便从床底下拿出铁锤交给占,占来到刘荣林睡觉的房间,便奋力朝其头部猛打……

        犯罪嫌疑人占小军被擒后,供出了其父已于3月份潜逃到云南省昆明市宜良县。专案组迅速作出决定,立即派员前往云南擒拿凶犯。7月5日,干警们走上追捕逃犯的征途。从江西方面了解到,占荣生曾打电话回家,通过侦查,得知他已跑到远离宜良的曲靖市陆良县。11日上午,干警掌握到占荣生租房的角落,就分组行动,把他抓获归案。

                         五

        占荣生为何要指使其儿子占小军杀害刘荣林?南靖警方在江西了解到,原来占荣生长期在厦门打工,老婆在家耐不住寂寞,与邻村的蒋某勾搭成奸。去年10月,刘荣林找到占荣生,刘说你赚那么多钱有什么用,拿一万元来,我可以把这件事摆平。今年2月18日晚上,刘荣林找到蒋某,让他喝了一瓶注入麻醉药的饮料,他将昏迷不醒的蒋某弄死后背到山坡,匆匆挖了一个坑给掩埋上。后来,占荣生付给刘荣林5000元。时隔不久,因野兽去刨,尸暴荒野。铅山县警方侦查后认为占荣生和刘荣林有作案嫌疑,开始通缉。2月28日刘荣林到厦门找占荣生说我反正是死,你再破点财,开口索要10多万元。刘没得逞,很气愤,扬言要杀死他的3个儿子。占知道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为杀人灭口,占从昆明分别挂电话给妹夫蒋贵铭和大儿子占小军,指使他俩杀害刘荣林。

        “5·30”特大碎尸抛尸案以及所牵连的跨省连环案的圆满告破,说明一切犯罪分子,无论多狡猾,终究都逃不过勇敢机智的人民警察撒下的天罗地网。(人民网8月7日讯)


    人民网 2001年8月07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