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未来战争,网络定输赢

    陶陶

        

         互联网在全球兴起之后,未来的战争可能再也无需调动千军万马上前线了。按照军部指令,技术员只需按动电脑键盘,就可以指挥世界各地导弹攻击万里以外的目标,或者在网上释放出电脑病毒,破坏敌方的军事设施。战争造成的破坏可能比以往更为强烈,人员伤亡或会减少,而战争的胜负则会迅速决定。     

        对手以网上战斗力针对美国

        美国的军事力量现在以至可以预见的将来都是举世无匹,正因为如此迫使对手加紧发展网上战斗力,以弥补与美国军力的差距。而美国以领先的高科技发展网上武力,但是在现今的科技水平下,网络愈发达,可以进攻的漏洞也愈多,成为对手攻击的目标。美国政府预算局估计,约有120个国家正在发展网上武力,而据美国战略国际研究所分析,有23个国家把网上的矛头指向美国。美国全国电脑协会98年公布调查结果说,美国大型公私机构有64%表示,网络曾遭人从外界潜入。网络世界增长太快,所造成的保安漏洞远非当局能够填补。此外,由于政府和军方通讯使用公共电话线路,敌方通过入侵民间网络,也可以给政府和军方造成灾难。美国已知的事件有:国防部电脑每天遭入侵60-80次,但保安专家说,实际数字比这还要高;外国试图利用电脑更改美国纲铁产品的成份,使纲铁在冰点下变脆;一家食品厂偶然发现,电脑中配方的一种成份加大了400倍,增至毒性程度。

         

        美国政府曾于1997年聘用35名黑客对全国的网络发动模拟袭击,结果在政府的4万个网络中,成功进入其中36个核心,足以使洛杉矶、芝加哥、华盛顿、纽约大停电,破坏国防部通讯(控制太平洋指挥中心),进入海军舰艇上电脑系统。这次演习后被白宫官员称为美国本土的“电子珍珠港”。

        

        保安专家担心,美国一旦与外国发生冲突,外国黑客将破坏或瘫痪美国军事网络,或涂改机密资料。      

        

        黑客将与传统武力分庭抗礼

        研究未来战争的专家断言,网络时代将使传统战争“面目全非”。 黑客是未来网上战争的刽子手;黑客正在改变人们认为强盗、战士、游击队都是纠纠武夫的印象;黑客将成为未来人们生活中的主要恐怖之一。 

        

        黑客是英文Hacker 的音译。人们开始对他们并不害怕,但后来发现,他们威力确实很大。早期黑客以其对技术的痴迷和对社会的善意形成了独特的黑客伦理规范,并为几代黑客中的许多人所遵守。但在如今的网络空间里,世风日下,已不再复有君子之风了。黑客对世界的破坏力惊人,以后将与传统武力分庭抗礼。

        

        1995年,美国军方为试验国防电子系统的安全性,举行了名为“联合勇士”的演习。演习中,一名中尉军官凭借一部调制解调器使一支分舰队缴械投降。 

        

        在黑客活动初期,人们对其危害性一无所知,罗伯特·莫里斯设计的小小的“蠕虫”,只用一个早晨的时间,就使包括美国国防部“远景规划署”、兰德公司研究中心和哈佛大学在内的全美军用和民用电脑系统的6000台电脑全部陷于瘫痪。此后,这类事件便开始在互联网所及的国家和地区层出不穷。自1990年美国政府开始严厉打击网络犯罪以来,黑客活动不但不见减少反而扩及全球,大有燎原之势。 

        

        美国《FM100-6信息作战》条令中列举了一件典型事例:一个电脑黑客从英国攻击了位于纽约的美军空中发展中心,危及到30个系统的安全,并侵入了100多个其他系统,受害者包括韩国的原子研究所、美国航空航天局。让人惊讶的不光是这次攻击的波及面之广,危害之巨,还有这名黑客竟然是个16岁的少年。今年3月中旬,来自巴西的黑客更改了美国国家训练中心及后备军训练指挥部管理的网页,也是第三次攻击太空总署的喷射推进研究所,迫使其停止与巴西的网上联击。美国军部官员担心,有朝一日黑客可透过电脑控制主要武器系统,如坦克及舰艇等。 

        

        真正的网络战是黑客与黑客对打

        值得注意的是,随著美军《信息作战》条令把敌国军队或政界对手与未被批准的用户、内部人员、恐怖分子、非国家组织、外国情报机构并列为网上威胁的六种来源后,有国家或军队背景的黑客已开始显现端倪。这使所有国家面临的网际威胁越来越大,越来越难以预料和防范。这种威胁对网络大国美国的危害,肯定比其他国家更甚。仅1994年一年,美国国防部就受到23万起涉及安全的网络入侵。这里有多少是非职业的黑客,有多少是有组织的破坏行动?你也许永远无法知道。 对此前景,美国联邦调查局负责电脑犯罪稽查的塞特尔说:“给我10个精选出来的黑客,90天内我就能让这国家缴械投降。” 

        

        黑客在破坏网络秩序的同时,也通过电脑在网上向恶势力挑战。被苏哈托政府严密封锁消息的对印尼华人有组织的侵害行动,就是被有正义感的目击者首先在互联网上披露的,其结果是令全世界备感震惊的同时,也把印尼政府和军队推上了道义的审判席。 

        

        当然如果各方都认为真理在自己一方,这就会发生黑客战。未来真正的网络战将是黑客与黑客的直接对打,那时候的网上拼杀将是十分惊险和精彩的,谁的设备好,谁的智能和技巧更高,谁就能掌握网络战主动,进而成为全社会的胜利者。    

        

        国家背景的黑客群在东欧和美国

        一般来说,可以把黑客大致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初级黑客,大多是社会上的青年人、大学生。他们成为黑客主要原因是好奇。 

        

        第二类黑客有一定的技术能力,破坏性较强,但他们的目的性也不甚清楚,不太知道自己会造成多大的恶果,比如台湾青年陈盈豪,去年春天制造出CIH病毒,扫荡了整个世界,使近千万台电脑遭到破坏。韩国是重灾区,许多政府部门、银行、邮电系统瘫痪。 

        

        第三类是有国家或组织背景的黑客。这类黑客将成为网络战的发动者和执行者。这些有国家背景的黑客面目并不明显,但现在他们的恶意行为日渐危及现行的社会秩序。他们在网络上窃取情报、删改文件、释放病毒、转移资金、破坏程序,是网络杀手。他们与前两类非恶意的黑客有区别。

         

        现在世界上国家背景比较显著的黑客群在东欧国家和美国。今年2月份,黑客大肆袭击美国各大网站,比如雅虎、美国在线、摩托罗拉等,造成有史以来美国互联网最大规模的瘫痪。据有关知情人透露,这是受美国政府授意的行动,意在提醒人们注意,网络是国家安全的基础,目前很脆弱,整个国家应该给予足够的关注。果然没过多久,克林顿政府就在国会通过了拨款40亿美元用以研究改善网络安全的计划。因而有人说,今年春天黑客大袭美国,是“网上珍珠港”。 这次黑客的行动主要是占领网上服务器,取得站点的最高管理权后,利用这些站点,向需要攻击的网站运送大数据包,堵塞这些网站通道和站点本身。这种攻击虽然是很初级的,但已经防不胜防了。 

            

        每个电脑芯片里都藏有逻辑炸弹? 

        黑客的攻击有两个前提条件。一个是物理条件,即网络、电话等硬件设备。在没有网络的非洲国家,黑客手段再高明也将一筹莫展。另一个是逻辑程序条件,即口令、密码及所用的软件等。这属于技术范畴,从技术上来讲,没有攻不破的网络。比如去年,美国一家公司雇用了一个著名黑客窃取一家竞争对手的资料,黑客很容易进入了对手的网站,但关键部分需要口令,难住了黑客。他只能慢慢接近对手的公司,以发现口令的线索。他检查这家公司的垃圾,发现都已切碎。与公司职员聊天,也很难发现漏洞。他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这家公司真是铁板一块?有一天他浏览报纸,突然看到这家公司的网络部主任的儿子死了,主任非常伤心。他灵机一动,心想网络部主任对儿子的思念会以什么方式表达呢?他会不会以心爱的儿子的名字当作网上的口令呢?他在网上一试,果然得以进入,窃取了大量的经济资料。从网上的软件来讲,没有什么软件没有漏洞。比如Windows98,有2000多条命令,编程人员想当然地认为,有了总的防火墙,就不用堵塞每条命令上的漏洞,结果这就给以后的使用者带来了巨大的麻烦。这还不算人们对美国电脑和网络制造商的怀疑,有人说,世界上所有的电脑使用的都是美国的芯片,而美国人在所有的芯片都留下了通道,以便有朝一日能进入世界上所有的电脑。那时,世界对美国就是敞开的,没有秘密可言。更可怕的是制造商可能在每一个芯片中都埋藏了逻辑炸弹,只要需要,就能引爆。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显然是有国家目的的行为。这是各国研究者和黑客最不清楚同时又最想知道的,到底美国政府和他们的制造商们有多大默契? 


    千龙新闻网 2001年8月08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