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弥天大谎是怎样破灭的——广西南丹“7·17”透水事故调查日记

    “新华视点”记者

        

        7月17日凌晨3点30分,广西南丹县龙泉矿冶总厂拉甲坡矿、龙山矿海拔负150米的巷道里,几十名矿工,瞬间在一场并非偶然的透水事故中丧生。当死难者含冤躺在黑暗的矿洞深处时,地面上,漠视安全生产的个体矿主,迅速开始了一场黑暗的交易,他们用炮制出一个弥天大谎,试图逃过法律的惩罚。

        但是,几十名矿工的生命岂能用金钱一抹了之?在党中央、国务院和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下,经过中央、广西组成的事故调查组的调查,现已初步查证有81人在这次事故中失踪,估计已全部遇难。金钱炮制的弥天大谎终被戳破,撒谎者即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在调查这一事故的日日夜夜里,本社记者目睹了谎言炮制者的狡诈、死难者家属的悲愤和调查、抢险者的艰辛、智慧和无畏。

        8月1日

        一场大雨将南丹县大厂镇拉甲坡的林木洗得一片苍翠,在张着黑色大口的矿窿周围,一片平静。

        记者随调查组深入到拉甲坡矿矿道2000多米处,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这里温度高达40摄氏多度,氧气稀薄,调查组无法继续深入。记者又就这里有无发生事故采访了拉甲坡矿的众多矿工,矿工众口呈辞:我们不知道,我们都是刚来的。

        “没有死人,也没人受伤。如果发生了事故,矿工家属早就围在矿窿前了,哪会有这么平静?”拉甲坡矿矿长黎家西信誓旦旦。

        除黎家西外,拉甲坡矿的几名管理人员:副矿长韦肯格、办公室负责人陈洪彪、安检科长苏锦等,面对调查人员的问讯,都矢口否认矿上曾经发生伤亡事故,他们说,自从全国开展整顿市场经济秩序以来,矿山从5月下旬就已经停工了。身为安检科长的苏锦更是一问三不知,连半个月前发生的事情都说“记不清了”。他告诉调查人员:“我这个安检科长是口头任命的,不管事。”然而就在问讯室对面的墙上的“安全生产”宣传栏上,还赫然写着“安检科在苏锦科长的领导和广大员工的共同努力下,展开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取得了良好的成绩……”

        尽管拉甲坡矿管理人员表示愿对自己的话“负法律责任”,但是调查人员还是发现了诸多疑点:找事故相关人谈话,总是不在,电话被掐掉,被讯问者手微微发抖,紧张得连连喝水,矿方在调查组、记者索要矿工名单问题上闪烁其词、转移目标。陈洪彪一口咬定名单仅此一份,但是调查组当场揭穿他:名单明显是复印件!陈洪彪哑口无语,满脸汗水。

        下午,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曹伯纯,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副主席王汉民,自治区党委常委、秘书长邱石元等来到拉甲坡矿,听取汇报,实地调查。随即以王汉民为组长的调查领导小组成立,曹伯纯要求,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强调:“对有关责任人要严肃处理,隐瞒不报者,依法严惩!”

        当晚8时,自治区调查领导小组召开第一次会议,紧急部署下一步的调查工作。

        23时,负责外围调查的公安人员消失在夜幕中。

        8月2日

        黎家西第一个承认发生事故。

        经过一天半时间的智斗,到今天下午5时50分,在公安人员凌厉的心理攻势前,昨天还拍胸脯保证没有死人的黎家西败下阵来,承认了“7·17”事故的经过,并交出了失踪者及赔偿名单、住址:7月17日凌晨3时30分左右,拉甲坡矿海拔负150米水平以下的3号工作面、8号工作面以及9号工作面的3号面突然涨水,迅速淹到海拔负110米水平,当晚拉甲坡矿的260名矿工分别在8个工作面作业,其中约有80名左右的矿工在被淹的3个工作面作业,除部分管理人员和9号面部分未下到工作面的矿工外,其余均失踪。

        交待完后,他叹了一口气:“说出来,就轻松多了。”

        同时,公安人员也成功地找到了失踪人员家属。

        记者随外围调查组来到宜州市德胜镇都街村,村里有4人在这次事故中失踪:韦海生和他的儿子韦灿军、姐夫韦振平以及覃文体。

        幸存者韦海鸥是死者韦海生的弟弟,他给记者讲述了死里逃生的一幕:

        “我们同在龙山矿(龙山矿毗邻拉甲坡矿,同隶属龙泉矿冶总厂,两矿的矿道在山底相通)打工,同一个班组。7月17日凌晨3点50分,我看到有大量的水涌入,水是从拉甲矿方向涌过来,不到一分钟,第二工作面已经灌满了水,并顺着斜道向第二平台涌上来,我想去救下面平台的亲属,已经来不及了,就和同在第二平台的两位工友拼命往外跑……”

        逃生的韦海鸥于7月18日下午回到家,把噩耗告诉嫂子韦美丹;20日,龙泉矿冶总厂黎东明派小舅子黄国亮等把死者的家属接到金城江河池中学对面的华林酒店,分别协商抚恤金问题,当天韦美丹得到13万元,韦振平的妻子得到51500元,覃文体家属得到5万元,并被告诉说回去后不许乱讲。7月30日,龙山矿几人来到村里,拿了苹果、烟酒,并对死者家属说:“有什么要求,可以向矿里反映,千万不要跟记者说,如果曝光出去,矿井被封了,你们就找不到尸骨了!”

        在韦海生简陋的家里,记者看到了龙山矿送来的6瓶已被喝干了的“沙河王”酒。韦美丹捧着丈夫、儿子的像片,与年迈的婆婆抱头痛哭。

        韦美丹向调查组拿出了韦海生与龙山矿2001年5月24日签订的协议书,协议书上注明“如果矿工因公死亡的,龙山矿一次性补贴死者家属2万元,龙山矿不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

        今天自治区调查组紧急从合山矿务局调来了矿山抢险救护队,15名抢险队员在下午3时分成两组分别进入下拉甲井口和下拉甲排水井口侦查,20点出到地面,由于井下气温太高,抢险队员未能进入水底最深处。

        从下拉甲井出来的抢险队长陈尤添对记者说:“井下曾发生了透水事故,虽没发现遇难者遗体,但疑点很多,有掩盖事故的迹象。”他还说,矿井不像矿方所说的那样,根本没有停产。

        8月3日

        天空下起小雨,40多名武警战士荷枪对发生透水事故的矿井及其周围7个矿井实行封锁;调查组又紧急从红茂矿务局调来抢险队,与合山矿务局的抢险队员一起,分批进入8个矿井搜索;鼓风机轰鸣着向矿井压风;抽水也开始紧张进行。

        外围调查组对集中控制的龙泉矿冶总厂管理人员包括总经理、矿长、负责安全生产的安全科长在内的共20人进行了讯问,他们供认矿井中发生了透水事故,淹得很厉害,从负150米到负160米一直淹到了负100米左右。被控制人员交待,他们给每个失踪人员家属赔偿5万至6.5万元不等,总计赔付了392万元。

        龙山矿矿长黎启乐这枚“钉子”终被拔掉,上午,他仍企图避重就轻,只承认这个矿死了4人,到下午3时,他终于顶不住,交待了龙山矿死亡人数为17人,并交出名单。至此,“7·17”事故矿方交待失踪人员为76人。

        黎启乐说:“隐瞒不报,是害怕政府封矿,封了矿井,就无利可图了。只要给了家属抚恤金,就可以堵住家属的嘴。”

        对被讯问者提供的76名失踪人员,公安人员火速通知失踪人员所在县的公安局,全力进行核查。

        下午,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王德学从江西赶到南丹指导调查工作,他说,对于这次事故的调查,广西壮族自治区的行动是快的,组织、措施得力,在短时间里,对众说纷纭、缺乏说服力的无头事故调查取得了很大的突破,目前初步向党中央、国务院进行了汇报,向社会作了交待。下一步要集中精力、强化组织、抓紧时间,尽快解决问题,关键是找到失踪人员,无论是死是活,必须要有物证。

        8月4日

        今天外围调查工作取得明显进展,据负责外围调查的公安部门查证,矿方提供的76名失踪人员名单中,已查证62名失踪人员家属获得了赔偿金。

        井下调查工作受阻:事故现场位于矿底深处,地形复杂,积水多,水温高,抢险队仍未能找到一具尸体。

        拉甲坡矿道长约4200米,矿道内分8级斜坡;龙山矿矿道长约1600多米,分为7级斜坡。两个矿的矿道最低处均为海拔负150米左右。据负责抽水、抢险、搜索的井下调查组组长、广西壮族自治区煤炭工业行业管理办公室主任郑兆安介绍,抢险人员只能到达海拔负100米的水面,距离遇难者尸体可能所在的负150米处矿道底部,尚有100米左右的淹满水的斜坡巷道。矿内水面水温高达40多摄氏度,抢险队员根本无法抵达海拔负150米处。只有把矿道的水抽干,才有可能找到尸体。

        据测算,矿道内全部积水约30万立方米,现在是雨季,每天约有1万立方米的水涌入。由于巷道狭窄,摆放不了太多的抽水设备,8个窿口现在加起来每小时只能抽出1046立方米,今天凌晨零时到下午5点,共抽了17782立方米,目前水位已降70厘米。按这个进度,要把水抽干,大约需要15天左右;现在还不知道矿井下是否有地下暗河,如果有,抽水将更艰难。

        记者看到,8个窿口都在日夜不停地抽水;南丹县抽调了45名干部负责抽水,24小时坚守窿口值班。调查组正在加紧研究更快的抽水方案,把现有的抽水设备全部用上,再多调剂一些抽水设备,集中人力、财力、物力,想方设法加快抽水进度。

        由国家经贸委主任李荣融率领的中央调查组今天来到南丹察看了发生透水事故的拉甲坡矿,听取了王汉民的事故调查汇报。李荣融说,党中央、国务院时刻关注此次事故,事故调查工作要以秒计算,要不惜代价,尽快把水抽干,一定要把事故弄个水落石出,要对党中央、对人民负责。

        从区外出差回来的广西壮族自治区主席李兆焯今天也赶到南丹调查事故现场,他拍案说:“7·17”事故被长时间隐瞒不报,是非常严重、非常恶劣的行为!他要求事故调查组,一是要想尽一切办法,尽快把水抽干;二是要对已掌握的失踪人员名单加快核查、取证;三是要对事故发生原因加快调查清楚,此事不管涉及什么人、什么单位,一律要排除干扰,对隐情不报者,一定要查清,并依法严惩。

        8月5日

        龙泉矿冶总厂总经理黎东明、副总经理韦家农、拉甲坡矿矿长黎家西、龙山矿矿长黎启乐、拉甲坡矿安检科长苏锦等14人被刑事拘留。  

        记者采访了韦家农,他交待,7月30日,他赶到龙山矿召开管理人员会议,20多人参加,韦家农在会上安排任务,统一口径,会后管理人员按韦家农的布置,分头去做矿工的工作,威胁说:从企业和南丹的利益,也从个人的饭碗考虑,谁也不准说出去!

        在拉甲坡矿办公室,记者看到墙上悬挂着“龙泉人准则”,其中第四条是“要实事求是,不要弄虚作假”。真是莫大的嘲讽!

        到今天为止,公安人员已经与79名死者家属面对面查实了他们接到了矿山的赔偿金。查证工作异常艰难。连日来,公安干警克服警力不足、失踪人员居住分散等困难,发扬连续作战精神,夜以继日地奔波调查核实。失踪人员多数来自广西、贵州的大山之中,公安干警有时在贵州独山县、荔波县的大山中走上两天两夜,才找得到一个失踪人员的家属。

        8月6日

        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召开紧急会议,曹伯纯书记、李兆焯主席愤怒了,他们斩钉截铁地说:南丹事故非常严重,要尽快查清事故真相,查清死伤人数,尽快查清隐瞒不报的真相,对有关责任人要严惩不贷!

        经过2天时间的抽水,下午4时,抽水工人在龙山矿海拔负116米处,发现一个颅骨,这是南丹发生透水事故以来首次发现失踪人员的尸体。下午8时,抽水工人又发现一具骨架。因为矿井温度过高,浸泡时间过长,尸体已经腐烂,面目无法辨认。

        记者看到,龙山矿旁搭起了一个灵棚,人们正按照壮家习俗祭奠死者。逝者已不能复生,留给生者的,是无尽的悲痛……

        (新华社南宁8月7日电)


    新华社 2001年8月07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