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频频举行新闻发布会  限制发出不同的声音
    人民特稿:白宫严管“美国之音”

    人民网驻美国特派记者  王如君

        

      一次突如其来的恐怖袭击,真是把美国新闻界忙坏了。自从9月11日以来,恐怖袭击以及其后的反恐怖备战活动始终是新闻界关注的焦点。美国各家电视台、电台、报纸、杂志、互联网网站各显神通,争先恐后播报有关新闻。在新闻界忙得要“昏头”的时候,美国政府使出了厉害的招数,一方面白宫、国务院、五角大楼等部门频频举行新闻发布会,引导新闻媒体按政府的口径报道;另一方面政府施加各种影响,限制发出不同的声音。因而美国各地的新闻舆论出现了美国历史上少有的一致:支持布什,支持政府,矛头直指本·拉登以及阿富汗的塔利班。

        “美国之音”传出塔利班的声音

        就在各家媒体一致对外的时候,向来受美国政府资助的“美国之音”却表现得极其“不听话”。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一周后,有消息传出,“美国之音”要播报对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也称乌马尔)的专访。9月21日,美国副国务卿阿米蒂奇和一些官员马上出动,与“美国之音”负责人举行会谈,表达了政府的意见。“美国之音”发言人随后表示,“美国之音”从来没有计划全部播出对奥马尔的采访,只是想播出其中关于阿富汗现状的部分。

        美国政府也许以为这一档子事就此打住了,没想到9月25日晚“美国之音”还是通过短波向全世界播放了奥马尔4分钟的讲话,并将讲话内容刊登在自己的网站上。

        奥马尔在接受采访中说,“9·11”恐怖袭击事件是美国自己种下的苦果,美国应该停止不断“扩张其帝国”的行为,“重新评估它的政策,不再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世界各国,特别是伊斯兰国家”。奥马尔宣称,他不会把拉登交出来,并准备领导塔利班投入战斗。他说:“即便美国再强大一倍,它也不能击败我们。我们非常有信心,只要真主与我们同在,任何人都伤害不了我们。”

        美国政府很恼火

        美国各地本来是一片讨伐拉登和阿富汗塔利班的声音,突然间冒出了奥马尔的讲话,而且又被其他媒体炒了一下。这一消息也就传遍了美国,传遍了世界。

        “美国之音”的做法使美国国务院感到十分恼火。国务院发言人鲍彻26日重申:“我们依然认为这种做法是不对的。对此,我们感到十分遗憾,我们将继续同其管理层保持接触,讨论在这个问题上应采取的政策。”鲍彻还暗示,政府有可能对“美国之音”进行惩罚。

        据《华盛顿邮报》披露,美国政府对媒体的干涉引起了“美国之音”工作人员的不满,激愤之下播出了奥马尔的讲话。但是,“美国之音”显然捅了大娄子。这家总部设在首都华盛顿的广播网,是由美国政府资助于1942年2月成立的。自称其宗旨是“促进各国对美国、美国人民、文化和政策的了解”。“美国之音”目前以53种语言,每周1300多个小时,向世界各地广播。内容包括新闻、专题特写、音乐和评论,号称听众将近1亿人。“美国之音”各部门中外语播音部门最大,而中文部又是外语部门中最大的一个。

        美国政府向来认为新闻自由是重要国策,在“美国之音”对其它国家说三道四的时候,美国政府总是为其“公正、客观”而进行辩护,没想到这一回轮到了自己,其态度似乎就变了样。国务院有官员表示:“美国纳税人供养的‘美国之音’不应该播放来自塔利班的声音。”另据透露,“美国之音”还有可能面临国会的严厉质询,国会议员们有权中止政府对它的资助。

        乱说话受到处罚

        恐怖袭击发生后,美国各地燃起了一股强大的爱国热情。记者在首都华盛顿有切身的感受,如街坊邻居纷纷在门口挂出了星条旗,街上穿行的汽车首尾也时不时有国旗飘扬;各种集会上经常可以听到人们唱起国歌;包括布什总统在内的一些大人物也不时呼吁国人“爱国多购物”、“爱国买股票”、“爱国乘飞机”。在这股爱国情绪之中,不同的意见几乎没有容身之地。

        世贸中心双子塔被毁是个悲剧。恐怖分子劫持飞机撞楼的画面让人揪心裂肺。自9月11日起,这一画面曾是美国各大电视台新闻节目必播的镜头。但从第二周起它却全部消失了。据透露,这是因为美国三大广播公司ABC、NBC以及CBS警告其工作人员在使用上述画面时采取谨慎态度,以减轻人们的心理负担。

        最近,白宫明显对舆论加强了限制。据美国《纽约时报》28日披露,自从9月11日之后,已有多名媒体从业人员因批评布什总统或发表不同意见而遭到白宫或国务院发言人批评,有的甚至因此而丢了饭碗。

        《得克萨斯城太阳报》的专栏作家汤姆·卡廷在袭击事发第二天批评布什总统没有立即从佛州返回华盛顿。俄勒冈州《每日信使报》的丹尼斯·马克也撰文批评布什在袭击发生后“仓惶逃跑”。后来两家报纸在各种压力之下不得不公开道歉,并将上述两位炒了鱿鱼。

        美国西南部某学院一位教授因对世贸中心遇袭发表不当评论受到校方警告。密苏里大学师生合办的电视台新闻主任要求电视画面中不要出现国旗,结果一名州议员要求调查该电台资金来源。德国作曲家斯托克豪森对世贸中心双子塔倒塌,无心说了句不恰当的话,尽管他自知失言,马上道歉,但美国方面还是不依,将原定11月7日邀请他到美国举行的音乐会取消了。

        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生在美国,的确有点反常。纽约一家律师事务所专门研究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专家弗洛伊德·亚伯拉罕称,“当我们受到威胁,或是处于险境的时候,宪法第一修正案或第一修正案认定的价值有时就得让位于其他利益了”。(人民网华盛顿9月30日电)


    人民网 2001年10月01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