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武术教练强暴三幼女  校长说“未构成伤害”

    谢冰

        
    惠惠的父母面对自己被强暴的孩子一脸茫然。他们说哪怕花100万,也要讨个公道。摄影/李向新

      3名分别只有9岁、9岁、10岁的小女孩,其中,两名9岁女孩系千里求学的广东幼女,在今年3到5月份期间,她们先后两到四次不同程度遭到她们寄宿就读的福建省福清市西山文武学校教练兼生活老师的强暴,直到“六·一”前夕,其家长去学校探望孩子,事情才被发现,孩子才被接回家中。昨天下午,记者在广州市一家招待所见到了惨遭强暴的3名小女孩及她们的亲属,他们正在寻找法律途径向那家学校讨个说法。3个孩子及她们的父母,向记者介绍了事情的经过。

        女孩家长

        “我们生意忙,没时间照顾孩子,将她们送进全封闭学校”

        同为9岁的女孩娇娇和惠惠分别为广东海丰、惠州人,另一位受害的10岁女孩云云(均为化名),是福建蒲田人。

        惠惠的母亲告诉记者,他们生意很忙,没时间照顾孩子,西山文武学校在广东的几家大媒体天天打广告,学校还派人到他们家那一带上门散发画册、录像等宣传资料,他们邻居有两个小孩已于前年送往那家学校读书,他们也想给孩子找个放心的学校,宣传资料说学校是全封闭的,实行“全日制教学、军事化管理” ,他们觉得可以放心,先后将4个孩子中的3个,送进了远在1000公里之外的西山文武学校,每个孩子入校时,一次性交费4·3万元,以后还得交费。

        她说,被强暴的惠惠是家里的老三,是今年2月9日和她8岁的弟弟一起送到那家学校的,他们两人和同时被强暴的娇娇、云云同住在114房间,相隔两间的111房间住的是她们的武术教练兼生活老师李清清。

        娇娇的父母说,“六一”儿童节前夕,她们到学校陪女儿过了4天。6月4日早上,他们订好车票准备回广东,在回学校招待所收拾行李时,一个老师带着他们女儿来到招待所,女儿哭着说她身上痛,要去看病。

        娇娇的母亲说:“我忙问女儿哪里痛,娇娇仍是不敢说,我把女儿领到卫生间,将她的裤子脱下来看,才发现娇娇的阴部已经红肿了,女儿这才说,是李教练脱她的裤子,并用他的鸡鸡插进去,还同时搞了同房的另外两个女孩,我马上通知惠惠的家长,当时他们也来学校探女。惠惠的妈妈急忙也脱了女儿的裤子,发现惠惠的阴部也很红肿,这时家长才意识到女儿在学校短短几个月里,已经多次遭到性侵犯。”

        3个孩子的家长说,他们急忙通知学校,学校来人看过后也承认孩子遭到性侵犯,当天,学校方面派人将他们和孩子领到福清市妇幼保健医院检验,由于学校四处活动,家长们对检验结果表示怀疑,要求到上级医院检验,学校派了好几个领导一路跟着他们。6月8日,他们才在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医鉴定室做了检验。

        “学校要给100万私了,我们要追究学校责任”

        3名女孩的家长说,事发后,他们要求报警,学校校长张某某求他们千万别报警,让他们先带孩子检查治疗,说给他们每家100万私了都可以,他们不同意,要求将李清清移交公安部门,学校说已经派人将李监护起来。但6月5日一大早,学校来人告诉他们,说李清清跑了,他们便到当地的宏路刑警中队报了警。到了刑警队,3个孩子才向警察详细讲述了多次被强暴的经过。几天之后,李清清被抓获,并于7月6日被检察机关批准正式逮捕。

        家长们说,他们现在正准备用法律途径解决问题,学校必须承担其应承担的法律责任,并作相应的民事赔偿。现在之所以把这件事公布出来,是不想让更多的孩子落入虎口。

        女孩自述

        “教练用鸡鸡插我们小便的地方”

        3名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一溜坐在记者面前,向记者讲述了他们的遭遇。

        对她们施暴的是她们的武术教练,名叫李清清(据家长介绍,李系安徽省临泉县迎仙乡李读村人,30多岁,平时兼照顾她们的饮食起居)。

        10岁的云云仍是一脸稚气,她说第一次是一天晚上,那天她肚子痛,晚上起来想上厕所,看见有个黑影在用钥匙开门,当时月光很亮,门开了,她看清进来的人是她们的教练李清清,她躲到了桌子后面,看见李教练走到娇娇的床前,一会儿,娇娇开始叫喊,后来便哭起来。李教练便又走到惠惠的床前,没多久,惠惠也哭起来了。

        云云说:“我看不见他在干什么,后来,他到我的床前,我吓得直哭,他坐在我的床边,拉住我把我的裤子脱了,要弄我,我一直在哭,他没弄到,就走了。第二天晚上,我醒来时,一个人在脱我的裤子,我一看,还是那个李教练。他用手摸我小便的地方,后来又用硬硬的小鸡鸡插进我小便的地方,我很痛,就哭叫,他又去了娇娇的床上。我躲在被窝里哭,听见娇娇也在哭叫,后来,又听见惠惠哭叫。”

        3个小女孩说,同在114宿舍住的惠惠的弟弟吓得直叫起来,李教练便将他摔到地上。

        云云说:“还有一次是下午3点多午休起来,教练叫我和娇娇、惠惠去他的房间,然后反锁上门,让我们3个人排队躺在他的床上。李教练先弄娇娇,后来是我,我小便处很痛,就叫喊,他让我坐到椅子上去看电视,又去弄惠惠。我看见李教练将白色的液体流在惠惠小便的地方,然后用纸擦了。”

        娇娇和惠惠除叙述了她俩与云云一起被强暴的经过外,还讲述了她俩另一次的遭遇,她们说:一天中午2点多,李教练让一个同学叫她俩去他的房间,先叫她俩练劈叉,后来用被子捂住她们的头,叫她们脱裤子,然后用小便的东西先搞娇娇,后搞惠惠。

        检察机关

        “教练判刑是肯定的,校长和学校都有责任”

        记者从福建省高院的法医鉴定书上看到,惠惠、云云、娇娇的法医鉴定意见分别是:第二性征未见发育完全、未见明显发育、未发育,阴道前庭、小阴唇等处损伤、黏膜下淤血,附和(符合)钝物直接作用所致。

        昨天晚上,记者与当地办案民警取得电话联系,欲了解此事,一位姓黄的办案人员说,具体要和他们的上级部门联系,得到批准才能采访。

        记者随后打电话找到福清市检察院一位案件经办人,他说:“这件事现在不好说,李清清已经被正式逮捕。他的行为很恶劣,已经构成奸淫幼女罪,判刑是肯定的,可能至少在15年以上。”

        这位检察官说:“发生这样的事,校长和学校都有一定的责任,附带民事赔偿肯定少不了。”

        最后,他说,他个人的意见,这家学校在当地办得不错,现在报道出去不好,学校可能因此关门。

        学校校长

        “有这回事,但未构成伤害”

        记者打通了西山文武学校校长张某某的手机,他先说:“没这回事,应该说李的行为可能不太好,现在具体情况在由公安机关处理。”后来又说:“有这回事,但未构成伤害。”


    《南方都市报》 2001年7月09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