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为女涂药被指性侵犯 华裔男子冤死美警枪下

    驻华盛顿记者 慈桂航

        
    死者曹显庆与妻子弋真及四名子女,站在他身后的两位小女孩即为其继女。

        新闻提示

        来自中国的化学博士弋真女士于7月5日通过因特网发表一封求救信,为夫喊冤,要求政府有关部门让她和两名已被隔离两个多月的女儿尽快团聚。

        错将父爱视为性侵犯

        来自中国的曹显庆今年37岁,4年前和也是来自中国、拥有罗德岛大学化学博士学位的弋真结合。两年前,妻子就任新职,全家迁至密西根州西南部小城卡拉马卒。为了让在药厂担任研究员的妻子安心工作,曹显庆全职在家负责家务,并照顾4名子女。子女中12岁和8岁的女儿为弋真和前夫所生,另外两岁半的女儿及10个月大的儿子,则是他们婚后所育。弋真表示,他们一家本其乐融融,曹显庆平时与4个子女相处融洽,8岁的女儿患有尿道炎,需定时在患处上药。由于弋真工作忙,丈夫一直负担这项护理工作。没想到这种父爱却被视为性侵犯,进而导致家破人亡。  

        护子心切赶走社工

        今年5月2日,弋真8岁的女儿在学校的生理课上,当老师以玩具熊作示范,询问是否有人触摸属于女孩隐私部分时,向老师说明了爸爸的行为。校方立即通知社会福利人员及警方,当天下午4时半左右,社区服务人员前往曹家,以严重性侵犯行为为由,要立即将曹家4子女带走。

        曹显庆英文能力有限,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匆匆给正在工作中的妻子打电话求救。弋真20分钟后返回家中,这时一名女性社工正在后院询问12岁的大女儿,其他两名女性则对她说,有人举报她的丈夫对两个女儿进行不当的身体接触。

        弋真要求直接和女儿谈论此事,但遭社工拒绝。3名社工立即强行上楼,要带走4名小孩,并警告情绪激动的曹显庆,若再有任何行动,将遭逮捕。弋真认识到事态的严重,要求给她1分钟的时间安抚丈夫的情绪,但遭拒绝。护子心切的曹显庆持续咆哮,3名社工只好离开曹家。  

        警察闯入射杀主人

        弋真说,本以为事情告一段落,她在二楼安抚受惊的孩子,并准备喂食小儿子,其夫则下楼到厨房。约几分钟后,她听到五六辆警车疾驶至其家门前,荷枪实弹的警察砸碎厨房落地窗,强行进入。之后,她听到砰砰的响声,但还未意识到是枪声。不久就有一名警察上楼持枪对着她,把她带出屋外,滞留在门前的警车内。约20分钟后,一名女警察告诉她,曹显庆开枪拒捕,并被警察击中,已被送往医院。

        当晚弋真被带到警察局侦讯,不准回家,最小的两名子女在隔天交还弋真,两名大女儿则被安排住进儿童福利机构的寄养家庭直至现在。儿童福利机构同时控告弋真忽视及未能担负起照顾孩子的职责。  

        弋真认为警方栽赃

        案发后,警方称曹显庆当时开枪拒捕,打伤了一名警察,在与警方械斗时遭枪伤,送医后不治身亡。不过案发时也在现场的弋真却认为警方栽赃,因为警方一直拒绝她检视丈夫的遗体,甚至在医院宣布其丈夫死亡时,也不准许她前往现场。她怀疑警方是在对其侦讯中,得知家中有枪后,才发出搜查令,并对外公布警察的腿伤为该枪所伤。  

        要为丈夫讨回公道

        对这起命案,当地法院作出了不予起诉的判决,弋真颇有喊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之感。相信丈夫绝对没有对女儿进行性侵犯的弋真表示,检方不但以当时警方开枪为正当防卫为由,不予起诉,同时法院也否决了由其律师所提出的14岁以下儿童涉及的家庭案件需要63天内判决的要求,这些都让她对司法感到失望。突然间失去丈夫的弋真,还要忍受女儿不在身边和法律诉讼的折磨。

        不过,弋真表示,为了和子女团聚,还丈夫以清白,她还是要挺起腰杆,她希望更多的人得知这一信息,帮她找回公道。

        密州华人设网站呼吁侨界讨公道 

        为了声援曹显庆遗孀弋真,密西根州安纳堡地区华人彭晓霓等针对曹氏意外丧命的案件,开设了一个网站,除随时更新该案最新发展情况外,同时呼吁各界捐款、提供相关法律援助,与弋真一起讨回公道。

        网站开设两周以来,已有3000人造访。民众通过网站签名声援,也源源不断涌入。彭晓霓表示,尽管此案部分还有待法院审理,但警方和儿童福利部门人员在处理过程中明显出现失误。他说,儿童福利部门在未查清事实真相前,强行带走小孩,当然会引起不明就里的父母情绪上的恐慌,尤其是新移民可能在语言沟通方面存在障碍,又无翻译人员在场帮忙,误会更是在所难免。

        警方处理此案的信息通报过程也让彭晓霓感到无法理解。虽然连波士顿的华人都收到了其他人转寄的有关此案的消息,然而距案发地点卡拉马卒约两个半小时车程的大底特律华人圈,却对此事知之甚少。大溪华人协会副会长张贤信表示,他是从电视新闻中得知此事的,而报道重点则是曹显庆持枪拒捕,打中了一名警察,并未提及该事件起因于儿童福利机构强行带走曹的4名子女的情况。他说,包括底特律中国人协会顾问许晋寿、全美中文学校会长郑良根等侨领都对此事完全不知。

        卡城华人协会在事发当时,曾帮助弋真处理部分事宜。但是,进入法律程序后,该会却因法律常识有限,无法提供法律服务,而无力继续协助该案。另外,卡城华人基督教会曾对曹显庆后事处理及安慰弋真,提供了不少帮助。


    《文汇报》 2001年7月10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