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一艘三万吨级油轮,被一伙“高智商”的犯罪分子精心策划,以进境维修为幌子,偷改船名,伪造债权债务关系,并通过法院变卖将其转为“合法”身分,进而走私进境。正当他们暗自庆幸之时,等待他们的却是海关缉私警的手
    揭开“高智商”犯罪分子策划的走私油轮的面纱
        



        2001年10月2日,当负案在逃的上海天乙公司董事长邢飞在浙江被突如其来的黄埔海关缉私警擒获时,海关缉私史上堪称离奇的走私三万吨级“ITER”轮案也终于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ITER”变成“金富洋” 

        2000年2月24日,黄埔海关接到黄埔造船厂报告:1999年7月20日,临时进境到该厂维修的巴拿马籍玉堂星海运公司(以下简称玉堂星公司)所属“ITER”号油轮,涂改了船名,在未经海关许可的情况下,擅自驶往深圳蛇口港。“ITER”轮已于1999年9月7日被武汉海事法院变卖,其所有权已变更为中南石化海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南石化公司)。船名也变成了“金富洋”,船东同时还提供了武汉海事法院确认的所有权转移证书。 

        接到船厂的通报后,黄埔海关当即判断,该船有走私进口的嫌疑。于是,展开了一场颇费周折的调查。 

        顺藤摸瓜寻找线索 

        调查人员从武汉方面得知:1999年,巴拿马籍的玉堂星公司与上海兆众中心签订一份协议,由上海兆众中心从国外物色船舶,玉堂星出资购买,同时上海兆众垫付一部分购船款(200万元),并提供技术咨询服务。玉堂星公司购得“ITER”轮后,因未能在合同规定的期限内还清上海兆众中心的垫付款,而被上海兆众中心诉诸武汉海事法院,并向法院提出诉讼保全———扣押“ITER”轮。武汉海事法院发出民事调解书,要求玉堂星公司在1999年8月30日前付清上海兆众中心的200万元购船款及50万元咨询费。同年9月7日,该法院又以玉堂星公司未履行债务为由,主持变卖了“ITER”轮。当时海南惠隆公司以1500万元购得该轮,取得了所有权。 

        既然“ITER”轮是玉堂星买的,玉堂星便成为此案的一大重点审查对象,当办案人员试图摸清玉堂星的底细时,无论怎样都找不到其在海外注册的任何信息。 

        接着,调查人员又从海南惠隆公司寻找突破口。 

        据该公司介绍,在购得此船前,上海天乙公司曾与其联系,并商榷:以海南惠隆的名义先行购船,并负责向交通部门办理营运指标,事成后,上海天乙公司支付其利润300万元。但海南惠隆公司以1500万元(并未实际支付)购得“ITER”轮后,因未能申请到运力指标,便又与上海天乙公司签订了《所有权转移协议》,以1美元价格将该轮所有权转移到上海天乙公司。 

        2000年1月10日,上海天乙公司又与中南石化签订了《船舶买卖合同》。中南石化名义上以1700万元买下“ITER”轮,但也未实际支付这笔钱,只是负责办理了该轮的运力指标及相关手续。因此,尽管“ITER”轮二易其主,实际上一直是被上海天乙公司所控制。 

        那么上海天乙公司与玉堂星公司又是什么关系呢?正当办案人员一筹莫展之时,侦查人员发现了蛛丝马迹:上海天乙公司与玉堂星公司在上海办事处的电话同属一个号码。难道上海天乙公司与玉堂星公司是一家?   煞费苦心精心策划 

        侦查人员起获了上海天乙对外发盘购得的“ITER”轮的大量文件证据,证明玉堂星公司系上海天乙公司在巴拿马临时注册的子公司。该案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一起事先早有预谋、精心策划的走私行动昭然若揭。 

        经海关调查得知,1999年,上海天乙公司法定代表人邢飞与合伙人汪涛,发现二手油轮的国内外差价较大,决定从国外购得油轮,在国内市场倒卖牟利。为了避免事后败露被追查,便计划在国外临时注册一家公司,并以其名义在国外购船。经过对外发盘联系后,由香港雅敏公司为中介,在境外注册了玉堂星公司(实为皮包公司)。因上海天乙公司并无购船资金,其法定代表人邢飞便找到中海中电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海公司)的总经理嵇伟民商定,由中海公司出资人民币(下同)700万元,交由上海天乙境外公司玉堂星购买国外二手船,进境后假借债务纠纷,通过法院拍卖的形式转为中国油轮,之后将船进行倒卖赚取高额利润,待走私获利后,向中海公司支付200万元利润。嵇伟民为赚得高额利润,同意了邢飞的计划,并于1999年7月4日与邢飞签订了一份沥青船改造协议。嵇伟民以该协议的名义向其总公司申请到700万元的款项,并注资于上海天乙公司。之后,上海天乙公司又以15万元好处费为代价,通过黑龙江绥汾河边贸公司套汇,将700万元购船款付至境外,以玉堂星的名义在国外购得1975年制造的利比里亚籍三万吨级油轮“ITER”号,并在巴拿马重新注册。 

        1999年7月20日,上海天乙公司用玉堂星公司的名义,以向海关谎称“ITER”轮临时进境维修后复出口的手法,将“ITER”号油轮开至黄埔修船厂。 

        他们首先与上海兆众工贸发展中心签订假合同,伪造了债权债务关系,并通过武汉海事法院的变卖,将“ITER”号油轮堂而皇之地卖给了被上海天乙公司早已私下安排好的海南惠隆公司。因海南惠隆未能申请到运力指标,上海天乙公司又买通了中南石化公司最终办理了运力指标及相关手续(根据我国交通部《老旧船舶管理规定》的要求,对15年以上的超龄油船,企业不得从国外购置参加营运)。 

        至此,一直掌握在上海天乙公司手中的“ITER”轮便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变成了一条可在国内营运的船舶。2000年3月,上海天乙公司将“ITER”轮以2500万元价格卖给国内某船务公司,获利1300万元。正当大功即将告成,已改成“金富洋”的“ITER”轮准备离开黄埔修船厂时,秘密才被泄露。 

        值得深思的是,走私分子之所以屡屡得逞,打通一个个环节,无一不是用金钱作诱饵,使一些人(或企业)置法律于不顾,为走私者大开绿灯,否则,走私者岂能得手。打私并非海关一家的事,企业守法自律与海关打私之路一样漫长而艰巨。(蔡岩红) 


    《法制日报》 2001年12月14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