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鹰派”的胜利——美国为何突然宣布要退出反导条约
        
    美国总统布什7月17日在华盛顿表示,他不会停止部署导弹防御体系,也不会改变反对《京都议定书》的立场。[路透社照片]

        中国日报网站特约评论员文章:正当阿富汗战争进入尾声,全世界都在关注美军是否能最终抓住本·拉登之际,12月11日,美国又传出惊人消息:白宫已决定在几天内正式通知俄罗斯,美国将退出1972年签署的《反弹道导弹条约》。消息传出,世界为之震动。这不仅是美国自从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第一次退出一个重要的国际协定,而且意味着持续了近30年之久的禁止战略防御的国际机制将从此崩溃。 

        ·退约:布什政府再度搬出“单边主义”法宝 

        9·11事件以后,美俄两国高速“靠近”,俄罗斯对美国进行阿富汗战争等反恐行动所提供的全面合作,是美国得以在62天时间内打垮塔利班的关键性因素。在未来的美国反恐行动中,俄罗斯的合作也绝对是举足轻重。因此,从阿富汗战争后美俄关系迅速改善的局势来看,美国本来应该难以选择单方面退出反导条约的做法。 

        现在,美国突然宣布要退出反导条约,无疑令关心和反对美国单方面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国际社会,再一次受到了美国单边主义的沉重打击。 

        2001年11月2日,第56届联合国大会刚刚以80票赞成、3票反对的压倒性优势通过了题为《维护和遵守反弹道导弹条约》的决议,重申了1999年12月联大通过的相关决议的精神,呼吁缔约国严格遵守条约内容,不部署、不转让反导武器系统,维护反导条约的完整性和有效性。现在,9·11事件过去仅仅三个月,当国际社会帮助美国打赢了阿富汗战争时,美国却再一次置国际社会的正义声音于不顾,这不能不让人们对美国“霸气十足”的国际行为,再度产生深刻印象。 

        ·美俄在反导问题上的谈判不会结束 

        然而,对美俄关系来说,问题远不那么简单。美国现在突然使出“退约”这个杀手锏,从表面上看,不仅令普京总统颜面无光,而且,对普京总统致力于改善同美国关系的积极努力,也是一大讽刺。有意思的是,西方媒体报道说,俄罗斯近日曾告诉美国,如果美国退约,美俄关系不会受到损害;言外之意是,美国退约,不会招致俄罗斯的强烈反弹,也不用担心退约的外交成本过于巨大。 

        合理的解读是,布什政府现在决定要选择退约,其实本身就是6个月以来美俄反导谈判的结果,也是“9·11事件”之后美俄关系新发展的结果。 

         首先,普京总统希望在反导条约问题上向美国让步的政策,在国内始终遭到军方和左翼政治力量的强烈反对。如果俄罗斯轻易同意修改反导条约,对普京政府的国内政治声望和权力基础将是一大打击。为了平衡国内各种力量和各种声音,普京已经很难被说服在反导问题上做出重大让步。现在,美国宣布退约,可以保持普京政府决心维护反导条约的坚定形象。 

        其次,俄美两国已经在11月13日的白宫首脑会谈中宣布了要大规模削减战略核武器到1700-2200枚水平的目标。俄罗斯倘若在未来这一数量级上的战略核力量要继续保持可靠性,就更没有理由对美国做出妥协。因此,俄罗斯可能在深度核裁军的初步目标已经实现后,认为在反导条约问题上选择的余地更小,也就更不愿意公开同意修改反导条约。换句话来说,俄罗斯为了换取美俄新一阶段大规模削减进攻性战略核武器条约的签署,只能“默认”美国以“退约”的方式来突破反导条约对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限制。 

        白宫明白俄罗斯不会喜欢美国的这一决定,但认为俄罗斯是可以“忍受”的。美国通过“退约”对俄罗斯还有继续的外交期待,那就是希望可以通过美国的这一强硬做法,加速与俄罗斯在反导问题上的外交谈判,以便可以讨论签署一项新的裁军协定来“替代”、而不是“修改”反导条约。当然,这个“替代性”的条约将最大程度地符合美国的要求,以便使得美国可以绕开在修改反导条约情况下很可能绕不开的限制。同样,普京可能“无奈地”选择让美国先提出退约,形成美国“逼宫”的事实,然后再通过俄美新一轮谈判,来“曲线”完成美俄反导条约修约或者用“新约”来换“旧约”的任务。为此,美俄很有可能在明年夏天,也就是美国6个月通知退约的提前期真正结束之前,签署新的军控协定。 

        总之,美国选择此时宣布退约,很大程度上是美俄双方已经有了“底线”的结果。这和美国在8月份宣布要退约有了本质的不同。赖斯11月16日已经说得很清楚,反导条约在目前的美俄关系上已经是“小问题”了。 

        ·美国的意图 

        “9·11事件”和美国的反恐军事行动,毫无疑问,增强了布什政府加速研制和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迫切感,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了建立导弹防御系统在美国国内的说服力。布什政府当然不会错失这个可以推进导弹防御计划的政治机会。12月11日,布什在南卡罗莱纳州希塔戴尔军事学院发表演说,明确称导弹防御系统是反恐行动的“有力手段”。 

        同时,布什在“9·11事件”之后,民意支持率显著攀升。按照《华盛顿邮报》和哥伦比亚公司的联合调查,目前,布什的民意认可度高达90%,其外交政策的支持率也达到了75%。如此“黄金般”的国内支持率,也促使布什下决心宣布退出反导条约,而不必过多忌讳政敌的反对和国内不同意见。 

        对美国来说,“退约”是首要选择。反导条约不管怎么修改,美国都将受其限制,这对已经有了庞大导弹防御发展计划、并一心要实现尽快部署的布什政府来说,总会碍手碍脚。其实,美国早在2001年8月就提出要退出反导条约,并将退出的期限定在12月。布什政府原来选择“退约”的一大顾虑是俄罗斯的反应。既然现在美俄在反恐合作中已经建立了“新关系”,俄罗斯也同意和美国一起走出冷战阴影,消除冷战残余,目前就是美国决定退出反导条约的“最佳”时机。退约后,美国可以在建立导弹防御系统方面,毫无顾忌地“甩开膀子大干”。 

        布什决定“退约”,表明白宫内部在反导问题上的政策争论已经结束。对于国务卿鲍威尔所坚持的政策理念以及他本人的政策地位来说,这是一次沉重打击,鲍威尔历来主张和俄罗斯谈判修约,维持反导条约也可以让美国部署某种反导系统。与此相对的是,以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为代表的“鹰派”人士,再一次在政策抉择中占据了上风,国家安全事务顾问赖斯则在这次选择中站到了拉姆斯菲尔德一边。《纽约时报》12月12日明言,“退约”是拉姆斯菲尔德的胜利。 

        历史有时是非常善于开玩笑的。1976年,正是当时福特政府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下令关闭了设在北达科他州的反导弹基地;25年后,拉姆斯菲尔德再度出任国防部长时,却要宣布重建美国的导弹防御基地,并将亲手葬送存在了30年的反导条约。“退约”是否真的是拉姆斯菲尔德的“胜利”?历史会给出答案的。 (中国日报网站特约评论员 朱锋)  


    布什5月1日在美国国防大学发表演讲称,美国必须突破1972年美苏《反弹道导弹条约》的限制,部署国家导弹防御系统
    8月31日美国在加州范登堡空军基地成功地试射了一枚新型三级助推火箭,这次试验成功使得美国在研制NMD方面迈进了一大步。
    美国国防部宣布导弹拦截试验成功。
    中国日报网站 2001年12月13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