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反恐战争与21世纪的美国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赵可金

        

      9·11事件发生后,反对国际恐怖主义一跃成为美国对外政策日程的首位,国际社会也紧随其后,展开了对恐怖主义的“国际大围剿”。   

        随着阿富汗局势的发展,人们越来越认识到这的确是一场非对称性的战争。如果能够确定目标,反对“恐怖主义”的任务就像警察局办案一样干净利落。然而,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确定目标?美国曾开出一个恐怖主义国家的名单,包括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朝鲜等,这种确定方法是令人担忧的。如果这种确定方法成立的话,反对恐怖主义就会变成美国一个一个地“收拾”这些国家,它所引发的恶性循环对国际社会来说是一种灾难。   

        简单地说,恐怖主义具有两大本质特征:一是使用不同于战争的暴力手段,二是具有某种政治目的。不具备这两大特征,就不构成国际恐怖主义。因此,实行恐怖主义的组织是不确定的,只要它为了追求某种政治目的,使用暴力手段,造成恐怖效果,就会导致恐怖主义。冷静思索,既然恐怖主义要实现某种政治目的,那么我们必须要问的是,9·11事件对美国的恐怖袭击要促成什么政治目的?或者说为什么受到恐怖袭击的偏偏是美国?   

        事实上,我们知道,针对美国的恐怖袭击并不只9·11事件。18年来,美国先后遭受了10多次恐怖袭击,包括驻外使馆、各种水面舰只、美军驻外基地等等。尤其是90年代以来,美国受到的恐怖袭击越来越频繁,越来越严重。   

        美国屡屡受到恐怖打击,不能不引起人们尤其是美国人的反思。9·11之后,布什总统称这是“对美国自由和民主的攻击,是对全人类的攻击”。在客观效果上来说的确如此。但就恐怖主义分子所要达到的政治目的而言,恐怕就未必。可以肯定的是,美国的某些行为刺激了某些民族的民族主义情绪,但是这些民族的国家却没有能力同美国这样的庞然大物相抗衡,长期情郁于中,不得发之于外。这些矛盾积累久了,就必然会以某种非正常的、极端的方式得到集中的爆发。   

        我们反对恐怖主义,对于美国遭受恐怖袭击十分同情,对恐怖主义行径齐声谴责,但是我们分析问题却不能不把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纳入视野。因为只有认清恐怖主义的根源,才能有效地制止恐怖主义。因此,如果要正视恐怖主义,就不能回避美国国际行为上存在的问题。   

        反思冷战结束以来的国际行为,是美国政府面临的挑战。美国政府不仅要追究恐怖主义发动者的罪过,而且要反思本身存在的问题,这是应该具有的大国肚量。   

        记得《时代》周刊的一篇评论开首便是:“美国真伟大,它不仅战胜了自己的政治对手,而且制造出一批又一批的富人。而这批富人正感到生活有些乏味的时候,美国的公司又制造出了能让他们身心快乐的‘伟哥’。年轻的总统不时制造一些让人们街谈巷议的风流韵事,生活还有什么其他企求呢?多好的太平盛世啊!”一时间,美国成了“孤独的超级大国”。在这种人间天堂的国家里生活,又遇到这样“伟大的时代”,催生各种“新理想主义”的理论和声音在所难免。各种“历史终结论”、“输出民主论”、“霸权稳定论”、“文明冲突论”一浪高过一浪,仿佛世界已经是美国的世界,是“民主和自由价值观”全面统治人类社会的世界。   

        在这种欢呼声中,不仅官方的政策倾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外交政策上更主动、更积极、更有领导者的姿态,而且民间社会的心态也在发生着潜移默化的转变,一种普遍的对其他民族的傲慢和不屑溢于言表,那种天定命运的狂热和传播美国精神的热情,让其他民族一时间有点适应不了。尤其是布什上台之后,单边主义的倾向越来越严重。   

        美国也为这种单边主义付出了代价,今年美国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选举中的落选,就是一个教训。但是,冷战后的世界并没有像美国人想像的那样美好。冷战结束后,美国那种“没有敌手的霸权”地位受到了严重的挑战。一度为冷战所掩盖和压抑的种族冲突、宗教争端、边界纠纷等问题如同打开了的潘多拉魔盒,纷纷涌出,美国视野中的世界似乎正在“失控”。这种失控感,被一些学者描述为“新悲观主义”。   

        失控感使得美国忧心忡忡。为此美国内部确定了要采取不同的手段来保护它的国家利益。   回首过去的20世纪,可以得出结论,这是一个美国崛起为世界大国的世纪。美国在20世纪的崛起,是凭着自己的实力和能力而获得的。展望未来的21世纪,美国能否继续保持以及如何保持自己的超级大国地位,是应该引起美国进一步深思的问题。   

        纵观历代大国兴衰史,从古罗马帝国到大英帝国,发展强盛比较快,衰落也在旦夕之间。尤其是当达到势力顶峰的时候,面临的挑战几乎是一致的,即能否实现由“武功”向“文治”的转变,21世纪的美国也是一样。


    《青年参考》 2001年12月14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