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为虚荣心付出昂贵代价 在狱中我学会了善意看世界
        

        核心提示

        李平,女,1976年生人。曾是北京某著名高校日语专业学生。1995年因伙同他人抢劫杀人,被判处无期徒刑。因在狱中表现良好,她被安排在监狱宣传队接受改造,曾几次被减刑。目前余刑还有15年。李平告诉记者,她上大学二年级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男孩。他没有读过大学,出国也只是探亲,但是他的谈吐给人的感觉却很绅士,她被他的外表吸引了。在他们相识只有40天的时候,她陪他做了一件毁她一生的事:抢劫一辆出租车。他于案发第二年被枪毙,她则要在监狱中度过她一生最美好的时光。李平说,这段事情这对她来说是一种耻辱。5年的狱中生活她学会了善意看世界。她的教训、她所经历的一切、她所有的思考和感悟、她在狱中的生活状况,今天讲给读者听。

        ■虽然进了监狱,而且可能我至少要在这里呆十几年,人生最宝贵的这段时间我都在监狱里度过了,但是跟监狱里的同龄人比,我真觉得我是一个特别幸福的人。因为我有一个特别幸福的家。

        我家有四口人:爸妈和一个妹妹。我母亲曾经做过编辑。我父亲是搞建筑专业的,当时在地质队工作。我妈和我爸结婚以后,跟着我爸,我爸到哪我妈就跟哪。听我奶奶说,我妈生我56天就走了,生我妹妹30多天就走了。我们两个都是跟我奶奶长大的。我父母感情很好,所以家庭气氛特别好。我的父亲是一个特别孝顺的人,他也要求我们必须孝顺长辈,这对我们影响特别大。有一次,我刚上初中的时候,我们同学给了我一个鲜荔枝,说是她妈妈从南方带回来的,她特意拿来给我们同学尝尝。那时候,在北京还很难看到这种水果,于是我就把它带回家去了。我跟我妈说,我们同学给了我一个鲜荔枝,给你尝一尝。我妈当时特别激动,那时候我也就十一二岁。最后这个荔枝是我们一家四口人一起吃的。可以说,我父母对子女的教育是挺成功的,就是我不太争气(笑,有点不好意思)。我觉得我自己生活有规律,自理能力强,其实都是我爸妈教育的结果。我刚刚收到一封我爸写来的信,他在信中说,他唯一自责的是没有教育好我,看到这封信我心里真的非常难受。

        ■在《新生报》上我看到一篇题为《生命的财富》的文章,觉得挺好就裁下来寄给我妈妈,我妈妈却说你干吗给我寄别人写的?我想看的是你写的。于是我自己开始写文章,我发表第一篇文章的时候,正好是我妈妈过49岁生日的那天,内容写的是我爸爸,题目叫《爸爸的回信》。

        我是《新生报》的通讯员,给《新生报》投稿,《新生报》发表之后是可以加分减刑的。应该说在狱中这几年我学会了不少东西,织毛衣、绣花、缝衣服……我想多从事一些脑力方面的工作,今年我会把精力放在高自考和写稿方面。在监狱,我写两本日记,一本是写给管教队长汇报思想的,一本是写给自己的。虽然在监狱,我依然每天坚持记日记。我觉得,人只有面对自己的时候,才能真正敞开自已。目前,我们宣传队的人也参加劳动。如果有巡演,基本上就到年底了。之后就该准备元旦、春节等一系列节日的演出。我自己打算把今年的创作提前,因为今年的创作时间比较紧。我上次那个小品《牵手》基本是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故事写的是一对夫妻,两人很恩爱。男的染上了吸毒,吸不起了就以贩养吸,后来两人被抓起来了,男的被判无期,女的被判十几年。丈夫来到监狱以后不久就受了处分,无期减刑就延长了一年。妻子始终爱着他,但丈夫很悲观,后来妻子鼓励他:等着你,无论白发苍苍,两鬓斑白,也要等到你和我们牵手的那一天。这是一个音乐诗话。开头定位在一个月圆的中秋之夜:今夜中秋,今夜月圆,可是我却泪流满面……

        ■我觉得,虽然我走到今天是因为交友不慎,但是我认为交友不慎也体现了人的虚荣心。我之所以坐牢,最主要的原因是虚荣心过盛,为此我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1995年,我因为抢劫杀人被判无期徒刑。我和三个男孩把夏利出租司机打死了,后把出租车抢走了。因为我非常喜欢其中的一个男孩。我觉得为他我走到了现在,没有什么可后悔的。但是不久前我们一个管教队长问我“你后悔吗”,那一天,我突然觉得我非常不愿意正视的一个侧面突然被人给揭开了。我说:“队长,这样的事以前说不后悔,纯粹是骗自己的。在监狱这么多年,把最珍贵的东西全都失去了,不可能不后悔。”这些年我也反复想,对自己过去的这二十几年进行总结和反思。我觉得,虽然我走到今天是因为交友不慎,但是我认为交友不慎也体现了人的虚荣心。是虚荣心害了我。平时大家一起聊天的时候经常说,“唉,你挺倒霉的”,可是每当我自己面对自己的时候,我就想,如果你自己没有问题,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事,归根到底还是自己有过错。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刚从国外回来,我当时正好在办出国,我在一个咖啡厅里打工,他来消费。就这么认识了。案发的时候我们认识只有40天。经过这几年的狱中生活,我想一个女人没有虚荣心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人不能贪得无厌。前几天无意中我收到了一个同案的来信。收到这封信以后我把它交给管教队长了,因为同案之间是不可以通信的。后来我又通过队长给他回了一封信。我跟他说我不想跟他联系了,将来出去以后,我也有可能会适当的与他联系,因为,这件事我有很多东西并不清楚,我觉得这对我来说太不公平,如果是他们设计好的就不应该把车停在离我的居所那么近的地方。虽然认识了只有40天,但他们不能这么害我。再有,我的男朋友家里挺有钱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同学。两人从小在一起,直到现在他都没有交朋友。我特别感激他,因为在我出事后最困难的时候,他是第一个站出来关心并帮助我的人。

        他在某名牌大学金融证券专业毕业后,现在一个律师事务所工作。我在市公安局预审处看守所的时候,第一次收到的钱是他给我存的。当时我一看到收据单上的名字我就哭了。我特别奇怪他怎么知道我在那儿?那时候他在上大学,给我存的钱可能是从他爸爸妈妈给他的生活费里挤出来的。我在狱中,有很多人对我特别好。我有一个中学女同学,每个月都给我寄书,我需要什么,只要一张口,费多大劲她都会帮我找来。她对我说:“你爸妈年纪大了,别跟他们要钱了,需要的时候就告诉我。”我不知道该怎样感谢她。我觉得,人的感情是说不清楚的。我们宣传队有一个女孩,她因为男朋友进来的。进来之后有一个记者也是跟她一起长大,特别喜欢她,每个月都来看她。我们当时问她会不会嫁给这个人,她说不会,可是她12月份出去,3月份就嫁给那个记者了。还生了孩子。

        ■很早的时候我就有一个愿望,我希望有一天我会成为我爸的骄傲。但是这个愿望至今没有实现。却相反,我给我爸丢脸了。

        我现在想,如果有一天我能放几天假回家,我会把我在这里想的很多东西告诉我爸。有一次我爸爸妈妈都不在家,有人到我家里来找我爸。那人说,他把这个东西先放这儿,过一会儿再来。结果我爸妈回来一看,是一筐桔子,桔子中间有一包用报纸包的钱。我爸当时赶紧把我叫过去,对我说,你看爸妈不在的时候你不能收人家的东西。如果这个东西咱们收下了,爸就是受贿了。我当时已经上中学了,我觉得我爸挺傻的。但是,等到了监狱,我明白了,其实我爸特别优秀。刚开始我进监狱的时候,我爸妈有4个月不来看我。那段日子现在想起来也是非常可怕的。我在公安局的时候,我爸曾给我寄过钱,后来突然一下不理我了。这很出乎我的意料。1996年底我在狱中给家里写了第一封信。信中我告诉他们:“对不起你们,某某(我的同伙)已于某月某日枪毙了,我是某年某月某日下监了。”最后说,某月某日家人可以来接见我。因为要求只能写一页纸,所以信的内容很简单。但是他们没有在规定的时间来看我。当时接见是分两个区,一区接见是在月初,二区是在月中。如果我爸妈在第一拨不来,管教队长就让我第二拨再写信。还不来,下月还写。就这样往复好多次。每次接见我都等在那儿,第一拨没有他们,我就等第二拨。很多次就这样眼巴巴的看着别人接见。后来就开始失望了。但是每个月我还是给他们写信,我知道他们收到我的信了,只是恨我。后来,我过20岁生日的时候,1997年3月17日,我收到了我爸的一封信,信中说:正如你在信中说的,不管你是什么样的身份,你犯过什么样的错误,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女儿。我决定下个月跟妈妈一块去看你。接到这封信我特别高兴。我爸妈于1997年的4月17日第一次到狱中来看我。那次接见,整个接见大厅都听到我妈在哭。我长这么大没见过我爸哭。他只是在我爷爷去世的时候哭过一次,那次接见我的时候他也哭了。我却极力克制,当时眼泪没有掉下来,但心里非常难过。

        ■今年我好像不是那么渴望接见了。因为每次接见,家人来回路上好几个小时,就为了见我半个小时,我觉得太麻烦他们了。

        管教队长对我们除了严厉之外,其实很有人情味。有一次,我在车间,那天我心情特别不好,我对管教队长说,我等会儿再干活行吗?她问你怎么啦?我说我一干活就想哭。就因为我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们分监区5个队长都找我了。她们对我们一丝一毫的情绪变化都特别重视。那次因为我没有减刑,觉得没有希望,所以一下心情特别糟糕。其实我接到被判无期的判决书的时候都没有觉得怎么样,但是,到这儿别人一问,回说“无期”,真觉得太长了。有的队长也了解了我家里人不来接见,她们都替我着急。有一次接见,管我的赵区长就过去拉我爸,我爸本来走了却又回来了,他说你们区长说今天20个人接见有17个人家里都给存了钱,我也得给你存点钱。后来我爸生病,有一个月没有来接见,第二个月来的时候正好赶上我们有参观任务,接见室搁不下了,我就拉着我爸的手,当时没有坐位大家都非常高兴,因为拉着手说话比拿着电话感觉好多了。今年我爸工作特别忙,我好像也不是那么渴望接见了,我觉得我好像又长大了,不愿意再给家里人添麻烦。每次他们来回好几个小时,就为了见我半个小时,太麻烦他们了,而且每个月我可以给他们打三四次电话,还可以给他们写信,每年我还有几次团聚。

        ■进监狱的人有很多感悟,是社会上的人体会不到的。

        因为我,我爸几乎和所有朋友都不联系了,就是怕他们提起我。我爸说今年春节特别受刺激,原来我小时候的一个钢琴老师打电话到我家,说李平现在干吗呢,我最近新建了两个乐队忙活不开了,她能不能过来帮忙张罗张罗?我爸一听,也不敢和人家说我在监狱。我想我爸肯定会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比如邻里无意中提起我,我爸都没法跟人家说。过去我从来不想这些问题,但是最近我却经常想。我给我爸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我爸是个非常好面子的人,这一点我以前也曾埋怨过他,但是现在我理解了。我明白了一个人生活在社会上,会有很多属性是不得不去顾及的。我真的挺对不起我爸妈的。

        我们的案子造成一个人死亡。我到监狱以后听说那个人是一个退役军人,已经四十多岁了。我爸妈在我出事后去他家里看过好多次,他们觉得特别对不起人家。其实第一次开庭的时候,我就想过,也许有一天我会对受害人进行一些补偿。但是这似乎是不可能的。人死了不能复生。如果我不出现,他的家人对这件事已经慢慢淡忘了,我一出现,他们又想起来了,反而造成一种无形的伤害,这是很残酷的事情。有一个从我们这里出去的人,她对我说:“将来有一天,我要再领养一个小女孩。”她已经50岁了,想领养一个女孩,是为了回报社会。她说如果有钱人都愿意领养这样一个孤儿,好好培养他,那中国就没有穷人了。我觉得她挺高尚的。进监狱的人有很多感悟,是社会上的人体会不到的。

        ■文/本报记者 刘晓玲


    《北京青年报》 2001年11月13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