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14年埋头研究航海史,“郑和环球论”语出惊人
    英国倔老头要改写历史

    本报驻英国特约记者 文舟

        
    郑和下西洋的多桅帆船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船大三倍

      凯文·孟席斯是个64岁的英国老头,原本名不见经传,用他自己的话来形容,他是个业余“历史学家”。这位业余历史学家最近在英国突然名噪一时,因为他经过多年研究,公布了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结论:北美和澳大利亚大陆都是中国人发现的。英国媒体纷纷报道了这个消息,把新闻炒得火热,还说如果孟席斯的判断得到证实,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历史就要改写了。

        西方航海家拿着郑和绘的航海图

        孟席斯年轻时在英国皇家海军担任一艘潜艇艇长。退休后,孟席斯一直在位于伦敦北部伊灵顿的家里从事自己的爱好:航海史研究。据称,他花了14年的时间对中国古代著名航海家郑和的航海图进行过分析与测绘,终于得出结论,中国航海家郑和的船队比哥伦布早72年抵达过北美大陆,而且郑和的船队还可能进行过环球旅行,这比已知的麦哲伦环球远航早了一个世纪。

        根据孟席斯的研究,意大利、葡萄牙古代航海家进行远航的时候,并非漫无目的地四处游逛,而是有所依据,那就是一幅被葡萄牙国王视为国家机密的航海图。这张航海图据考是从意大利旅行者尼古拉·达·康提那里获得的。这张航海图绘于1428年,现已大部分遗失,但当时图纸的部分内容被泄漏出来,并被重新绘制。根据这张图纸,那些西方航海家在出发前就对目的地的航行路线进行了规划。

        孟席斯因此提出疑问,“没有人解释过为什么欧洲探险家当时有地图,那里有数百万平方英里的海洋,要绘那些地图需要有巨型船只。是谁绘了那些地图呢?”孟席斯得出的答案是当时拥有世界上最大船只的中国人。航海家郑和及其随从完成过远程航海,并绘制了图纸。

        中国明代航海家郑和曾于公元1403年至1433年之间进行过7次远航,中国史称“郑和下西洋”。当时郑和的船队配有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多桅巨型帆船,体积是哥伦布出海用的航船的4倍。史料记载,郑和当时至少到过东南亚和南亚沿岸,再远还到过东非沿岸,可能还绕过了非洲大陆南端的“好望角”。孟席斯认为郑和第六次远航还到了更远的地方,船队到达了拉丁美洲、加勒比,最后抵达了澳大利亚,实现了环球旅行。每到一处,郑和的船队就会兵分四路,留下瓷器等货物,带走当地特产。“有关证据不下万件,”孟席斯坚称,“很明显不是哥伦布发现的新大陆嘛!我真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就没人过问一下!”

        孟席斯认为,郑和本人并没有进行环球旅行,是他的两个随从在第六次出航时把远航进行到底的。孟席斯根据自己多年航海经验,阅读了大量的航海史资料,又结合星象学、地图学、古代文物和人类学研究进行了推断,将郑和当年的航海路线描绘了出来。他认为,当时的中国航海家根据航海经验绘出了航海图,并可能接近了南极圈。

        孟席斯还拿出在意大利威尼斯进行研究时得到的一个证据。在一个中世纪航海星象图上,有一个1420年左右在西非佛得角附近的航海记录,旁边附了一张中国古代舢板的图样。接着他还从文学记载和考古方面进行了充分的考证。

        别人说他是典型的英式偏执怪老头

        回头想想,孟席斯说他开始从事这项研究的时候,自己都被这个古怪想法吓了一跳,“要是别人觉得我没事找事怎么办?要是别人对我的想法不屑一顾怎么办?不过我觉得我这个结论虽然复杂一些,得有些历史知识的人才能懂,但我相信我的推论没错。”别人则说他是典型的英式偏执怪老头,看准了的事儿就一门心思钻进去,非要搞个水落石出。

        《每日电讯报》报道了孟席斯的消息以后,舆论的反应出乎意料地好。不但没有人对这个业余历史学家的研究结果表示轻蔑,许多媒体反而都纷纷和孟席斯联系,要求对他进行采访。短短几天,加拿大、日本等共26家电台和电视台播出了对他的采访,有关其学说的报道也见诸于美、加、澳、新西兰、香港及东南亚国家和地区的报章上。

        在历史学界,一些专家学者对这一研究结果的反应却不尽相同,多持怀疑态度。美国明尼苏达州立大学图书馆是那幅葡萄牙残缺航海图的收藏地。该图书馆馆长卡罗认为,孟席斯对欧洲航海家所持的航海地图来自何方提出了很好的质疑,论证也很严谨,但地图的原本是不是真的来自中国则没有充分的证据。英国国家海洋博物馆绘图史馆的吉莉安馆长则表示无法苟同孟席斯的推论。

        平静的生活被打破

        孟席斯这老头倔得很,但有时也很天真。他说到自己家里事儿的时候直言不讳,说老伴比他能干。“我老伴叫玛赛拉,我们两个是她主外,我主内。她出去挣钱,我在家里做饭。现在好多媒体采访我,我就一边煮汤,一边接受电话采访。”

        3月15日,孟席斯准备迎接对他的观点提出质疑的历史学家们。他自己花1200英镑租用了英国皇家地理学会的演讲厅,并邀请了250名学者、外交官、海军官员、出版商和纪录片制片出席其学说发布会,中国驻英国大使馆的官员也在被邀之列。据说目前拟参加发布会的观众已接近700人,门票一时炙手可热,发布会还将由当地中文电视媒体进行转播。据悉,孟席斯还将在发布会上发表他的著作《1421:改变世界的一年》。

        平静生活被打破的孟席斯先生既有些洋洋自得:“现在大家才知道我的研究很受欢迎吧!”但同时又有些紧张:“唉,谁知道我这个业余‘专家’在那些毕生从事航海史研究的学者面前会不会露个大怯呢?”    

        《环球时报》 (2002年03月14日第五版) 


    凯文·孟席斯
    (责任编辑:赵燕萍)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