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他披露了拉登的秘密档案(下)

    陈波

        

        记者(以下简称记):除此之外,拉登集团还利用其他手段从事恐怖主义活动吗?   

        罗朗贾卡(以下简称罗):在因特网高度发展的今天,恐怖分子也开始在利用电子邮件传送信息上动脑子,拉登的恐怖组织“基地”便利用这个方式交换文章、照片和录像带等。如果他们打算袭击摩洛哥拉巴特或利雅得某个公共场所,到现场勘察的恐怖分子可以将那里的监视摄像机位置、安装炸弹的理想地点,以及躲避警方追捕的路线等信息制作成一个几分钟的录像片,再通过网络传给仍藏在马尼拉或多伦多负责准备炸药的恐怖分子同伙,以便其设计攻击方案。只要遵循一些最基本的保密措施,这种情报交流就可以做得滴水不漏,对手几乎无法拦截。   

        记:“9·11事件”后,关于拉登等国际恐怖势力的书籍如雨后春笋般涌入图书市场,而《档案》一书却是在“9·11事件”之前完成的。你当时已在书中预言,恐怖分子将利用常规的装备和武器袭击美国本土,这些论据从何而来?   

        罗:我在1993年第一次见到本·拉登时便感到此人要走上恐怖主义之路。此后,我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走访了许多国家,并同他的同伙进行过多次交谈。《档案》一书是在今年5月印刷的,这本书是我4年研究的结果。此前,我已经出版过一本有关本·拉登的书,名叫《反对西方的法特瓦》(FATWA,伊斯兰教术语),对他们的行动方式有一定的了解。   

        可以这么说,恐怖分子一般具有强烈的挑战心理,他们可以事先散布出消息,说要对谁进行攻击,但不会明确指出攻击时间和具体地点。在“9·11事件”前,拉登集团已经制造了一些宣传录像带,并在不同的地方播放。通过对这些现象的观察与分析,我当时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所以我能在这本出版于“9·11事件”前的书中指出:“当美国在积极从事反导弹防御系统的研制时,恐怖分子很可能采取传统的方式,包括飞机等攻击美国本土的目标,因为恐怖主义的实质便是采取难以预料的手段进行攻击,甚至不惜利用那些偏激狂热的分子当人体炸弹。”   

        记:10月30的《费加罗报》披露,拉登在今年7月4日至14日期间在阿联酋迪拜的美国医院接受治疗,并同CIA在当地的代表进行过一次密谈。你对这条消息的可靠性如何评价?   

        罗:这个传言已经出现几周了,但我不相信。很难想象美国情报人员在会见拉登两个月后美国便受到恐怖袭击,然后CIA再四处搜寻拉登。我向你透露一个消息,美国在今年六七月间已通过外交和反恐怖合作途径向法国、英国等国家求援,说根据他们截获的拉登同其助手的谈话内容显示,美国本土将面临一次重大的恐怖袭击,只是不知道具体的位置和时间,希望欧洲的盟友为他们提供情报帮助。此后,美国加强了在阿联酋的情报工作,他们在当地逮捕了拉登集团一个主要人物的兄弟。   

        另外,拉登也没有病到必须要到迪拜去治疗的程度。他的背部确实有病症,但这并不影响他爬山和到军营视察,不影响他在阿富汗的防空洞里活动。就在10天前,美国轰炸了阿富汗的一个军营,以为拉登当时藏在里面。但美国炸死的却是拉登的副手戈朗马克,他的大部分家人也和他同归于尽。   

        记:你认为今天的伊斯兰世界是否会出现一个反恐怖反暴力的组织,依据古兰经的教义同偏执的狂热分子作斗争?   

        罗:我想这是很显然的。其实,伊斯兰世界目前已有很多领导人出面谴责这种邪恶的恐怖势力,但媒体对此往往关注很少,而将注意力集中在恐怖分子制造的一个个惊世“杰作”和美国的海陆空大反击等具有强烈刺激性的新闻上。这是令人遗憾的!   

        记:听说你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地出差,有没有去过中国?《档案》中文版现已在台湾上市,不知是否将同中国大陆的读者见面?   

        罗:由于要为联合国等机构提供咨询服务,我经常到一些热点地区去取证,一个月中有3周都在世界各地跑。去年6月,我到中国去过一次,近期可能还要再赴中国。我希望能同中国研究伊斯兰教的专家进行交流。当然,我也希望我的书能够被广大的中国读者了解和喜欢。  


    《中国青年报》 2001年11月13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