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他披露了拉登的秘密档案(上)

    陈波

        

         日前落幕的法兰克福国际图书展,一本名为《本·拉登秘密档案》(法文原名为《以本·拉登之名》,以下简称《档案》)的新著在中东问题纪实文学书籍的排行榜中独占鳌头。值得一提的是,《档案》一书完稿于“9·11事件”数月之前,而其作者已在书中预言,当美国致力于研究反导弹防御系统时,恐怖分子很可能采取传统的方式袭击美国本土。在《档案》中文版问世之际,该书作者、法国恐怖主义国际观察站和当代威胁研究中心主任罗朗贾卡应邀来到本报驻巴黎记者站,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记者(以下简称记):《档案》一书被冠以“秘密”二字,你在书中是不是披露了许多不为人知的一手材料?你和拉登本人接触过吗?   

        罗朗贾卡(以下简称罗):《档案》里的许多材料都是我通过同拉登集团的直接接触而了解到的。我同拉登本人也有一次谈话,不过那时候他还并不出名。1993年,在苏丹召开一次世界伊斯兰大会,旨在建立全球伊兰斯组织相互间的联系。这次会议的资助者就是本·拉登。我应邀参加了会议,并在其间同拉登交谈过。他当时只是个伊斯兰运动的倡导人,还没有开始恐怖事业。为了写这本书,我曾去过巴基斯坦、阿富汗等拉登集团出没的地方,同他们的一些核心人物直接交流过,包括目前被囚禁在伦敦的该集团二号人物阿尔发瓦兹,还有为拉登本人和其左膀右臂效力的几个律师等,这些人有不少都被关在埃及和美国的监狱里。   

        记:《档案》问世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你本人也成为各国媒体追逐的热门对象,我曾经看到LCI电视台对你的采访。这本书目前的销售情况如何?   

        罗:《档案》自上市一个月以来已在法国境内创造了20万法郎的销售额,目前已被译成英语、德语、西班牙语、日语等17种文字。我们最近同日本和德国的出版商分别签订了10万欧元合同。该书在有关中东问题的纪实文学书籍排行榜中已名列第一,超过了新版的《圣经》和《古兰经》。我们不久将推出《档案》的“手册版”和电子版,读者届时可以在网上阅读。   

        记:你以前的职业也是记者,现在则成为向联合国安理会和欧洲理事会等提供咨询的国际恐怖问题专家。你是如何实现这种职业跨越的?   

        罗:我以前曾是《巴黎竞赛》杂志的记者,后来又到《观点》杂志工作,主要的报道方向是国际恐怖主义和地缘政治冲突问题,先后写了15本介绍恐怖主义和间谍世界的专著。1994年,也就是纽约世贸中心遭到袭击的第二年,我开始致力于国际恐怖主义问题研究,并创建了恐怖主义国际观察站。这个研究机构主要从事生化武器扩张和新恐怖威胁手段等问题的研究和讨论。由于我们在研究方面取得了一些成果,联合国安理会的部分成员国、欧洲理事会、欧洲议会和法国国民议会等一些机构现在均要求我们在国际恐怖问题方面向他们提供咨询服务。   

        记:“9·11事件”后,本·拉登一下子成为全世界最热门的人物。他声称自己是伊斯兰世界的旗手,并号召全球的穆斯林为捍卫自己的宗教发起一场反击西方的“圣战”,这不禁让我们想起了美国哈佛大学教授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中所阐述的观点。你对此有何看法?   

        罗:发生在美国的这场恐怖主义“杰作”确实将人们的视线聚焦到拉登身上,也使许多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分子和其他一些崇尚暴力和恐怖的极端分子将拉登尊奉为他们的领头羊。这种客观现实尤其强化了一些缺乏教育的年轻穆斯林的心理误区,使他们进一步认为拉登是在维护他们的利益,是在替巴勒斯坦、以色列、车臣等那些饱受战争之苦的人说话。   

        需要指出的是,拉登标榜的并不是真正的伊斯兰教,因为该教的教义《古兰经》提倡和平,谴责暴力。而拉登则认为,世界的其他宗教都是没落和腐朽的,只有伊斯兰教才是人类文明的代表。所以,他发动的“圣战”正是希望将伊斯兰世界同奉行基督教的西方世界对立起来,使伊斯兰世界的人民为了实现他的个人目的和带有私欲的“宗教”目的同西方对阵。我们千万不能掉进这个陷阱。   

        记:美国近期陆续传出有关炭疽病的消息,有人甚至因此丧命,欧洲大陆的有关消息也是满天飞。此外,美国政府一名高级官员甚至警告,极端分子可能准备使用核装置来攻击美国。你认为拉登集团会将生化武器和核武器运用于恐怖袭击吗?   

        罗:美国现在有人担心,恐怖分子可能在常规爆炸物周围安装含有放射性核废料的装置,以此来攻击美国。负责武器控制事务的美国副国务卿博尔顿也称,自从美国领导的反恐怖战争开始以来,他的这种担心就与日俱增。但我认为这种核攻击的可能性不大,但在生化武器方面,却很有可能,因为这是一种“穷人”恐怖分子的武器,它的制造原理简单,不需要投入很多财力。   

        据我的了解,拉登集团在阿富汗的塔伦塔有一个秘密实验室,埃及生物学家玛萨特等一批专家在那里为其从事生物武器研究。目前引起全球恐慌的炭疽病菌便是他们的首批研究成果。其实,制造炭疽病菌并不困难,将它转化为生物武器也很容易。听说海湾战争时,伊拉克曾试图用炭疽病菌袭击美国人,后来萨达姆政府考虑到美国国防部拥有该病菌的疫苗,才放弃了这一打算。据我了解,拉登他们能够利用动物甚至人体进行病菌试验,因为那里有一帮狂热的崇拜者自愿为他们“献身”。我曾采访过一个阿尔及利亚人阿迈德·阿萨德(他后来在美加边境被捕),他向我介绍了这个试验室的工作人员如何将细菌植入人体的情况,并称他们还拥有多种化学武器。   

        至于核武器,我认为拉登尚不具备研制和使用的条件。理论上讲,核武的启动需要满足一系列技术条件,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拉登拥有所有必要的科技知识。根据阿富汗和埃及逮捕的拉登集团人士称,拉登已拥有一些阳春型核子炸弹,放在密码箱里。这种核武箱能否投入使用,现在仍无人可知,因为拉登派出的买主经常受骗。他们曾为发展核武器投入许多资金,并同前苏联专家合作,但是俄罗斯人向他们卖假货,让他们上了大当。(未完待续)    


    《中国青年报》 2001年11月12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