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123年前的今天 爱因斯坦降生了
        

        世界不可理解的是,世界是可以理解的。

        不知道今天有多少人能够理解爱因斯坦的这句话。123年前的今天上午11点半,一个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的犹太婴儿在德国降生了。他在随后的76年生命中,只用了短短10年便创立了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这两个理论令人吃惊地告诉我们,时间和空间并不是独立于物体而存在的,假使我们把空间里的物体一一取掉,时间和空间也就不复存在了。

        而这与我们头脑里一直存在的时间和空间的概念是多么地不一致。相信直到今天,绝大多数人仍然会相信,在宇宙中应该可以存在这样一个标准的时钟,宇宙各个角落发生的事件都可以用这个时钟来记录其发生和发展的时间。而我们也一定会认为,一个人走进一个房间和走出一个房间,房间内的空间显然不会发生变化。这正是牛顿的理论所认为的,时间和空间都是绝对的,它们不会受到其他东西的影响。

        但爱因斯坦告诉我们这种直觉是错误的。不同地点的时间的快慢是可以不一样的,在一个高速飞行的太空船里的人过得是比我们更慢的时间;而物体会让空间发生改变,伽利略从比萨斜塔上扔下来的大小不同的铁球,之所以会以相同的速度落地,正是因为地球使它周围的空间发生了弯曲。这就好比一块帆布棚顶,如果上面落了一块大石头,棚顶就会由原来的平面变成一个凹陷,棚顶上面的小石头会沿着最陡的路线前进,不管小石头的成分、大小如何。正像石头的大小决定了棚顶的凹陷程度,地球的质量也决定了它周围空间的弯曲程度。

        我们能够放弃自己的直觉,从而试图理解爱因斯坦吗?假如我们不放弃直觉,我们一定会认为大地是一个无限延伸的平面,因为只有在太空中的宇航员才能从直觉上确认地球是一个球体。而在兔子皮毛里生长的虱子,如果它从来不曾设法爬到兔毛的顶端,就一定会认为世界是由一根根的兔毛组成的。

        在一次宴会上,有人对英国天文学家爱丁顿说:“据说世界上只有3个人能够理解相对论。”

        爱丁顿问:“第三个人是谁?”

        一个世纪过去了,爱因斯坦的理论似乎并没有被绝大多数公众理解;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世界的各个角落,许多人仍然趋之若鹜地坚信一些奇怪的非科学的理论。

        令人无奈的是,这部分人往往还抬出爱因斯坦来佐证自己的迷信是有道理的。他们会说:“既然连相对论那样不可思议的理论都被证明是正确的,那么谁能证明我们相信的东西就一定是错误的呢?”

        的确,我们必须承认人类未知的领域一定远远大于已知的领域。在我们能观察到的150亿光年远的宇宙里,即使是离我们近得只有1万光年的地方,要知道那里现在发生了什么,最快也得等1万年的时间,因为起码在现在,我们找不到能够超过光速的信号来传递那里的消息。

        在未知的领域,有各种宗教的教条式的解释,有哲学家的不同的推想都是正常的,它们丰富了人类的文化,并且也往往促进人们去思索。然而当我们试图赞同这些观点的时候,是否对自己说过:“我知道这是未知的领域,科学至今还没有抵达这里;我知道这个理论有可能是假的,它等待科学的检验。因为仅仅在过去的几百年里,科学以飞快的速度向这些领域挺进,清除了其中许多被证明是错误的东西。”

        遗憾的是,并没有多少人愿意做独立的思考。他们毫不犹豫地相信着甚至被科学证明了是错误的东西,而不愿向自己发问一句:为什么?

        甲站在一节正在行进的火车车厢中间,在这节车厢的两端——前门和后门都站了两个人给他拍照,他同时接收到两道闪光,因为光速是固定的,两边的距离又相等,因此从甲的角度看来,两个摄影师是同时按下快门的。

        但是对于站在站台上的乙来说,由于火车在向前行驶,前门摄影师的闪光到达甲的距离要比后门摄影师的闪光到达甲的距离小,同样因为光速是固定的,对于乙来说,一定是前门摄影师比后门摄影师晚一些按下快门,这样才会出现两道光同时抵达甲的结果。

        既然对甲来说同时发生的事情对乙来说却是不同时的,那么我们直觉上认为有一个标准的时钟——绝对的时间就不会存在了。

        如果我们愿意花足够的时间,那么一定能够理解爱因斯坦的理论是如何通过一步步的推理建立起来的,而我们也可以了解到,这些理论最终被一个又一个确凿的观测事实所验证 。

        这便是同社会上风行的各种怪力乱神理论的明显不同。那些怪力乱神的理论一定才是不可理解的。

        你能从与众不同的角度对人们司空见惯的东西产生怀疑吗?例如,我们看到一朵红玫瑰,一定坚信红色是这朵玫瑰花固有的。但假使人类都是色盲的话,红色还存在吗?或者说,每个人看到这朵花红得程度会一样吗?

        一个生下来就失去视觉的盲人眼前是什么颜色,像暗夜一样的黑色吗?既然从来没见过白色,又怎么能知道什么是黑色?如果有一个国家的人都是盲人,那么他们感受的世界一定就和我们有巨大的差异,既然如此,如果我们多一种感觉,世界会不会是另一个样子呢?

        爱因斯坦还在四五岁的时候,就对指南针这种人们司空见惯的东西感到好奇,他不明白为什么那根并无生命的磁针在看不见有什么东西拨弄的情况下会自己转动指向南方。

        回到本文开始时的那句话:世界最不可理解的地方是,它居然是可以理解的。爱因斯坦一定不止一次地问过自己,为什么包括日月星辰等各种物体的运动会蕴藏着许多物理的公式呢?而这些公式完全是人类自己的发明。

        在爱因斯坦诞生123周年的时候,一个普通公众如果仍然对相对论一无所知,这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假如我们中的大部分人仍然不能用科学的思维方式去辨别真假善恶,这就不得不令人对我们社会的前景心存担忧了。(田利平)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02年3月14日
    (责任编辑:徐冬梅)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