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佛指舍利在台供奉的日日夜夜

    聂传清

        

        佛指舍利在台的整个活动行程,为37天。2月23日抵台北,在台湾大学体育馆内安奉3天;2月26日转往台北县三峡镇金光明寺供奉;3月3日,移往高雄县佛光山;3月15日供奉于台中体育馆;3月18日移驾南投中台山中台禅寺;3月26日,重回高雄佛光山安奉4天。3月30日,举办万人恭送法会;3月31日上午,由高雄搭班机经香港返回大陆西安。 

        (一)安座台大,佛指舍利来了

        佛祖来了!2月23日下午1时30分,运载佛指舍利的港龙航空KA八四八○专机顺利抵达台湾桃园机场,受到成千上万民众的夹道恭迎。

        二架专机是上午9时从西安咸阳国际机场起飞的,经过香港机场,象征性地停留了五十分钟之后,立即转飞台湾桃园机场。为了安全起见,专机没有在香港机场加油。 

        大陆护送与护法团成员以及台湾恭迎团的诸山长老被安排与佛指舍利同乘一架飞机。专机在咸阳机场起飞时的航班编号是KA八九四三。到香港后,更换编号为KA八四八○。专机抵达台湾后,两岸迎迓的安全与重要人员受到特别通关礼遇,并在机场完成佛指舍利交接签收仪式。就这样,佛指舍利开始了在台供奉的三十七天行程。  

        佛指舍利自在法门寺地宫中发现以来,这是第二次出境。上次是1994年被迎至泰国供奉。

        这颗世界惟一的珍宝曾在泰国曼谷巡礼85天。台湾佛教界多年来一直积极争取佛指舍利也能前来宝岛接受瞻仰,净化人心。

        专机上,大陆舍利护送团成员曾开玩笑的问台湾恭迎团成员:"佛指舍利前往曼谷时,到了泰国领空,有八架战斗机升空迎接兼戒护,以示隆重。这回台湾有没有派战斗机升空迎接?" 

        台湾恭迎团成员答:"阿弥陀佛,没有战斗机戒护,但却有十万人迎接,场面更为壮观。" 佛指舍利专机降落的一剎那,机上响起了一片如雷的掌声。这是护送团成员和恭迎团成员在为舍利成功到达鼓掌,为自己参与历史性的一刻鼓掌。佛指舍利的顺利到达,为两岸的交流史写下了新的一页。

        一辆长达40英尺(1英尺=0.3048米)的大型花车,将佛指舍利从桃园机场恭迎到台湾大学巨蛋体育馆。花车上搭建一顶幢座,四周布满鲜花,恭迎专车布置得满庭馨香。专车幢座内,法门寺的4位武僧站在四个角落,随护佛指舍利;专车后方又有8位武僧站立,身着黄色僧袍,外披袈裟,个个身材魁梧,表情庄严肃穆。他们一路诵念心经,护持佛指舍利。 

        佛指舍利恭盛在一座金色的八层宝塔内,这是为恭迎佛指舍利而特地制作的。宝塔外表镶有珍珠、玛瑙、珊瑚、琥珀、蓝宝、绿宝及琉璃等七种宝物,象征佛指舍利之尊贵。 

        在台大体育馆入口处,法青会的26位女众手持香、灯、花夹道恭迎佛指舍利。据法青会有关人士介绍,通常寺庙在举办大型法会或恭迎尊贵法王时,都会献上最尊贵的献供,包括香(拈香)、花(鲜花)、灯(象征光明)、涂(檀香)、果(素果)、菜(素菜)、食(粮食)、宝(经律)、珠(珠宝)、衣(袈裟)等十样珍宝。 当车队抵达巨蛋体育馆后,四位身穿红色外衣的护法金刚,接手佛指舍利圣架。四护法金刚为接架,之前就不断练习上、下车,走台步,以保持幢座平稳。

        台湾佛教界于佛指到来的前一天晚上,就开始着手布置法会会场。满满的桃红蝴蝶兰和粉色白色桃花,簇拥着舍利安座坛位,显得相当庄严。 

        所有法会会场布置,全出自星云法师的点子。佛指舍利来台,是台湾宗教界的盛事。星云法师强调会场布置要体现融合、大团结的精神,因此整个会场完全看不出有任何代表佛光山的图腾。

        傍晚,在台大体育馆举行了隆重的佛指舍利安座法会。法会由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大师主持,上万民众涌入,把现场挤得水泄不通。

        安座典礼以鸣法鼓开始,在全体信众起立,恭迎主法法师及贵宾进入坛城,拈香,献花,主法星云大师带领民众齐诵"佛宝赞"。席间,有人恭敬地在额前向坛城拈香,有人献花,会场顿时充满法喜。 

        星云大师在诵念"佛指舍利来台祈愿文"时指出,愿两岸信众在佛陀的真身舍利座前,融合彼此的心。星云祈愿佛陀能够如在世时,化干戈为玉帛,让两岸的民众都能友爱一致,和平相处。 

        星云大师强调,佛指舍利是智能慈悲的再现,希望瞻仰的民众,不要抱着求名、求利、求财的心态,而是要带着虔诚的心。大师希望瞻仰的民众效法佛陀慈悲、宽怀的伟大精神,这才真正体现了佛陀舍利来台净化社会与人心的意义。 

        法会结束后,主办单位便开放民众瞻仰佛指舍利,瞻仰距离必须维持在两公尺以外的坛城下方。信众均非常有秩序地排队等候瞻仰,有人在坛城前以五体投地的大礼拜向佛陀表达最虔诚的敬意。

        (二)十万信众 虔诚夹道恭迎

        佛指舍利系佛陀的真身指骨舍利,被联合国评定为世界"第九大奇迹",目前供奉于陕西扶风县法门寺,是佛教徒心目中最崇高的圣物。

        为了恭迎佛指舍利来台,成千上万的信众从23日中午开始,就陆续聚集在佛指专车行经的路段。他们沿着台北市新生南路,备香案,诵佛号,拉布条。

        2月23日下午四时,载着佛指舍利的数十辆恭迎车队从建国高架桥仁爱路出口驶出后,早已等候多时的数所高中乐队、仪队及旗队立即加入,并担任引领工作。各恭迎团在路边备了香案、鲜花、素果礼佛,写着"恭迎佛指来台"的红布条立于道路两旁,相当醒目。民众手持恭迎旗,齐诵佛号,场面肃穆。当佛指运送专车通过时,许多人双手合十、诵佛号祝祷,他们深感佛指舍利之殊胜,感动得涕泪纵横,站在第一排的民众甚至立即跪倒在地叩首恭迎,有的还跟在车队后面三跪九叩,场面相当热烈,虔诚之心令人动容。 

        下午5时10分左右,佛指运送专车抵达第一站安座点--台大体育馆辛亥路大门,现场等待恭迎佛指的民众更多了。不过,秩序井然,没有喧哗与噪音。

        据估算,当天迎接佛指舍利的民众达十万之多。

        许多台湾南方的信众,把迢遥北上迎佛指舍利视为今生最大的福分。许多人在接受访问时说:"一看到佛指舍利要来台的消息,我连夜北上投宿友人家中。"一些在台北市路边等待恭迎佛指的民众激动地说,在有生之年能够见到佛指,是今生最大的福分,当然要排除万难、尽一切努力北上恭迎佛指舍利。 

        今年已83岁高龄的陈奶奶22日上午从新竹北上,投宿台北。她为了恭迎佛指舍利,上午在台北市街头站了数个小时。陈奶奶说,她是虔诚的佛教徒,看到新闻报导说佛指舍利要来台,能见到佛指舍利是她今生最大的福分,虽然自己的腿脚行走不是很方便,但说什么也一定要躬逢其盛。 

        来自台南的王先生今年78岁了。他一边擦着汗、激动而吃力地说,自己身体不好,可能快要不久于人世了。向佛三四十年,听到佛指舍利来台这件大事,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还有机会看到佛指舍利,当然再怎么样困难也要北上恭迎。所以,前日晚间就到台北寄宿于朋友家中。 

        带着一对六岁及八岁小孩的郑姓夫妇也从台湾南部赶来,他们感慨的说,佛其实会有感应的,礼佛最重要的是虔诚的心。 

        在路边恭迎佛指舍利的一位中台禅寺比丘尼说,佛指之所以会留存至今,就是因为每位互持弟子都很用心、非常坚持。佛指舍利在历经两千年后,依然保持得如此完整,象征着"传授"的意义,这是一件殊胜的事,佛指来台可以提高民众对佛陀的信心。

        (三)瞻礼首日 凌晨排起长龙

        2月24日是民众瞻仰首日。不少民众起了个大早,凌晨五时不到,便抵达台大体育馆守候,到上午八时左右,会场出入口已排出好长一串人龙。 

        四十多岁的黄姓夫妇,家住台北永和市,凌晨五时就到了会场门口,黄先生说,习佛法有十多年的时间,自从听到佛指舍利要来台湾的消息,便一直注意相关的新闻报导,确定今天对外开放瞻仰后,他和老婆一早就赶到台大,天气虽冷,他们却是满心欢喜。 

        一名也是四十来岁的王先生,身着轻便运动服装,也是大清早就来会场报到,他说,大概四时多吧,他就来到门口守着,他是极为虔敬的佛教徒,向佛的时间超过二十年,相关消息他每天都紧盯着看,终于等到今天正式开放,他起得很早,也来得很早,但完全不以为苦,也不觉得累,反而感受舒坦。 

        另一对三十余岁的姊妹,凌晨四时多就到会场,且她俩表情肃穆,不时默念心经。 有些信众也许没有多早到,但虔诚之心却依旧让人动容。入口处的人潮,气氛寂静,不见喧腾,有人闭目养神,有的端坐地上,有的双手合十默祷,这些恬静的信众全无怨言地耐心等候,等待与佛祖"见面"。

        为尊重佛陀真身灵骨,瞻礼者必须先通过安全人员的检查,贴上有专门图案的贴纸,才可进入坛场。要求瞻礼者衣着穿戴整齐,并不要携带任何食物(包括香烟、口香糖及槟榔)、饮料、宠物及手提袋等物品,否则可能会被禁止入场 。现场也不可摄影及照相。 

        24日有三场法会,上午是恭迎法会,下午是礼忏祈愿法会,晚上为献灯祈安法会。

        这天,设在台湾大学体育馆内的恭奉坛场布满鲜花、灯笼,并设浮屠和供桌,五色幢幡高悬空中,充满欢欣而庄严的气氛。盛放佛指舍利的鎏金铜塔安奉于坛场正中高处的舍利亭中,4位武僧在旁护持。成千上万的信众手执鲜花,一早就赶来这里静候大法会的开始。

        能容纳万人的体育馆内座无虚席,现场气氛庄严,秩序井然,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和檀香味。梵音缭绕中,信徒们或双手合十默默祈祷,或跪倒在地长揖不起。在虔诚的佛教徒眼中,瞻礼佛指如同亲见佛祖。台大巨蛋只能容纳一万人,当天到场的人潮,保守推算可能超过两万人。

        上午10时,恭迎大法会开始举行。全场高颂佛号、鼓乐齐鸣,主法和尚入席。法会依次进行鸣法鼓,献花果、献灯、献香,颂佛宝赞,念祈愿文,来宾致词,礼成等程序,历时约1个半小时。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大陆佛指舍利护送团团长圣辉法师,护送团顾问叶小文和悟明法师、星云法师、惟觉长老等台湾地区诸山长老参加了法会。星云法师、圣辉法师和叶小文顾问分别讲了话。

        大法会庄严隆重的场面令两岸佛教界人士既欢欣又感慨。佛指舍利护送团顾问叶小文说,"'因果是法则',有1000多年前盛唐气象把佛指珍藏于地下,才有1000多年后的两岸供奉佛指盛事,可见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台湾法鼓山的圣严法师也赞叹"佛指舍利来台供奉时机好,更加凝聚了两岸信众的感情。我们同是中华民族,有相同的文化和信仰"。当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佛指舍利护送团团长圣辉法师说道佛指舍利来台供奉"实在是因缘殊胜,功德无量"时,全场响起潮水般的掌声。

        恭迎法会结束后,数以万计的信众开始排队走进恭奉坛场,瞻礼佛指舍利。在长长的队列中,钱先生与夫人一起耐心等待着。在钱先生看来,佛指舍利跨海来台是两岸人民一种最亲切、最和气、最自然的交流。他诚恳地说:"我们期待着更多的交流与沟通。"

        当天到场的民众,年龄及阶层分布得相当广,有七八十岁的老先生老太太,也有不到十岁的小朋友;有穿著轻便,也有盛装到来。一名身穿风衣的年轻人说,自己也许不是多虔诚的信徒,但这是佛祖的舍利,现在来到台湾,当然不可以错过瞻仰的机会。

        信众是抱着虔敬的心而来,而当法会展开,起立的起立,跪拜的跪拜,还有人因而激动啜泣,气氛神圣、肃穆。

        佛指在台大安座期间,许多人把排队当修行,有人连排五六趟。一位"瞻仰成痴"的民众,一天连排五六趟,从白天排到天黑,认为排队正好练修行。

        还有老太太担心排不到队,哀求工作人员通融。一位白发苍苍的曾老太太红着双眼,在服务台前向工作人员哀求,让她直接上三楼贴近瞻仰佛指舍利。"我已经坐出租车来了两趟了,今天早上九点钟我就来过一次了,可是看见排的队伍太长,动都不动,我的腿又不好,不能站久,只好回家。"但是向佛心切,曾老太太下午再来一趟,看见排队的人更多,她担心自己排不到队,错失瞻仰佛指舍利良机,红着双眼、焦急地向服务人员哀求,工作人员最后也让她优先入场瞻仰。 

        每天下来,主办单位估计约有五六万名民众前往瞻仰。佛指舍利在台大安座的4天时间里,计有30万信徒前往瞻仰。 

        "站在佛祖面前,气氛很庄严,内心则觉得平静。"四十多岁的李先生带着太太参拜佛指舍利后说。 

        二十多岁的廖先生则带着女朋友一起前来参拜,他们不是佛教徒,但仍虔心祈求佛祖保佑平安。廖先生的女友说,站在佛祖舍利前觉得气氛实在庄严,感觉很好。

        对于大部分来参拜的信众而言,并不需要什么理由,彷佛有股自然的力量,将他们引领到这边。

        老幼病残拄着拐杖坐着轮椅也来求庇佑。 

        一些身陷困境的残障、疾病朋友,为了求功德喜乐,也排除万难来到台大体育馆。一个四十来岁的妈妈,两个孩子分别得了败血症及小儿痲痹症,这天也特别带他俩前来瞻仰佛指舍利。这个辛苦的妈妈,是推着小孩的轮椅来到台大体育馆场的。她把行动不便、罹患小儿痲痹症的孩子推进馆内不久,向一同前来的友人交代一会儿后,又到停车场抱另一个得到败血症的孩子,如此奔波劳累,连会场工作人员看了都不禁觉得鼻酸。这个辛苦的妈妈说,对佛祖别无所求,却真心希望孩子不要再有更多苦难。

        一名盲胞也前来"瞻"礼。这位盲人虽然眼不见佛指舍利,却用心感受圣物,接受精神洗礼。根据史书记载,在唐太宗时有人因佛指舍利而重见光明,也希望这名盲友可以如他所愿。 

        从2月23日台湾僧众开始瞻礼,到3月3日移驾高雄,佛指舍利在北台湾期间,共吸引80余万信众膜拜。

        (四)护驾武僧 遂成新闻焦点

        佛指舍利仅此一枚,是无价之宝,如果稍有任何闪失,上对不起历代祖先,下对不起父老乡亲和广大的佛教信徒。 

        因此,佛指舍利的安全问题成为重中之重。

        星云大师表示,佛指舍利此次访台并未办理投保,但事前两岸均已做好周密的安排。佛指舍利的保安排场不输任何一位国际级重要人物。

        佛指安放的鎏金铜塔重63公斤、高134厘米。鎏金铜塔称为坛城,是保护佛指舍利安全的核心。赴台前,大陆有关专家给坛城安装了重达270多公斤的玻璃罩。玻璃罩完全密闭,但不妨碍瞻礼,并具有防弹、防火、防震的作用。坛城外还加挂密码锁,并有多个部门的签注,在移动时只能由数人抬着整体地行进,可有效地防窃。坛城佛指舍利在台湾时共有四重警戒,第一重是大陆武僧,第二重由佛光山护法金刚戒护,第三重由保安公司护卫,最外围由警员保护,数百人日夜轮流守护。 

        在迎佛指舍利的队伍中,随行的护法团成员最受注目,其中有24位中国佛学院的武僧,奉命在台巡礼的过程中,视线一刻都不能离开佛指舍利。他们穿着黄褐相间的袈裟,表情相当肃穆,眼神也很犀利,佛指舍利周边的一切举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大陆武僧的神秘,引起台湾媒体的广泛关注。

        期间有媒体报导称,这护送团武僧有刀枪不入的功力。护送佛指舍利来台的大陆武僧是否如外传有腾云驾雾的超高武功,或者刀枪不入金刚不坏之身?主办单位召开记者会向外界澄清。

        两位法师为佛指舍利护送团团长觉灯法师与副团长明杰法师,端正地坐在沙发上,手中不断地转动念珠。 

        他们的武功高强,甚至是刀枪不入之身?佛指舍利护送团团长释觉灯似笑非笑地回答:"这种问题不会还要问我吧!"那究竟有没有习武?觉灯笑说:"一伸手,就知道了!"他也顺势导正台湾媒体对于习武的观念。他说,对佛学院的学生来说,武术是非常枝微末节的事情。以前达摩祖师到中土传法,因为见中土人士体弱,所以才传授武功健身,但不是为了教人比较高下或是斗狠。称他们为"武僧"没有什么特别意义,只是取个名字罢了。  

        明杰介绍说,护送团成员共有24位,其中有20是出家比丘,来自北京的高级中国佛学院,另外4位是工作人员。他们20位都是同班同学,习佛约有六年至十年的时间,平均年龄二十六七岁。平日他们在学校都学习历史、中西哲学、英文、日文、巴利文、藏文等不同学科,每天清晨五点起床,十一点才就寝,生活非常紧实。 

        何以获选成为护送团成员,觉灯说,可能因为德修学习得比较好。护送佛指舍利,要经过一些特殊的训练,     

        例如,目不斜视、头靠衣领,才能显出护法僧的庄严。

        有人问护送团的成员是否都曾经签下"生死状",誓言以生命保护佛指舍利。觉灯说:"就连凡夫都会舍身护持,我们当然也会舍命捍卫佛指舍利,这何必要签什么生死状?"

        (五)佛指法证 数万人皈依三宝

        寺佛指舍利在台大体育馆坛场供奉3天后,2月26日,法门寺佛指舍利从台大体育馆移驾三峡金光明寺。上午10时许,星云法师带着全体信徒祈愿。法会结束后,佛指舍利在11时正式启驾,由12位"金刚"护法,在警车开道下,前往台北县三峡镇的金光明寺。上万信众恭送佛指舍利,场面十分浩大,三四十位法师前导恭诵"南无本是释迦牟尼佛",引领佛指舍利出馆,接着跪拜在体育馆门口外广场的两侧,信众跟着跪拜。 

        在诵佛声与乐仪队交错声中,金刚护法合力将佛指舍利宝塔抬上专车,缓缓驶出台大巨蛋体育馆,万头蚁动,随着专车移动。有人乘着难得的机会,拿起相机拍照;许多人攀在台大围墙的铁栏杆上,依依不舍。有人双手合十紧紧跟着车队,只要车子一停下来,就立刻在马路上跪拜起来,车子一动,就站起来追随,直到专车驶上快速公路。车队于下午二时左右抵达三峡镇溪东路佛光山金光明寺,随即迎奉安座在大雄宝殿释迦牟尼玉佛前,在全场上万信徒齐念"南无释迦牟尼佛"佛号、鸣法鼓、佛呗等仪式下,佛指舍利完成安座供信徒膜拜。 

        2月28日,来自各地瞻仰佛指舍利的民众从四面八方涌进三峡佛光山金光明寺,致使通往该寺的道路塞车,有民众从复兴路圆环到该寺短短三四公里花一个小时才到,估计近十万人次前往。由于参拜民众实在太多,该寺只好利用移动式栅栏请民众排队进场,虽然得排队缓慢进场,但来参拜的民众都耐心等候,秩序井然。 

        佛指舍利来台期间首场甘露灌顶皈依三宝典礼,3月2日下午在佛光三峡金光明寺举行,由星云法师亲自主法,有来自各地的数万名信众参加。

        星云法师开示,在佛祖真身的见证下皈依,能使人变得清净慈悲。皈依后,每天念心经或佛光祈愿文一篇,必能使身心涵养佳,气质风度佳,也会对社会各行业有良好影响。 

        一早到三峡瞻仰参拜佛指舍利的人潮不断,下午二时举行的甘露灌顶皈依三宝典礼,参加的人更多,人潮将偌大的金光明寺挤得满满的,众人神情庄严地跟随星云法师唱颂,场面庄严隆重。 

        星云法师开示说,许多人问他皈依三宝后是否一定要吃素?他的回答是皈依主要是我们信仰佛教成为正式佛教徒,不一定要吃素。 

        星云法师并请皈依弟子口说"我是佛",既然做佛,佛陀没有抽烟、喝酒,皈依弟子也就不能再抽烟喝酒,由此慢慢改变习气,自然能改变人的气质。

        大师说,参加皈依的善信,若是本来就有各自亲近的道场,在皈依过后依然可以继续亲近原来的道场,寺院虽有不同,但是佛祖只有一个,都是一样的。此外,原本有拜妈祖、王爷等民间信仰的信众,在皈依之后仍然可以拜这些圣贤神明。他说,拜拜和皈依是不一样的,拜拜是对古圣先贤调示崇敬的一种方式,并没有什么不妥,拜拜是一时的,皈依却是生生世世的。

        大师更提醒大众,要存好心、做好事、说好话,而能够在佛指舍利前皈依,就好象是在佛陀前皈依一般,是久修的宿世善因缘,才能有此福报。他指出,一般人用虔敬的心,持香礼佛,这只能说是对佛陀很有恭敬心;只有在皈依佛教之后,才能称做是佛弟子。

        星云也向弟子们说,他是临济宗第四十八代弟子,弟子们既然皈依,就是第四十九代皈依弟子,应认识佛法。 

        在佛光山,3月9日又有三千人在佛指舍利前皈依三宝,正式皈依在星云大师座下。皈依大典下午在佛指舍利安座的云居楼举行,首先由佛光山慈容法师为信众开示,叮咛皈依的礼节,很多信众在佛音梵唱缭绕声中感动得泪流满面,也有不少残疾者拄着拐杖或乘坐轮椅前往皈依。   

        9日至12日,应广大信众请求,佛光山举办了4场"甘露灌顶皈依三宝典礼",由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法师主持,万余信众在佛指舍利前证明皈依。

        根据法鼓山圣严法师的解释,佛教徒的称谓须以皈依三宝为原则。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称为三皈依。释迦牟尼佛或称佛陀,是第一宝,佛教奉佛陀为教徒崇敬的最高象征,因此首先得皈依佛;第二宝是谓法,用现代的词汇来形容是生活的态度及实践,法是佛陀引导信众的生活方式;第三宝是谓僧,僧是学佛求法,助佛弘化,广度众生的出家人。僧是佛陀传授佛法,教化信徒的代表,信徒得依附出家僧实践佛法。因此,佛教把佛定为佛教的源头,法为佛教的基础架构,僧为佛教的中心力量。三皈俱足,才能称为正信的佛教徒。 

        (六)移驾高雄 十万信众跪迎

        在上万信众跪地恭送,以及满场"南无阿弥陀佛"的佛号唱颂声中,被恭迎到三峡镇佛光山金光明寺瞻礼六天的佛指舍利,赴台瞻礼供奉的法门寺佛指舍利结束在台湾北部9天的供奉,3日上午九时准时登上礼车,在警车开道下,缓缓开向松山机场登上远航专机飞往高雄小港机场,再被恭迎到高雄县佛光山供南部民众瞻仰膜拜。 

        四架专机护送,十余万人迎接,舍利花车途经之处,信徒夹道跪拜恭迎,场面相当壮观。当日沿途设香案跪拜的信众达20万。

        下午2时,专机到达高雄小港机场。在停机坪,信徒们早已铺好红地毯,夹道恭迎这一世界唯一的佛界圣物。从机场到佛光山的道路两旁摆满佛香,信众夹道恭迎。佛指舍利专车后,载满信徒的800辆大巴尾随而行,场面壮观而庄严。5点多钟,佛指舍利抵达佛光山,来自各地的信众及各山门僧众已迎候多时,整个佛光山人头攒动,预计僧众达到10万。 

        在高速公路上,有驾驶人看见舍利花车立即把自己的轿车停在路肩,拜完了舍利再上路。而舍利花车进入大树乡境之后,寸步难行,至少有好几万名信徒包了一千余辆游览车,沿着大树乡境台廿一线道两旁,等待舍利花车经过时焚香跪拜,导致原本预计下午四时半抵达佛光山的佛指舍利,慢了一个半小时抵达,迎接的人们都耐心的等待舍利的到来。 

        星云大师及诸山长老一路护送佛指舍利上到佛光山云居楼,信徒夹道以鲜花清香跪拜恭迎。在安座法会完成之后人们向舍利献花祈福,而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美国等地的信徒代表都专程回佛光山向佛指舍利顶礼。 

        佛光山目前已经有一颗佛牙舍利,再加上佛指舍利,佛陀留在人间最珍贵的宝物目前都汇聚在佛光山,千年难得一见。 

        4日至14日,每日上午9时至晚间9时,开放供民众顶礼,而这期间的每周一至周四上午10时30分至11时有上供法会,下午3时至3时30分有祈愿法会,晚间8时至8时30分有祈安法会。

        寺佛指舍利结束在高雄的11天供奉后,3月15日凌晨从高雄县佛光山移驾台中体育馆,供台湾中部信众瞻礼。11天来,专程到佛光山瞻礼的团体达2000多个,有逾百万中外僧众上山瞻礼。在供奉佛指的云居楼外,每天等候瞻礼佛指舍利的队伍蜿蜒一公里。

        (七)法乳一脉 两岸未通佛先通

        迎接释迦牟尼佛在世间唯一留下的佛指舍利来台,这是佛教界奔走两岸多年来,终于促成的一项佛界美事,是海峡两岸的佛门盛事。 

        两岸的佛教,其实是一脉相承、同根同族的。台湾很多法师和方丈都是从祖国大陆东渡的。在这次活动,根本感觉不出佛教中有两岸之分,而且还促成了台湾佛教界的联合。 

        台湾佛教界有四大山头、九大门派、五大团体,团体各归各的,甚至互相矛盾,这一次却组团到西安迎接佛指舍利。这是台湾佛教界难得一见的大联合,确是"不看僧面看佛面"的体现。

        佛指舍利在台供养的第二天,中国大陆佛教界与台湾佛教界共同举行了"恭迎法会"。

        恭迎法会将台湾佛教界"四大山头" 和"九大门派"汇集一处,是难得一见的场面,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大师、法鼓山创办人释圣严法师及中台禅寺惟觉老和尚均亲自出席盛会,慈济佛教基金会也由副总执行长陈绍明代表与会。

        所谓台湾佛教界的"四大山头",指的是佛光山、法鼓山、慈济及中台禅寺,分别由星云大师、圣严法师、证严法师及惟觉老和尚带领。四大佛教团体旗下信众人数至少超过五百万人。"九大门派"则是大岗山派、月眉山派、开元寺派、法云圆光派、大仙寺派、观音山派、万佛山派、清凉山派及东和寺派,也是台湾佛教界的主要门派。

        台湾媒体对佛指赴台供奉都做了大量报道,电视、平面媒体、电子媒体的报道都很广泛,也突出了"两岸文化同根"这一点。台湾的"独派"和一些"独派"媒体,在这个问题也没有太大的反对声音。

        法国的一家报纸报道说,佛指舍利把台湾与祖国大陆连在一起。

        佛指送台湾供奉,而且取得这样的效果,主要是双方在商谈过程当中排除了政治的障碍,拉近了两岸的距离。 

        按照原来的规定,飞机从西安起飞后一定要经香港,换另一架飞机再飞台北,因为两岸没有直航。商谈的结果是用同一架飞机,人不下来,佛指舍利也没有下来,换个机号便直接从香港飞到台北,省了很多麻烦;从台北机场出来时,也受到很高规格的通关待遇,这是对政治障碍的一种突破。 

        两岸有一个很强烈的愿望,就是大家都追求和平、安定。台湾星云法师领团到西安,后来在西安宣读祈愿文,他在台湾的每一场法会都宣读祈愿文,表达两岸民众祈求"友爱一致,和平相处"的愿望,并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促成两岸和平统一。台湾佛教界另一位德高望重的唯觉老和尚则说,两岸仍未"三通",惟佛已先通,"不看僧面看佛面",在目前的世界形势下,这次活动使两岸提前"三通"。 

        这样规模的活动,是两岸文化、宗教交流所前所未有的。台湾组织了一个迎接团到大陆,实际上也做了很多参访;大陆的护送团到了台湾,也参访了台湾主要的圣地,这种交流是空前的。

        在台期间,佛指舍利护送团成员在佛光山星云大师的陪同下,前往位于台北县金山的法鼓山参访。大陆佛指舍利护送团还参访了佛光山、佛光大学。藉由佛指舍利来台的机会,佛光山星云法师、大陆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圣辉法师及慈济证严法师等两岸佛教界领袖,于2月26日齐聚花莲慈济静思堂交流两岸佛教文化。

        叶小文说,今日佛指舍利来台是因为过去诸山长老种下的善因,他也相信,此次护送佛指来台种下的善因,定能为未来两岸交流结出善果。

        台湾恭迎委员会成员透露,台湾佛教界恭迎团前往西安恭迎佛指舍利时,一群信众曾亲眼目睹天上祥云呈现莲花状,而数月不曾下雨的陜西竟然连日降雨(佛教称之为"佛降甘露"),信众直呼"不可思议"。信众们都觉得佛祖慈悲众生,以甘露滋润大地。              

        星云大师说,两岸能和谐相处,永久和平,这是他迎接佛指舍利的最大心愿。(人民网台北3月16日电)


    来源:人民网 2002年3月16日
    (责任编辑:陈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