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康赛集团的公关股交易将两名部级官员和数名地方级官员拉下了马。其中,原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宏观体制司副司长、现年46岁的李雄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昨天,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向本报独家披露了
    副司长成阶下囚 写下万言悔过书

    颜斐

        

        且看:一位副司长是怎样成为阶下囚的

        ●随着职务的升迁,昔日安于清贫、对自己要求近乎苛刻的他,渐渐背离了当初的人生理想。

        “我曾是那么真诚地追求理想,严格要求自己。但是后来,个人的小算盘在思想上有了一块栖息地,自己也就有了双重人格……在我的思想领地上,个人利益像洪水一样肆意泛滥,淹没了原则,淹没了理想……”

        回首走过的道路,李雄的头顶一直环绕着荣誉的光环。他出生在湖北农村,从小成绩优秀。插队时,他的吃苦耐劳赢得众人的赞誉;到武汉货运场当工人,他是优秀生产者。后来,他在大学入了党,读研究生时担任党支部书记。凭借自身实力,李雄一步步有了今天的位置。

        “忠厚老实和出色的业务能力”使李雄给周围的同事留下相当好的印象。作为不可多得的人才,他还被有关领导委以过重任。但随着职务的升迁,昔日安于清贫、对自己要求近乎苛刻的他渐渐背离了当初的人生理想。

        1991年初,李雄担任国家体改委某领导秘书,各种应酬接踵而来。在与老板们频繁的接触中,李雄开始羡慕起他们雄厚的经济实力,也萌发了下海的念头。

        ●从此,他开始留意认老乡、结交老总朋友,以前为他所不耻的社会关系学也成了他的人生哲学,以期将来朋友们能扶持他一把。

        “其实我很清楚,商海无情,稍不留神就会被溺死,自己更适合搞研究。而我还是不顾一切地做着老板梦。”

        当康赛集团主动找上门来时,正好暗合了他的想法。

        1993年,一些企业纷纷借股票上市之机来募集资金。当时,国家体改委下发了一个通知,规定对1990年底凡由地方政府批准实施、但未经中央有关部门审批的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的股份制试点企业重新确认。

        此项工作已开展了近3年,将于当年12月10日结束。湖北黄石市的康赛集团也想搭上这辆末班车。但由于消息不很灵通,等他们准备递交上报材料时已过了截止日期。为了争取股票上市,该公司派人四处“攻关”,决定不惜血本拿下批文。上市资格审核当时由国家体改委生产司主管,他们赴京找到主管领导的秘书李雄。

        在朋友的引见下,康赛公司负责人和李雄共进晚餐。席间,对方提出请李雄接受他们公司的上报材料,并许诺到时送上职工股……李雄一口回绝。不过,碍于老乡情面,他还是敷衍了几句,称或许哪个首长写个条子还好办些。几天后,这位神通广大的负责人拿着某位领导的批条找到李雄。条子是直接写给李雄本人的。经过反复权衡,李雄为对方开了绿灯,最终使生产司接受了康赛公司的材料。

        1993年12月29日,国家体改委批准康赛集团为规范化股份制试点企业,该公司股票也于1996年8月28日在上海交易所挂牌上市。

        ●当30万股股票真的变成了现金,也就成了手中的烫山芋,拿也不是,扔也舍不得。

        “有几次我都深深地感到法律之剑悬在头上的威慑作用,心中颤栗不已。但当我把眼光投向金钱的时候,心里的贪欲就迅速膨胀起来,连法律的惩处也不顾了。现在想起来,当时自己真是钱胆包天。”

        鉴于李雄立下的“汗马功劳”,康赛公司曾多次劝其购买职工股,但都被拒绝了。经不住再三劝诱,当对方再次提出给他30万职工股股票时,一贯谨小慎微的李雄出人意料地默许了。1996年10月28日,康赛公司将120万元现金分别汇入李雄在北京的两个账号上。

        当30万股股票真的变成了现金,也就成了手中的烫山芋,拿也不是、扔也舍不得。李雄陷入了取舍的泥潭不能自拔。讲出来吧,没有勇气,又心存侥幸,想再蒙混一段时间;悄悄退了吧,又怕屎不臭挑起来臭,生出事来;离开机关吧,又舍不得已熟悉的正好能够发挥一点作用的工作。巨款像无数根尖针,时时刺痛着李雄几欲崩溃的神经。他时常会从噩梦中惊醒,会因为一点琐事对妻子暴跳如雷,原来的自信和正义感也荡然无存……在惶恐不安中,李雄度过了3年。

        1999年 11月,中纪委找李雄了解康赛股票上市的情况,李雄主动交代了自己收受该公司的120万元贿赂,并将这些钱和利息全部上缴。之后,李雄向单位有关领导作了汇报和检讨。2000年春节回到老家,李雄托付两个妹夫照顾好年迈的父母,然后回单位继续他的研究课题。在他看来,接受法律制裁是咎由自取,只有抓紧时间工作才能减轻罪恶。

        当侦查员出现在眼前时,李雄并没有吃惊,他一五一十地坦白了自己的罪行。侦查员说从没见过像李雄这样认罪态度老实的人。

        今年1月23日,李雄被正式批捕。进了看守所,李雄反而如释重负。他说,终于能睡个塌实觉了。

        ●李雄的悔恨是痛彻心肺的,他的堕落令他身边的每个人感到吃惊和惋惜,然而法律是无情的。

        “体改委是一个想腐败也没有条件的清水衙门,就那么一点确认权还被自己用来牟利,让单位领导和同事蒙羞。如果法律允许戴罪立功,比如上前线蹚地雷什么的,我将毫不犹豫地前行……”

        今年春节李雄是在看守所里度过的。看着电视里举家团聚的场面,他流下了眼泪。家乡的父亲和沈阳的岳父母,他们都是一辈子清高自守的人,当他们听到自己钟爱的儿子竟使家门不幸时,不知要增添多少白发;妻子和年幼的孩子,不知自己的罪行会让他们的心灵背负多大的重负。

        李雄的悔恨是痛彻心肺的,他的堕落令他身边的每个人吃惊和惋惜,然而法律是无情的。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后,李雄的思想压力很大,双眼一度肿得只剩一条缝。

        后来,在检察官的开导下,他的精神状况好转起来。鉴于李雄认罪态度较好,并将全部赃款退回,二审从轻判处他有期徒刑15年。

        ●检察官说,面对复杂的社会环境,年轻干部如何定好人生坐标,甘于清贫值得大家思考。 

        市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二处处长王俊涛说,在他们查办的案件中,像李雄这样经过个人奋斗和组织培养,年纪轻轻步入重要岗位却最终走上犯罪道路的现象比过去多了。面对复杂的社会环境,年轻干部如何定好人生坐标,甘于清贫值得大家思考。


    《北京晨报》 2001年11月12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