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名人遭遇刑事自诉官司
        

      曲乐恒追究张玉宁交通肇事罪

        梁晓声被控犯有侮辱与诽谤罪

        核心提示

        闹得沸沸扬扬的“曲乐恒车祸”事件因曲乐恒提起刑事自诉,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梁晓声被告侮辱与诽谤他人也同样是一起刑事自诉官司。两个官司并没有特别之处,但前期却因为媒体的炒作,弄得辨不清谁是谁非。而现在寻求司法诉讼程序来解决,应该能让公众看到事情的真相。

        曲乐恒接受媒体采访时平静而坚定地说:“我冲破了很多阻力才选择了法律这条路,我会一直走下去,什么也不怕,因为我说的都是事实。”

        梁晓声说自己在受到各方面滋扰后,实在忍无可忍才写了文章,他觉得再不能沉默了。他表示完全文责自负,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负责任;对那些情绪化的言论负责,他有权利表达愤怒。

        最新事态

        刑事自诉状指向名人

        海淀区人民法院日前开庭审理了《红与黑》一书的作者吴戈诉梁晓声侮辱诽谤一案。

        吴戈在刑事自诉状中称:梁晓声从1999年11月下旬开始到2000年3月,长达半年的时间里,在《风流一代》杂志、《作品与争鸣》杂志、《中国青年报》等几十家全国性的报纸、杂志发表了名为《吴戈:牟其中现象中的赌徒》、《吴戈:牟其中现象的幕间小丑》、《吴戈:“第一掘墓人”还是失意的奴才?》、《吴戈,你还想干什么?》等等极具侮辱性、诽谤性的文章。

        在这些文章中梁晓声将吴戈描述为“失意的奴才”、“幕间小丑”、“阴险卑劣”、“卑鄙小人”、“阴伪之人”、“要提刀杀人”等等。吴戈认为梁晓声对他的“侮辱、诽谤”行为无论从其恶劣程度到影响范围在“文革”之后的中国文坛乃至全国各领域范围都是极其罕见的,这使他濒临家破人亡,亲戚朋友含羞蒙辱的状态,其情节之恶劣,其后果之严重早已触犯刑律关于“侮辱罪与诽谤罪”的条款,因此诉请人民法院追究梁晓声的刑事责任。

        此前一个星期,闹得沸沸扬扬的“曲乐恒车祸事件”又有了新的进展。有报道说,10月19日,曲乐恒的律师向沈阳市东陵区人民法院正式递交了要求追究张玉宁刑事责任的自诉状。

        曲乐恒律师称:2000年4月26日,曲乐恒应张玉宁之邀去沈阳市东陵区王滨乡与张的朋友吃饭。吃饭期间,除个别女士外,其他人都喝了酒,包括被告人张玉宁。晚饭后,张玉宁驾驶一辆契亚轿车发生车祸,造成曲乐恒身受重伤、合并双下肢截瘫的严重后果。经沈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东陵区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张玉宁负车祸事故的全部责任,曲乐恒无责任。张玉宁在公安机关对该交通事故调查及侦查期间,隐瞒了其喝酒的事实,并称:“终于有人肯先后站出来为车祸事件作证。”

        东陵区法院立案庭已将曲乐恒的诉状和相关证据材料一并收下。负责立案工作的该院一级法官林枢庭长对车祸事件走向刑事自诉有些意外,但她表示法院决不会因此案的被告是名人而多有顾忌,依法做好审查立案工作是她坚持的惟一原则。

        名人心眼

        有些事实真相被掩盖

        ■梁晓声称对所写的文字负责任

        当天的庭审过程中,梁晓声一直表态,只要是署名他名字的文章,他文责自负。如果法庭认为他是没有道理的、是应该判罪的,他接受法庭的判决。对于原告起诉他的所有罪状,他不听也全部承认,而且依然那样认为。

        针对吴戈起诉的事实和理由,梁晓声讲,他是在忍无可忍之后要说话,就发表了《吴戈:牟其中现象的幕间小丑》、《吴戈,你还想干什么?》等文章。“我当时非常气愤,那时那刻我那么写,非常恰当地表达了我的想法。”

        梁晓声说,1999年11月1日媒体上的一篇报道称,两天之后将有一本惊世之作出现,内容涉及牟其中和梁晓声,书名可能定为《直击世纪末大审判》。紧接着的第五天,西南的一家报纸登出《梁晓声与吴戈谁撒了弥天大谎》,这里有一段话说:“作为对梁晓声有相当好印象的读者,我无论如何没有料到有一天有人会对我说,梁晓声不是一个表里如一的人,而是一个懦弱的、女性化的、伪崇高的码字匠。初听此言,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震惊之余我再三打量说话人,那位因为写牟其中而闻名的作者吴戈,他说这话时包括本人在内的全国多家新闻单位的十多位记者在场。”下边还写了:“吴戈绘声绘色地说起他揭露牟其中后受到的巨大压力,因为寻求支持而专程拜访自己一时崇拜的梁晓声。但梁老师则叫他大吃一惊,先是不敢相信他电话中女性化的声音,再是梁从树背后走出来的小心,直到对他的冷淡,缺乏正义感。”

        “报上登了这些的时候,我浑然不知。几天之后,北京街头、地铁、小区周围的报摊就铺天盖地地出现了《直击世纪末大审判》这本杂志,封面写着‘撕破梁晓声用谎言包成的人格面具’、‘扒下伪装,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梁晓声’、‘梁晓声的弥天大谎’……”梁晓声拿着名为《直击世纪末大审判》的杂志说。

        “这个杂志出来后,影响面非常大。”梁晓声说。“我所住的小区门口的报摊上有这个杂志,而小区的人都知道我住在那里;哈尔滨我的家里,佳木斯我的表哥、堂哥打电话来问,上海我的老师也都知道了。这个影响甚至波及到香港,香港的报纸也转载,一个女作家在香港参加女作家座谈会时,所有的人都向她打听怎么回事。我的孩子面临高三,从学校回来哭;我的一个生病的哥哥,有30年的精神病,到北京后两年他已经恢复得非常好,但家里的保姆买了这本杂志,哥哥看到后,一下子不行了。现在还在精神病院治疗。”

        这些情况发生后,梁晓声说他几乎什么都没有做,没有主动找任何一家报纸,而只是给该刊物打电话,问怎么回事。该刊的主编说,他们11期已经出了,说出的和他所说的完全不一样。第二次再打电话,被告知刊号被盗用了。

        梁晓声说他只是以最低调、最克制的语言写了一篇小小的文章——《吴戈,你还想干什么?》发表在一家报纸上。之后有的记者3次打来电话要求采访,3次都被他拒绝了。

        “我不说话,我不接受采访,我知道是非法出版物,但我不追究。然而,所有的方面都在滋扰我。我实在忍无可忍才写了文章,我觉得再不能沉默了。事实都在那儿摆着,我为什么迟迟不动?是想对一切的人都予以原谅。我经历了这一切,我看到了非法窝点,才谈我的感觉。我心里有那么多愤怒,我要写出来。我的文章和任何刊物没有任何关系,无论是《风流一代》,还是《作品与争鸣》,我完全文责自负,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负责任;对那些情绪化的言论负责,我有权利表达我的愤怒。”

        梁晓声说他本可以反诉,但他没有。如果他错了,他可以道歉,可以承诺所有的网络上的文章让他们撤掉。“我不知道我在二十年的文坛生活中还有什么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我在今年出的一本书里公开发一个毒誓:从此时此刻起直至我死,我坚决对一切伤害不再做丝毫的反应,我也坚决对一切误解不再做出任何辩白。今天以前的反应不包括在内。”

        “我对所有的人持宽容的态度。我当时不起诉,现在也不反诉,是不愿意让这些事浪费我的时间。”这是梁晓声陈述中一再强调的。

        ■曲乐恒律师说:我们关注法律对违法行为的立场

        在曲乐恒的代理律师向法院提出刑事自诉的要求后,曾有人认为,交通肇事属于公诉案件,被害者本人是无权向法院提出刑事诉讼的。为此,曲乐恒代理律师之一 ——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濮志强进行了解释,他告诉记者,《刑事诉讼法》第170条规定:自诉案件包括以下几种情况:(一)告诉才处理案件;(二)被害人有证据证明的轻微刑事案件;(三)被告人有证据证明对被告人侵犯自己人身、财产权利的行为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而公安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不予追究被告刑事责任的案件。在本案中,由于公安机关作出的责任认定书中没有认定曲乐恒酒后驾车,现在曲乐恒提出新的证据来主张曲乐恒酒后驾车,为此,曲乐恒首先请求公安机关交警部门予以认定。今年7月中旬,世界杯十强赛开始前,沈阳市交通警察支队解除了对张玉宁的取保候审,并告知曲乐恒不再追究张玉宁的刑事责任。之前,在2000年12月29日,沈阳市东陵区检察院也作出了对张玉宁交通肇事案撤案建议的处理。公安机关和检察院均不予认定后,曲乐恒才向法院提出刑事自诉状。

        濮律师说,他们代理这个案子,其实更关注法律对违法行为应该保持怎样的立场。法律能关注这样一个案子,不仅因为涉及到名人才关注,就是发生在普通人身上也要关注。司机到底有没有酒后驾车,是否要承担相应的责任,都是应该弄清的。他表示,在法律面前应该没有明星没有特殊,惟如此,“谁制造了车祸事件”的真相才有望大白于天下。

        “有些事实真相被掩盖了,但现在有人愿意站出来作证,是这个案子的一个进步。”濮律师不同意一些网友的观点。“有网友发表观点说,如果张玉宁被判要承担刑事责任,对辽宁足球队和国家队都是一个损失。这种说法不符合法律的精神。我也是一个球迷,喜欢马拉多纳,看到马拉多纳因吸毒、服兴奋剂被传讯、拘留、禁赛时心里也难过,但一个人既然作出违反法律的事,就得为此付出代价,没有人能例外。”

        濮律师说曲乐恒提起刑事自诉就是为了寻求一个公正。他们相信事情最终能查个水落石出。近日,曲乐恒接受媒体采访时平静而坚定地说:“我冲破了很多阻力才选择了法律这条路,我会一直走下去,什么也不怕,因为我说的都是事实。”

        点拨名人

        法律面前没有特殊

        “所有的人都一样,违法就应该被制裁。古人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现在名人怎么了?国外的许多名人不也都曾因为涉嫌违法而被调查、拘留吗?人应该凭良心说话。”在一家外企工作的李先生这么对记者说。

        他认为,刑事自诉案子指向名人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公众关注名人的案子其实也就是为了弄清事实真相。比如,张、曲“车祸事件”刚一发生,便被一拥而上的各路媒体炒作得云里雾里的,这起简单的交通肇事案本应更早地进入司法诉讼程序解决的,但从报道来看,由于圈内各种力量的介入这件事变得复杂化了。既然有些事只能由法律来裁判,那么就交给法律办吧。

        ■文/陶澜


    《北京青年报》 2001年11月13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