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印尼:旧貌未换新颜
        

        印尼前总统瓦希德曾这样评价前几任总统,他说:“第一任总统(苏加诺)为女人疯狂;第二任总统(苏哈托)为金钱疯狂;第三任总统(哈比比)纯粹就是疯狂。”说到这里,陪伴在他身边的女儿不禁问道:“那第四任总统(瓦希德本人)呢?”瓦希德想也不想脱口而出:“做戏!” 7月23日,印尼最高权力机构人民协商会议(简称“人协”)在首都雅加达举行特别会议,罢免了做戏总统瓦希德,任命副总统梅加瓦蒂为印尼第五任总统,印尼政治舞台旧貌未换新颜。 

        瓦希德上任之初有评论家这样写道:“对许多印尼人而言,瓦希德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像谜语,让人猜不透其真实用意。”的确,1999年印尼民主大选之时,瓦希德在公开场合始终支持呼声极高的梅加瓦蒂,私下与梅加瓦蒂以兄妹相称的瓦希德,便自然而然地被视作梅加瓦蒂最得意的幕僚和最忠实的朋友。然而,当大选进入白热化阶段时,瓦希德却出人意料地反戈一击,在总统大选中爆出冷门,成为印尼第四任总统。事后有人批评他出尔反尔,然而他却语出惊人:“你们最好听清楚我说的话,我说的是支持梅加的‘总统候选身份’,并不是支持她当选‘总统’。” 

        当时的印尼,上下一片混乱。苏哈托旧政权留下的旧问题未获根本解决,继任总统哈比比又积累了一些新问题。新加坡《联合早报》曾发表社论写道:“印尼是遭受亚洲金融风暴打击最大的国家之一,币值狂泻,经济崩溃,这时的情况以‘水深火热’来形容亦不为过。与此同时,在苏哈托政权被推翻的17个月过渡期中,印尼除了反贪污、要求改革的群众运动外,便到处是烧杀抢掠以及各地区的分离运动。”瓦希德接手时的印尼正应了一句中国古话: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 

        一年多过后再看印尼局势,新旧危难叠加,新加坡《联合早报》的社论远比去年来得忧虑:“目前的印尼总统好像与各方都在恶斗,在印尼首都雅加达,国会里面气氛凝重,议员着手准备弹劾总统瓦希德的议案;国会外则有数以千计‘入京护驾’的支持者示威抗议,誓死保卫总统宝座,他们情绪激动,军警高度戒备。” 

        群众要求反贪污、反腐败的呼声没有相应的回答,反而惊爆瓦希德涉嫌两起巨额贪污丑闻;教派冲突和种族矛盾日益激烈,部分地区离心倾向越来越严重;印尼经济和人民生活水平没有得到明显改善。无计可施的瓦希德,只有接受现实,一如哈比比般成为印尼政坛上空的一缕浮云。 

        瓦希德走了,梅加瓦蒂来了,下一个又会是谁?此刻做此番言语似乎不太合时宜,然而,印尼局势绝不是靠换一个总统就可以扭转乾坤的。 

        事实上,瓦希德在任时就曾说过,即使自己下台,再上台的人也没法儿办。换句话说,即使瓦希德不再做戏,他的继任者在台上也会接着做戏。当年瓦希德接任哈比比时,印尼老百姓对他充满希望,如今梅加瓦蒂取代瓦希德,印尼老百姓仍然像当年一样对她有所寄托。当印尼人协以多数票通过提案对瓦希德进行弹劾并任命梅加瓦蒂为新总统时,会场上掌声和欢呼声鹊起,很多人协成员站起来相互拥抱,有些人甚至流下激动的眼泪。受此影响,印尼货币流通量在23日当天飙升到四个月来最高点,股市也上扬了3个百分点。人协主席甚至声称:新总统的就职将结束印尼市场几个月来的不稳定状态。然而,这究竟只是表面现象。 

        总体上看,印尼近几年的混乱并不在于一人之得失,而是苏哈托长期独裁所留下的后遗症的综合表现。当年苏哈托在台上,也曾给印尼带来一段美好的时光。从80年代开始,外资大量引入印尼,国家经济得到显著发展,印尼一跃成为东南亚一个强国,人们也就把“建设之父”的美称送给这位经常面带微笑的总统。90年代初,印尼政府还专门发行印有苏哈托头像、面额5万盾的钞票,作为经济繁荣的象征。但是,陶醉在经济繁荣里的人没有注意到,政府当时负有800多亿美元外债,而且一半投到了泡沫最多的房地产业。当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袭来时,国家立刻陷入极度困难之中。 

        金融风暴挫伤了印尼经济,也暴露了一个印尼人民不愿接受的事实。原来这位面带微笑的总统其实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吸血鬼,他和他的家族通过各种方式牟利,组成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他们在这个国家几乎所有的大项目里都占有股份,一般在20%左右,因此就有人把这个家族称为“20%家族”。当亚洲金融危机袭来时,再也撑不下去的苏哈托被迫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进行谈判,后者最终决定向印尼提供430亿美元的贷款,条件是印尼必须对企业和金融进行改革,双方最后共同制定了“经济拯救一揽子计划”。可是,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笔30亿美元汇到雅加达后,改革计划却出了问题。“20%家族”认为改革触动了他们的利益,为此苏哈托出尔反尔,站出来表示“援助方案不符合印尼国情,违反了印尼宪法精神”,从而拒不执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的协议。到1998年1月,印尼盾一路狂跌,贬值达90%,成为全球跌幅最大的货币。苏哈托为一己之利而置百姓生死于不顾,正是印尼经济长期衰退的始作俑者。据印尼政府后来估计,苏哈托腐败行为也给国家造成数亿美元的损失。元气大伤的印尼经济想在短期内复苏谈何容易。 

        从政治后遗症看,苏哈托还有许多残余势力,任何人都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把他们从印尼政坛上清除出去。以苏哈托旧势力为核心的专业集团党是印尼国会第二大党,虽然目前还不敢公然站出来兴风作浪,但自瓦希德执政以来,军队和专业集团党里的旧势力在地方上搞了许多小动作,他们出钱鼓动地方骚乱、雇人组织反对瓦希德的游行,致使政局动荡,危机四伏。 

        表面看来,似乎是梅加瓦蒂和瓦希德一山不容二虎,实际上苏哈托的旧势力才是躲在背后制造动荡的元凶。当印尼人协为弹劾瓦希德忙得不亦乐乎时,梅加瓦蒂不得不担心:取而代之以后,如果不能很快收拾好这个烂摊子,一年半载后,焉知自己会否成为瓦希德第二? 

        就目前而言,梅加瓦蒂至少有三座大山压在肩头,无论哪一个都可能让她遭受灭顶之灾。首先,印尼国内伊斯兰教势力十分强大,瓦希德在东爪哇的伊斯兰支持者未必会善罢甘休。 

        其次,作为一名女性总统,梅加瓦蒂在政治舞台的事实本身就存在不稳定性。人们还记得,1999年印尼大选时梅加瓦蒂本来一路顺风,最后关头就是因为性别原因而被瓦希德后来居上取而代之。当倒瓦之风遍吹印尼朝野之时,性别成为次要矛盾被掩盖,而风平浪静以后,这个矛盾便会在适当时候突显出来,梅加瓦蒂可能会成为“倒瓦运动”的后继牺牲品,被某个男性实力派人物所取代。首当其冲的是以苏哈托旧势力为核心的专业集团党,他们早有觊觎政权之心。 

        最后,梅加瓦蒂的从政经验和能力让人怀疑。印尼一位资深政治评论员曾指出:“梅加瓦蒂没有管理国家的策略。”而瓦希德在任时并没有给梅加瓦蒂太多的权力,印尼老百姓也就没办法看到她施展才能的一面,这未免让人感到揪心。细心的人已经发现,梅加瓦蒂很少接受采访,而且从未就印尼国家政策问题发表过公众演说。这是大智若愚,还是真的对政治、经济和安全事务的理解能力有限?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水落石出。此外,梅加瓦蒂的丈夫现在涉嫌卷入多起商业交易黑幕,梅加瓦蒂的助手也是印尼最大腐败丑闻的嫌疑人,本身不太干净的梅加瓦蒂上台后想破除腐败,怎能服众? 

        试想一下:一个百废待兴的国家,经济衰颓、腐败丛生,其新领导人上台后首先需要解决的,不是立志革新,而是尽量安抚旧日政敌,将老百姓最关心的经济问题和反腐败问题推移到次要位置,无非是政客间的危险游戏。当印尼从苏哈托独裁的“超稳定结构”演变成今日的“民主动荡”时,短期内任何人都难有回天之力,在梅加瓦蒂一跃成为印尼国家元首的日子里,我们能祝福的,只是希望她能在总统之路上走得再远一些。 

        《海外星云》(2001年23期)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