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民工偷拿口香糖 超市里面遭厄运
    因怀疑盗窃 超市保安打死人

    刘慎良

        
    死者的妻子在商场门前讨说法,她已好些天没有吃饭

        前天和昨天,分别有读者打来热线电话反映,9月30日,惠新西街北京物美大卖场保安因打死他们认定的一位“小偷”,昨天10多位死者家属前来商场讨说法,现场有很多人围观。记者先后3次前往该店核实情况,并最终采访了当事人及有关方面。

        据了解,9月30日晚六七点钟,安徽人代大洪前往该店,被保安人员认定是小偷,随后被打致死。死者30岁,家属近20人, 日前先后从上海、江苏、安徽等地赶到北京。死者家属于滨说,“店方给我们72000元钱,想解决此事,我们不答应。因为我们对北京不熟悉,又没有钱,没有找到律师。下一步我们准备打官司。”据他说,死者因为什么原因被打死,没有人告诉死者亲属。目前尸体还放在清河市法医鉴定中心。

        ■两次没有找到店长

        前天晚上7点多钟,记者赶到该店,询问该店保安是否打死他们认定的“小偷”一事,保安负责人孙先生告诉记者,是否有此事,他在没有得到上级指示之前,无法回答任何内容。他表示,记者第二天可以再来该店,有可能见到店长。

        昨天中午1点多钟,在该店一层超市,记者见到负责人王承川先生和李蔚小姐,请他们回答两个问题,“9月30日,保安是否打死一位他们认定的小偷?”、“昨天上午,死者家属是否来商场讨说法?”他们告诉记者,由于没有店方通知,对于此事无法回答。记者多次询问负责人电话,他们没有提供。过了一会儿,他们告诉记者,店长不在店里,能否等到星期一,店长回来后,再与记者联系。记者希望以最快的速度联系到店长,并表示,5点钟以前,记者会一直开着手机,等待店长答复。下午4点半,店长王学军与记者主动联系。

        ■店长: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

        记者赶到现场时,该店门前围观了上百名群众。代大洪的妻子和幼小的女儿已经披麻带孝,他的妻子前后晕了好几次。来自上海、江苏和安徽的近20名亲属,一齐来讨说法。后来他们被请进该店,与店方交涉。

        由于王学军店长急于处理各种问题,采访时间非常短暂。他首先向记者介绍了他所了解的情况:9月30日晚7点钟左右,内部保安发现一个盗窃团伙,偷窃卖场内口香糖等物品。保安抓了4个人,场面出现失控,保安人员把其中一人打伤,后来送往医院,人确实死了。得知此事后,店方积极配合警方工作,11个当事人都交给了警方。因为涉及到刑事案件,所有证据目前都在公安局。他说,出现这种不该发生的事,我们有连带责任。我们正在处理善后,已经为死者家属联系了一家旅馆,开了三间房,把他们安置起来了。

        记者问,你们是否有证据证明他们就是小偷?王学军答,证据都在公安局。记者问,用什么打的人?王学军答,不清楚。记者问,当时是什么人报警?王学军答,医院发现人死了,就报了警。

        他最后说,公司明令禁止打人,不管对方是不是贼,保安动手打人本身就是错。在以后的工作中,保安人员即使抓住了不良分子,也要在第一时间报警。他表示,店里准备请公安局的同志进行培训,让保安人员树立以服务为主的意识。

        ■当事者说:把我们打了两三个小时

        昨天晚上,受伤者代军生接受了记者采访。据他介绍,当天晚上6点多钟,他和代大洪(死者)分别进了大卖场,两人始终不在一起,“我因为贪图小便宜,就拿了8大盒口香糖,没有付钱就出去了。”刚到商场门口,三四个保安冲上来,按住代军生的头部,一通拳脚。过了一会儿,他被带往办公室。

        在走廊里,代军生见代大洪蹲在地上,鼻孔出血。代军生被带进办公室后,“脱掉了鞋,双手抱头。”据代军生说,他已经承认偷了东西,对方还是轮流打人,前后有四五个人,分别穿着便衣和保安制服,“有人拿一根钢管打。前后两次被打晕,有人用凉水把我泼醒。”

        代军生说,他被带出来后,就听到代大洪在另一间办公室里喊,“不要再打了,再打要死人了,”里面有人说,“不要装了,再装打死你。”他告诉记者,自己从办公室出来,过了20分钟,听到代大洪叫喊,又过了20分钟,里面就没有声音了。

        后来,保安叫代军生“拿10000元钱赎人”。代军生说没有钱,就与老乡通了电话。过一会儿,代大洪也被送出来了,“身上没看见伤,我摸他的人中,已经没气了。然后我让保安把他送医院抢救。”随后4名保安与代军生就去了附近的中日友好医院,保安将人推进急救室,“没有两三分钟,医生说人已经死了。”据他说,保安前后打了他们俩两三个小时。

        ■律师:保安没有权利打人

        北京正平律师事务所的高智晟律师,闻讯赶到死者家属所在的市四运招待所,他说,身在北京听到这种事,感到震惊。为什么保安屡屡把拳头伸向民工,就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所作所为代表某个组织,就可以这样做。民工是弱势群体,面对某个组织,他们从来不敢反抗,更不敢拿起法律武器反抗。

        他说,保安没有权利打人,同样没有罚款的权利。这件事可以假设一个底线,即使他们罪当处死,也不能由保安来实施,打死人,这是犯罪行为。涉及到民事责任,他表示,最终赔多少,不能一方说了算,双方如果协商不成功,应该由法院来判决。

        ■警方:没有上级安排,不接受采访

        记者昨天下午前往小关派出所,值班的于警长接待了记者。问明记者来意,他打电话与负责人联系,随后告诉记者,“没有接到上级的指示,我们不能接受采访。”另外据记者多方了解,目前,11名当事人已经被警方拘留。


    物美大卖场公司店长王学军向记者解释当时情况
    《北京青年报》 2001年10月14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